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jjk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愛下-第一百二十四章 趙德柱,罩不住推薦-d7h4k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贾院长的行踪,终于暴露了。
他去找防水销售员,防水销售员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赵德柱,约好了见面地址,赵德柱让我一起过去看看,有没认识的人?
果然,贾院长不是一个人去的,还带了一个人,不认识。这也不奇怪,总不能他们什么事,都亲历亲为吧!
我们坐的很远,又是一家大排档,太吵了,我皱着眉问道:“这啥也听不清啊?白来了!”
赵德柱喝着茶,悠闲地说道:“一会儿,他会自己跟我说的,我要做的就是给他们拍照取证!”
我嗯了一声道:“就是可惜了,要是能录音就好了!”
赵德柱拿出了一个耳机递给我,然后自己戴上了一个。
耳机里传出了贾院长的声音:“最近是不是有人找过你啊?”
另一个声音是销售员的:“没有啊,怎么这么问,你这么火急火燎的找我过来,干什么啊?有什么好生意上门吗?我和你说,我最近做的一款固化剂非常的好用,市场价格还不透明,有没门路啊?”
贾院长的语气很不耐烦地说道:“上次的钱,够你花上一阵子的了,少干点缺德事吧!你给我低调点,你不知道那些都是什么人,我们院现在正在打官司呢,我和你的事,千万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销售员冷哼了一声道:“那他是谁?他不是人啊?”
醜顏師”弟”寵妳無罪
贾院长生气地说道:“这是咱们的金主,他能不知道吗?这次来……”
接着那个陌生人说道:“上次的事,给我烂在肚子里面,这是咱们最后一次见面,知道吗?事情穿了,咱们都没好下场!”
销售员不屑地说道:“要是那样,我觉得你们上次的诚意不太够啊!要知道事情这么大的话,那点钱肯定是不够的!”
听到这里,我有点着急地对赵德柱说道:“可别让他们杀人灭口啊!这销售员还真是个不怕死的!”
赵德柱看了看四周说道:“他们也得敢啊!光天化日的,当街杀人,他们不要命了,那个贾院长可是院长啊!”
耳机那边传来了陌生人的声音道:“就知道你会狮子大张口,钱我可以给你,但你必须得离开广东,我安排你去个地方,待到风平浪静了,你再回来!”
销售员不满地说道:“贾院长,咱们合作这么多年了,现在怎么和我搞这一套啊?不是想卸磨杀驴吧?跟你们走?你们想干什么?杀人灭口啊?我可不跟你们走,我在这儿好好的,哪儿也不去!我还打算在这儿落地生根,娶妻生子呢!”
陌生人说道:“就这一段时间,还能得到一笔钱,你可想好了,要是被抓了,别说娶妻生子了,大牢你都得坐穿!工程事故,你知道那是多大的罪过吗?”
销售员无所谓地说道:“被你们软禁,和坐大牢有什么区别啊?别说了,钱我可以不要,但你们也别限制我自由,我自己会小心的!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陌生人喝住了销售员道:“你站住,是不是什么人找过你了?”说完,就看到陌生人一手抓住销售员的手臂,一手要往销售员身上摸,但动作不敢太大,也引起周围人的主意。
我焦急地看着那边,对赵德柱说道:“坏了,是不是被发现了?”
赵德柱悠哉地喝着茶道:“没事,放心吧,他们也找不出什么东西来的!”说完,拿起一部对讲机说道:“你们过去打个照面,叫销售员安心!”
说完,就看见两个穿着不知道是保安制服,还是协警制服的人,向他们走了过来。
那个陌生人急忙松开了手,销售员不走了,反而再次坐了下来,等保安走过他们身边后,才开口问道:“你找什么啊?录音机啊?我早就有我们合作的证据了,还需要现在录音吗?你到底放不放我走?不放的话,我现在就报警,本来屁大点事,搞得神经兮兮的,至于吗?多大点事,这事我又不是一次两次干了!哪回儿出过事啊?这次不过是刚好凑巧而已,怎么会怀疑到我这儿呢?本来没事,都让你们搞出事来了!你们不想想,本来我是光明正大地卖我的防水材料,就算他们找到我,我也有说辞啊,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正常交易,这不是很平常的吗?可我一走,不就显得我身有屎吗?都不知道,你们怕个什么劲儿?”
