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問劍-第一百四十七章 蓮花熱推

問劍
小說推薦問劍问剑
鬼市并非位于水平平面,它由十数座瀑布、数十条河段、上百个大小溶洞共同组成,
且由于暗河的支流之间有高低差,整个鬼市被分为数层,有些地方必须走竹木楼梯或者潜水才能通行。
如果不熟悉地形,没有向导指引,很容易迷失在不见天日的暗河系统中,再也走不出去。
‘难怪虞国朝廷和镇抚司怎么也打不掉这里的鬼市。地下暗河四通八达,密道无数。大军很难开进来,就算开进来,鬼市里的人也能迅速撤走,转移到其他暗河系统。’
李昂左右张望着,心中稍有些惊讶,整座鬼市地形之复杂,堪比超巨型蚁穴。其容纳的人口可能有十数万,乃至数十万。俨然一副地下王国的样子。
被通缉的逃犯,为了购买违禁物品而来的修士,心怀不轨的外国间谍,利欲熏心的商人…
如果说长安是地上天国,那么鬼市就是长安城脏水污秽汇集之处。
“这里还是一如既往的臭。”
乌获将双手抱在脑袋后面,抱怨道:“鬼市的人成天吃的都是什么东西?”
鸦九走在前面,头也不回地答道:“主食是苔藓,没眼睛的白化鱼,还有蚯蚓。少数人吃得起粮食。”
“大宗粮食运不进来,所以只能吃这个?”
千岛女妖 小说
乌获啧啧道:“也亏他们吃得下去。”
“人饿到了极点,什么都会吃的。”
鸦九淡淡说道,稍微加快脚步,拐过了一处拐角。
“嗯?”
李昂一挑眉梢,出现在前方的,不再是在前面河段看到的低矮棚屋,而是一座位于高处的、公正规整的别墅住宅。
宅邸外设有高耸院墙,墙壁上方埋有无数陶瓷碎片,用于防范盗匪。墙后还有数座瞭望箭塔,上面驻守着披坚执锐的士兵。
整个别墅所在的溶洞上方,悬挂着一面“人”字型的巨大遮雨棚,遮挡住溶洞滴落的水。
遮雨棚下面,还悬挂着一盏盏长明灯,始终保持照明。令别墅庄园看起来壮观而诡异。
踏踏踏。
两个长相一致、穿着短袍的光头大汉,从住宅两侧的阴影中走出,阴鸷地扫了眼鸦九三人。
“我是来找寇知安寇大郎的。”
鸦九神色如常,从怀中掏出一张信件,递给两名光头护卫。
光头护卫扫了一眼,依旧一言不发,只是转过身去,示意鸦九等人跟上。
寇知安寇大郎?
李昂心底一动,这个名字在上次胜业坊的异变里出现过。当时书生、侏儒等四人,据说就是寇知安介绍给金部郎中槐睿的异人,帮槐睿解决异变。
当时李昂以为寇知安会是鬼市里的中介人之类,看这阵仗,其地位似乎还不低啊。
地头蛇?
似乎感觉到了李昂心底的疑惑,鸦九一弹手指,释放传音术,令声音在李昂耳畔响起。
“整个鬼市被十一个不同的势力瓜分。寇知安就是就是其中一个——他的父亲寇巫魁是烛霄境修士,不过已经好几年没在鬼市中露过面了。”
寇巫魁…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李昂眼前一亮,他似乎听杨域这个长安本地人提起过。
当年圣后在位时,豢养了不少面首男宠,给他们诸多赏赐,乃至封官。一些面首侍宠而傲,肆意妄为,导致在神龙政变、李氏重掌朝政后,被严酷清算。
(一些学宫史学博士认为,圣后纵容面首是晚年昏聩,另一些则暗中评价此举是圣后的阳谋之举。故意纵容面首、男宠、佞臣等,推动他们胡作非为,从而挡在武氏族人前面吸引仇恨。等圣后百年之后让武氏不被牵连得太狠)
绝大部分面首都被李姓宗室诛杀乃至刺死,只有少数完全无辜或者不值得被清算的,才逃过一劫。
寇巫魁就是其中之一——他和山长连玄霄是同一时代的人,年轻时因为长相俊美而被圣后恩宠,甚至让圣后调用宫中资源助他修行。
神龙政变后,已经是巡云境修士的寇巫魁极为艰难地逃过了李姓宗室的追杀,并从此立誓,誓死要为圣后报仇,与李虞不共戴天。
‘当年传说他刺杀了不少李姓宗室,以及在政变中出了大力的神龙功臣。随后便不知所踪。长安市民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这么多年一直躲在鬼市里面,还成了烛霄境。
嗯,某种意义上,几十年以来一直躲在地下鬼市里,确实是和李虞朝廷‘不共戴天’了。’
李昂这么想着,跟在鸦九后边,走入别墅当中。
整座别墅和地上建筑没有多大区别,都有着大门、亭、中堂、后院等结构,后院还有假山花草。
不过应该是出于防潮目的,整座别墅的木材部分,都被石料所代替。
“跟具棺材似的。”
乌获撇嘴评价一句,前面领路的光头护卫立刻转过头来,阴冷地看了他一眼,背后隐隐浮现出豺狼虚影,正张着血盆大口,死死盯着乌获。
炼体武者的凶相。
乌获不屑地冷哼一声,双眼直视豺狼凶影那残忍阴鸷的双目,背后同样浮现出一团更加庞大的漆黑阴影,向着对方笼罩而去。
“别闹事。”
鸦九瞥了他一眼,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此时,从后院中也走出一位穿着华服的中年男子。
其身形高大魁梧,眼眶凹陷,鼻梁挺拔,看上去有胡人血统。
“寇淮安?”
