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醫路坦途-883 國家站臺展示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守了整整一天,从早上到下午,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什么事情都不用干,除了偶尔提醒一下,大家注意过敏以外,几乎不干什么事情。结果,下班后,张凡累的腿都不想抬一下。感觉比做了一整天手术还要累。
回到家,家里这几天人比较多,张凡的父母,邵华的父母,还有卢老两口子,再加张凡两口子,人还是比较热闹的。
不过,张凡和邵华的父母也不是天天来,主要是这几天要帮着做点过年的吃食,才来这边,不然他们很少过来。
用张凡老爹的话来说,老子才不来你家给你当保姆呢。
话虽这样说,可听张凡过年要在家里请同事吃饭,他比谁都着急。一会嫌丸子做的不够了,一会又嫌弃扣肉做的没味道了。
张凡一进门,丈母娘就发现张凡今天累了。
不过人太多,老太太也没说啥。
晚上是农场带来的杀猪菜。
肥肉相间的猪肉和连着帖骨肉筋头的大骨头,在汤汁中咕嘟了好久,油脂彻底的释放出香气后,在放入肉丸子,劲道的粉条,当油脂达到汤浓油厚的时候,放入自家腌制的酸菜。
瞬间,油脂和酸在加热中变成了芳,寒冷的冬天,热乎乎的一锅菜,闻着就能让人口水四溢。
一口肉下去,肥而不腻,再吃一口微微发酸的酸菜,瞬间口齿之间情不自禁的分泌出大量的唾液。
吃完饭,卢老头两口子走了。邵华妈妈就当着邵华的面,给张凡说:“你们现在收入已经很高了,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你看你今天回家,脸色都有点发灰了。不要太拼了。”说完,又对着邵华说道:“你平时也要叮嘱着一点他,身体才是一切。他现在的收入已经够多了。”
说完,老太太瞅了张凡和邵华一眼后,走了。
张凡尴尬的朝着邵华笑了笑。
吃完饭,一家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很少聚在一起,张凡也乐意陪着大家看看电视。张凡的爸爸和邵华老爹两亲家,你一盅我一盅的喝着张凡拿出来的老窖。这种老窖世面上没买的,当初青花的老总给张凡送了两斤。
张凡不要,人家看傻子一样看张凡,“你知道不,这酒有钱都买不到,当年老窖定型时候留下的,满世界超不过六瓶了!”
卢老头不喝酒,可他喜欢看着别人喝。
聊着天,新闻开始了,看着看着,国脸微笑说道:“新社报道,我国在结核治疗和预防反面有了重大突破,在我们医疗工作者无数个日夜的努力下,跨时代的结核药物在茶素医院研制成功并进入医疗市场。
这个药物的研发,代表着我国在原研药方面已经进入一个行的时代。特别是茶素医院的医疗工作者们,没有因为地域偏远,条件简陋的制约,一代又一代的茶素人不光稳定着祖国的边疆,更是创出了辉煌的成绩。
他们老中青三代结合,有欧阳红这样的老专家,更有李存厚这样的中年专家,还有张凡这样的年轻专家,在他们的努力下,在他们的坚持下,荣耀之花终是盛开在祖国的边疆!
每年,因为结核而使家庭致贫,甚至丢掉性命的患者将再也不会出现了,因为终于茶素医院研制出彻底治疗结核的药物!目前,因为药品数量产能的限制,只能优先已患病者还有易感人群,等产能完全释放出来,国家将全面免费进行疫苗。
在这里,我要对茶素的医生及茶素的科研工作者,说一声,谢谢,你们辛苦了。”
一时间,喝酒的也不喝了,聊天的也不聊了,大家静静的看着央妈主持人。
好久,三分钟的新闻都过去了,邵华才问道:“这是再表扬你们单位吧?”
“对!”张凡也有点懵,怎么也没打个招呼啊!
刚说完,电话就进来了。
“看电视了?看电视了吗?听到了没有,听到了没有,我被央妈点名表扬了,我被……”欧阳如同小姑娘一样,声音都有点破音了。
张凡也激动,可再激动也没欧阳如此的激动啊。挂了电话,欧阳在家里转着圈,一会给一个人打个电话,“看新闻了吗?没看?为什么不看,晚上有重播,你看一看。”
“老同学,看新闻了吗?”
“哈哈,李院长,看新闻了吗?”
“王院长,看新闻了吗?”
真的,估计当时就有人拉黑了欧阳的电话,尼玛都上央妈了,你还要打电话来,你做个人好不好!