贾院长也跟着说道:“是啊,你回去说一声,这事根本就查不到我们这来,现在正在和我们设计院打官司呢,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再说了,这个设计打一开始就和我无关,院里一年到头不知道多少个项目,是我审批的,就算是出错了,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怎么会查到我这里呢,更不会查到他啊!”
陌生人哼了一声道:“你们想得太简单了!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你们的对手是谁?照你们说的那样,根本就不会找你们设计院的麻烦,设计得这么小心,这么多巧合,才会有今天的效果,可是他们不是还是怀疑到你们设计院身上了。你们两个跟我走,就说请假了,没事了再回来就是了,有事起来,他们找不到人,时间一久,他们也没办法是吧?稳妥起见,你们还是听我的吧!”
销售员问道:“我们要是不听呢?”
陌生人冰冷地说道:“不听我们就有不听的做法!你老家的父母还健在吧?你一个月往家里寄几次钱啊?你现在的女朋友是一个涂料厂的文职吧?还有你,你儿子一个人在国外,你就不担心吗?外国的治安,可没咱们国内好啊!”
贾院长激动地说道:“你什么意思?威胁我们啊?”
销售员也气愤地说道:“别以为拿这一套我就怕你啊,你敢做初一,我就敢做十五!”
陌生人不屑地说道:“你能做什么?”
近身特工(赤鬼)
销售员哼了一声道:“你怕什么,我就做什么!我这都是有证据的!”
陌生人突然哈哈大笑道:“你的证据都是和贾院长关联的吧?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干什么的吗?”
贾院长看上去也是一脸茫然,陌生人继续威胁道:“我给你们一天时间考虑,到时我找人去接你们,别想着躲我啊,我找你们,可比你们躲着我容易的多,记住,你们可以跑,你们家里人可没处跑!”
销售员站了起来,喃喃道:“屁大点事,还连我家里人都搬了出去,为这点事,还真杀人灭口啊,值当吗?脑子进水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贾院长也是无奈地说道;“是啊,要知道事情闹这么大,我才不会为这点钱答应你们呢!”
陌生人冷冰冰地命令道:“要是万不得已,你就自己抗下来所有罪名,后面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会帮你打点好,不会让你坐牢的,最多赔点钱,这钱我们出!”
贾院长啊了一声道:“什么?我抗?我抗的起吗?你给的起吗?那可是几千万啊!几千万啊!”
陌生人冷冷地说道:“这事要是成了,就不是几千万的事了,是几个亿,几十个亿,甚至上百亿的事!”
看着两个人走掉了,我问赵德柱道;“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赵德柱耸了耸肩道:“不然呢?你还想怎么样?我们现在要的是,知道事情的真相,和证据,怎么打赢这场官司,甚至它背后的故事,我就不想知道了!”
我哦了一声道:“专业啊!行,你就替我办妥这件事就可以了!18号开庭之前,你能确保这些证据有效吗?”
我的老婆是卧底
赵德柱信心满满地说道:“偷录肯定是成不了证据,但是人证,物证我们都可以找齐!只要证明设计院的设计失误是人为的,这人还的确是他们设计院的人就可以了!这事设计院就逃脱不了责任!”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很专业,我就喜欢专业人士!以后,我还有很多这样的事交给你做呢!”
赵德柱拒绝道:“免了吧!听刚刚那人的口气,杀人的事,他们都干得出来,我开始相信了,你们的事不是我们这个层面能搞定的!”
我呵呵地笑道:“过谦了吧?我看你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富二代这么大的事,你都能搞定,还有你怕的事啊?”
