星期三, 21 10 月, 2020
歷史小說

u4eqw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一千二百七十 徐晃可不認爲自己的將軍做到頭了閲讀-pu7n3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士武悄无声息的死在了自己的宅邸里,一时半会儿没有任何人发现。
当然现在所有人都乱成一锅粥,魏军的远程攻击停止以后,登城作战开始了。
大量魏军士兵蚁附登城,向城池发起攻击,手忙脚乱且胆怯的番禺守军战战兢兢的守城,却无法掩饰自己的恐惧。
他们抓不住长矛的矛身,握不紧手里的刀柄,拿不稳尚未射出的弓弩,面对凶悍的红着眼睛的杀气腾腾的魏军,他们似乎除了发抖,就是发抖。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士武却不在城头,也不在城池里的其他地方。
现在人们非常需要他来主持大局,需要他擂鼓助威激励士气,再不济若是要投降的话,也要他来做出判断。
但是现在却找不到他的影子,找不到他身处何方。
城头一片混乱,城中一片混乱,到处都乱成一锅粥,负责指挥的守城军官无不红着眼睛让部下去寻找士武,问他到底该怎么办。
不可能战胜!这是不可能战胜的局面!不可能!
人们找啊找啊找啊找啊。
等到士武的尸体被发现在他的书房里的时候,发现他的部下们才惊恐的喊叫起来,表情十分的扭曲。
没人知道士武是怎么死掉的,但是这个时候,也不是调查这件事情的时候。
因为魏军已经击溃了城门守军,夺取了城墙,进而夺取了城门,打开城门,将魏军主力放入城中,夺城战已经进入到了下半场。
没有总指挥的守军更加不堪一击,或者说压根儿没有几个人在抵抗。
所有人都在逃跑、躲藏,渴望活命,而不敢抵抗。
躲在民房里,躲在仓库里,躲在井里,躲在坑里,躲在任何一切可以躲藏的地方,以此求取活命的机会。
就是没有人出来抵抗。
当然,抵抗也没有意义。
魏军没有损失多少兵力,也没花多少时间,短短半天不到就夺取了番禺县城,大军入城。
接着,徐晃和曹性在士武的太守府邸里看到了士武的尸体和一群瑟瑟发抖的士武的部下。
“此人就是士武?”
“是。”
“怎么死的?”
“不知道。”
徐晃大怒。
“人就死在这里你们说不知道?”
部下们连忙求饶。
“我等发现府君的时候,府君已经……将军!我等真的不知道府君是怎么死去的啊!”
看他们哭的凄惨,徐晃也感觉情况或许没那么简单。
曹性蹲下身子看了看士武的死状和脖子上的伤口。
“肯定不是自杀,应该是给人一刀封喉了,出手干脆利落,没有二次出手的样子,是个手上有些能耐的人,一般人可绝对办不到那么利索。
而且你看他的眼睛,瞪得那么大,显然是非常惊讶,根本没想到,杀掉他的人应该是个很亲近的人,士武没有防备,就给他一刀封喉了。”
曹性站起身子看向了徐晃。
“要查吗?”
“查什么?”
徐晃厌恶的看了看士武的尸体:“死了也好,管他是怎么死的,贸然进攻天子之兵,本身就死罪,他自己死了,倒也便宜他了,但是他死了,他的家眷可不能免罪!”
徐晃决定发挥魏军破家灭门的传统技能,诛连家人,把家人一口气干掉。
这样这个家伙所拥有的一切财产就都是公家的资产了。
这是郭鹏最喜欢的。
徐晃当然要严格遵守,让郭鹏感到开心,郭鹏开心,他的职位和权势才能上涨。
曹仁和曹洪的事件发生之后,军队主将纷纷感觉从前没有受到冲击的军队好像也隐隐有受到冲击的迹象。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此时此刻若是不能和郭鹏拉近关系,让他开心,之后可就不好说了。
尤其徐晃还和自己的顶头上司张辽一样,属于降将,是曾经和郭鹏做对过的降将,出身最差的那一批人,现在连本部亲族都被问罪,更何况他们呢?