鸦九眉头微皱,“寇二郎,你大哥呢。”
“阁下就是猿叟先生介绍的贵客吧?”
名为寇淮安的寇二郎微笑道:“我大哥半月前有事去了趟荆国,现在寇家由我来管事。三位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我说。”
“…”
鸦九沉默片刻,点了点头,说道:“寇大临走时,有没有跟你交代过,一些残肢的去向。”
“阁下说的可是那些佛蜕?”
寇淮安点点头,转身走进中堂,“三位跟我来。”
李昂跟着鸦九也走进中堂,只见寇淮安和手下交代了几句话,后者走进走廊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出现时手上提着一个巨大木箱。
吱呀。
木箱打开后,里面盛放着一些或灰白色、或蜡黄色的肌肉骨骼碎片。
看起来就像是被打碎砸烂的人体模型标本一般。
寇淮安手掌一摊,说道:“我们从暗河中收集到的,全在这里了。”
“…”
爆漫王。(全彩版)
鸦九蹲在地上,检查了一番木箱里碎片的形状,站起身来,对李昂说道:“你来看一下,这些东西能不能拼凑起来。”
“嗯?”
李昂稍有些惊诧,不过还是走上前去,翻检了一番。
箱子里的碎片,像是石像残片般坚硬,不过断裂面处,有着清晰可见的肌肉和骨骼纹路。
肱二头肌,肱三头肌,斜方肌,三角肌…
肱骨,肩胛骨,肋骨,锁骨…
李昂没花多少功夫,就将这些碎片重新摆放到了各自位置,隐约拼凑出一个人上半身的轮廓。
“足够了。”
鸦九出言打断了李昂的动作,直接从怀里掏出一叠筹码般的圆形精金货币,放在桌上。
这种类似筹码的货币,在鬼市内部通用,
不过外面交易使用的都是铜质筹码,这种精金材质的筹码应该要贵很多。
见到金币的寇淮安点了点头,一挥手掌,让手下的人收起货币,“三位还要看看别的东西么,我这里有…”
“不比了,寇二郎保重,就此别过。”
鸦九语气平稳,将地上木箱提起,丢给一旁看戏的乌获。雷厉风行地朝庭院外走去。
刚刚找到点识别骨骼手感的李昂眨了眨眼睛,也跟了上去。
从寇家宅邸走出后,鸦九一直保持沉默,沿着暗河七拐八拐,来到鬼市中一间僻静棚屋、
他将两个箱子放在地上打开,对李昂说道:“你能用线把这些零部件缝合在一起吗?”
“能是能。”
李昂点了下头,“不过这里的零部件不足,肯定会有残缺。”
“没事,有残缺才正常。”
鸦九从腰带锦囊上解下一个陶瓷瓶子,从中倒出一些猩红液体,淋在两个箱子中的碎片上。
呲——
碎片升腾起一股烟雾,所有碎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膨胀,变得充盈饱满,宛如人形雕像。
“缝吧。”
鸦九重新盖上陶瓷瓶盖,李昂眉头深深皱起,还是打开药箱,戴上手套,用桑白皮线将所有碎片按照正常人体的轮廓,重新排列,逐一缝合。
很快,碎片便逐渐成形,构成了一具残缺不全的上半身。
加上铁箱子里的右臂,就只剩下左臂、脑袋,还有下半身了。
“我的部分干完了。”
李昂站起身来,释放术法,将布质手套直接焚毁,转头对鸦九说道:“我可以走了吧?”
“…”
鸦九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李昂话语,而是看着那具缺少了左臂、脑袋、下半身的残躯,念诵起了晦涩难懂的语言。
“众人以魄摄魂者,金有余则木不足也;圣人以魂运魄者,木有余则金不足也…人之力,有可以夺天地造化者,如冬起雷,夏造冰,死尸能行,枯木能华…是为,太阴尸解蜕。”
伴随着鸦九的念诵,残躯背面逐渐浮现出和原先右臂一样的密密麻麻黑色文字。
整个残躯“活”了过来,
右臂扭曲着,撑住铁箱里铺着的稻草,托起无头的上半身直立于铁箱内,朝向鸦九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