赵德柱脸色一变问道:“什么富二代,你在说什么啊?”
我摆了摆手道:“当我没说,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啊?我没别的意思,放心,个人私隐我不感兴趣!”
赵德柱阴沉着脸说道:“不会帮你做事的人,你都做一番调查吧?”
我摇着头道:“这个真没有,用人就得信任人!我只是刚好听到点,关于你的传闻而已!知道你是有能力,办大事的人,而且你很爱钱,还专业,我就喜欢和专业的人打交道!我很庆幸,是我先找的你的,而不是我的对手!”
赵德柱冷哼了一声道:“那是因为你的对手都很自信!”说完,站了起来,随手拿出了一条甩棍出来。
我这才注意到,几个民工般打扮的人,拿着钢管,木棍向我们冲了过来。
我随手拿起一条板凳问道:“找你的,还是找我的啊?”
感觉书名太认真对不起自己 天下觞
赵德柱毫不隐瞒地说道:“找我的!还是让人盯上了!”
赵德柱没有想象中的武艺超群,相反,他啥也不是,甩棍虽然武器来很好看,不过一个回合,就让人一棍子给敲趴下了。
————
跟着他们两个人,见势不好,掉头就想跑,被人一手一个给拽了回来,剩下我一个,举起的板凳马上放下,举起手来说道:“我不认识他们啊!”
说完,拿出手机就拨了出来,放进了口袋大声地说道:“你们广州怎么这么乱啊!?我就是来吃个饭而已!别动手啊,和我没关系,我真不认识他们,我就是个搭台的!”
四个人被塞进了一辆面包车,一路上了高速,开向了中山方向,我心里一凛,心想完了,不是贺东那个王八蛋吧?狗急了跳墙啊?他怎么知道我在广州的呢?被贾院长他们发现了?还是被销售员给出卖了?后者可能性比较大,哎,我就知道赵德柱,罩不住!
仙劍+古劍同人做大師兄也是壹種修行
推进了一个大货仓后,一个秃顶中年男人说着蹩脚的普通话,一听就知道是河南那边的人:“你个鳖孙,终于找我逮到你了!”
鐵血山河 wenkai198810
鬼股
烽火英雄
赵德柱一脸无奈地说道:“保全叔,找我就直说,我过来就是了,还请这么多人过来干嘛呢?破费了啊!”
保全向地上吐了口浓痰,说道:“滚你妈的蛋!我找你什么事,你不知道啊?坏了老子那么多生意,我怎么和你说的,叫你不要管,不要管,你就是不听!妈的,老子不就是开几个河南烩面馆吗?碍着你什么事儿?你非逼着老子关门!”
听到这里,我才松了一口气,大声地说道:“还以为多大点事呢,保全叔是吧?冤有头,债有主,你找他赔钱就是了!抓我干什么啊?非法禁锢你知道,这可是犯罪的吗?放我走,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你们慢慢谈就是了!你们认识,不算是非法禁锢,咱们可不认识啊!”
保全噤了噤鼻子道:“甭说那个!我都家破人亡了,还差你这点罪过啊!6间管子,全让他给弄黄了,我不找他,我找谁啊?”
我指着赵德柱骂道:“你也忒不是人了,还给不给人条活路了!”
赵德柱不忿地说道:“保全叔,咱讲道理不?”
保全嗯了一声道:“讲!我就听你讲讲道理!”
赵德柱被人压着,弯着腰说道:“那你叫他们放手先啊!”
保全挥了挥手。
赵德柱扭了扭胳膊说道:“保全叔,你自己说,你的厨房是不是蟑螂老鼠什么都有!客人投诉你,你不但不免单,还找伙计打人,是不是你的不对?”
保全点了点头。
赵德柱继续说道:“对嘛,咱们得讲道理嘛!那客人找工商局投诉你,没错吧?”
保全又点了点头。
赵德柱又说道:“那就对了呗!那你怎么还找人麻烦,我帮帮忙,有啥不对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