这些年徐晃在张辽麾下与他多有交流,张辽多次向徐晃表达过自己的忧虑,并且经常和他谈起急流勇退告老回乡的想法。
张辽的功劳已经够大了,他这样想无可厚非,但是徐晃不是,徐晃可不认为自己的将军做到头了,自己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才是。
所以那么好的机会,徐晃可绝对不会放过。
怀着如此的情绪,徐晃搜寻到了士武的家人,把他们抓起来,又下令把士武的家人全部杀光,抄家灭门,将他们的财产全部剥夺,然后进行下一步行动。
攻占整个南海郡的其他县城,然后以县城为核心,缓缓扩张魏帝国中央的势力,将县城周边的豪强庄园全部毁掉之类的。
反正已经是战争状态了,军队想干什么都是可以的,只要对国家有利的。
于是魏军并不收手。
在徐晃的指挥下,首先对番禺县城周边聚集着的交州土豪展开无差别消灭行动,将他们的庄园纷纷推平、焚毁,将他们挨个杀死,毁灭家族。
魏军的残暴行为自然引起了当地土豪们的极大恐惧和坚决反对。
他们觉得自己并没有犯罪,却遭到了朝廷军队的攻击和迫害,这是非常不正常的,朝廷军队是在趁火打劫,是混蛋。
于是庄园主们纷纷揭竿而起,聚集自己庄园里的力量与魏军交战,保护自己的财产。
但是中原豪强尚且不能战而胜之,交州的土豪们当然也做不到,他们弱小的势力连中原豪强都不如,更何况是魏军。
于是他们纷纷被魏军杀死,击溃。
实力太弱,生产力太弱,和魏军不是同一个时代的对手,于是被魏军吊打。
徐晃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虐菜。
但是总虐菜也觉得不是很畅快,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大体扑灭了番禺县周边的本地土豪的反抗之后,徐晃留下曹性带领三千兵马稳固南海郡的战争成果,逐步肉体消灭当地土豪,自己则带领五千主力跟着向导开始进攻苍梧郡。
苍梧郡是交州比较富庶且人口比较多的大郡,原本不是士家的势力范围。
张津失去人心之后,苍梧郡由张津任命的太守被杀,当地人拥护士家子弟士滨临时担任太守来稳定人心。
士滨也就只能起到一个稳定局面的作用,其他的什么也办不到,苍梧郡本来也不是士家传统的势力范围,士滨也是赶鸭子上架,带领大家勉强维持局面。
本来觉得只要等朝廷兵马来了,迎接朝廷兵马入城就可以,结果士滨万万没想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从南海郡方向不断的有人逃过来,说朝廷军队在南海郡杀了很多人,非常暴虐,现在正在往苍梧郡行军,苍梧郡非常危险。
一听这个消息,士滨大惊失色,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朝廷的军队怎么会在南海郡杀人呢?
明明他们已经投降了,已经箪食壶浆迎接王师了,怎么会呢?
朝廷军队难道不是王师,而是那种嗜杀成性的鬼神一般的军队?
然后士滨进一步的得知消息说,士武主动攻击了朝廷军队,朝廷军队大怒,猛攻番禺县城,攻破了番禺县城,把士武全家都给杀了。
然后现在正在向苍梧郡进军,向士家兴师问罪来了。
士滨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立刻召集当地土著豪强们商讨开会,结果大家一起被吓得魂飞魄散,根本想不出什么方法来。
士滨看着六神无主的一群人,心里觉得很不妙,觉得依靠这群人肯定活不下去。
他越想越怕,越想越怕,甚至担心魏军来了以后这帮家伙会把他给卖了,换取自身的生存,毫不顾忌他的身份。
这样一想,士滨就想明白了,此地不宜久留,最后干脆趁夜舍弃了太守印绶,带着自己家人往交趾郡的方向逃跑了。
等广信县里的人们发现太守放弃治所逃跑了的时候,魏军已经顺着郁水浩浩荡荡的杀过来了。
郁水之畔的高要县和端溪县一早就知道南海郡内发生的事情,非常清楚这些事情不是他们一个小小县城能改变的,所以当魏军浩浩荡荡的杀过来的时候,两个县主动开城投降,避免了魏军的报复。
魏军继续顺着郁水前进,很快兵临广信县城下,徐晃正在琢磨着是要招降还是直接打起来的时候,广信县城门打开。
开城投降了。
因为投降的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徐晃都还没有想清楚到底要不要那么快的接受投降。
当然最终还是接受了投降。
等徐晃进入城中之后才知道这座城中大家公推的代理太守士滨已经弃城逃跑了,大概是被魏军在南海郡所做的事情给吓跑了,生怕自己也会落得如此下场。
这不争气的家伙,要是强硬一点坚持抵抗,难道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吗?
有了这家伙带头,整个苍梧郡都能算是传檄而定,魏军走到哪里,哪里就开城投降。
交州地方势力兵败如山倒。
搞得徐晃都没有理由清扫当地的土著豪强了。
于是徐晃开始讨厌起了这个士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