张凡没给人打电话,不过他的电话如同拜年一样,一个接着一个。
“我去,小师弟,你牛啊,我都没被这样表扬过,羡慕死我了。”涉外的大师哥牙都酸掉了。起步比张凡高,时间比张凡长,可成绩,嗨,现在还谈什么成绩。
茶素的老大也激动,虽然没有提茶素政府,可这个医院在茶素,就是茶素的成绩,三分多钟啊,三分多钟啊,半个小时的时间,大领导的新闻才有几分钟啊。
激动的他恨不得立即给财政说一句,把欠款给人家结了,不过还是忍了忍。
至于好多老百姓,白天的时候因为看一些牧羊犬的文章,也跟着破口大骂,觉得结核药物是骗人的,结果,现在一看新闻,乖乖,央妈都表扬了,本来想着不去打针的,再一听,药物有限,这一下睡不着了。
左思右想的,天不亮就带着小马扎去排队了。
张凡的同学们听说张凡上了央妈,从来不看新闻的他们有在手机上去看回放,看着被央妈点名表扬的茶素医院,被表扬的张凡,瞬间觉得自己还端着换药碗换药,太尼玛不争气了。
兰市医学院临床医学院的院长,瞅着新闻,笑的都快断气了,“说什么来着,说什么来着,老子的眼光,就是这么毒!押对了吧,押对了吧!”
鸟市医科大的校长,看着新闻,心里也终于放心了,只要张凡不翻车,一切都好说,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张凡未来的丈母娘,彩礼绝对要好好的想一想,想白嫖?做梦!
远在魔都的老常,遥控器都快捏碎了,“为什么,为什么,竟然有国家给他站台,凭什么啊,凭什么啊!”老常心里都快痴狂了。
本来以为,张凡要翻车了,国外的媒体都再骂,以后再没有人问自己张凡说谁了,结果,尼玛竟然国家出面站台了。还什么优秀的青年专家,我尼玛,优秀个屁,他就是个坑,大坑!
晚上,张凡和邵华躺在床上,邵华没折腾张凡。
“以前的时候,觉得钱多一点,生活会好一点。可现在钱是真多了,魔都咱们有一套房子,茶素有三套房子,师哥的钱,今年农场的收入和你的工资,咱们就可以还清了。而且,你现在都上华国最高的新闻了,你以后别拼了。”
张凡笑笑,捏了捏白馒头,邵华罕见的没有不满意。
“我在夸克的时候说实话,是为了钱。可现在不一样了,至于新闻,那都是浮云!也就是欧院,要我,我还是喜欢国家真金白银的来表扬!”
“看你显摆的,新闻出来的时候,你嘴都笑歪了。现在装大尾巴狼!”
“嘿嘿,说不高兴是假的,现在啊也不是什么情操不情操。医院这么大,你不前进,就只能坍塌式的后退,总不能我吃饱了,跟着我的人不管不顾了,我也不能说,对不起啊,各位,我累了,散伙吧。
现在的工作量说句老实话,真心没以前各个县乡跑手术的时候累,那个时候,我一天能睡六个小时,都已经算放假了,现在主要是心累,事情太多了。稍微有点放松,就会出大问题。”
“我能给你做点什么呢?”邵华摸着张凡的脸蛋,怜惜的问道。
“嘿嘿,和我打架!”
“你又打不过我!”
HIFU cutie Halloween——秘封組萌死人了
“哎呦,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人逢喜事精神爽,嘴里说着无所谓,无所谓,就像是学习差的学生偶尔被老师表扬后,虽然嘴硬的如同棒槌,可心里甜的估计这辈子都忘不掉。
捣天杵地的一晚上。
第二天,张凡进入医院,医院的医生护士们,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张院好!”
这是老成一点的护士,微笑着和张凡打招呼。
“挖,院长好帅啊,今天的这个毛衣好漂亮啊!”这个绝对是和张凡同一批进来的护士。现在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她们才会用,这也是她们的一个特权。当然了,当面是这样说,背地里就是黑买买江穿的什么毛衣啊,穿上以后像个大狗熊一样,有黑又壮,还毛茸茸的。
然后,就变成了,怎么毛了,哪里长毛了,一群大姑娘小媳妇们,在上班前开着带色的笑话。
“院长好!”谨慎的打完招呼就跑的,这是后来进医院的。
进了办公室,王红拿着本子,一脸的笑容,“行了,今天别给我安排工作了,网络中心,今天轮到数字医院的李教授盯着了,我要去上手术。最近胆囊癌的手术有点多。”
在學校與你~拉鉤起誓~
张凡摆着手。
“不是的,今天各地说要打针的人特别多,有的地方排队都好几圈了。估计今天能比昨天多好几倍的人。”
张凡一听这话,本来要喝茶的他,放下了手。
想了一下,说道:“给赵院打电话,让他去手术,我今天不去了。”
“嗯?”王红没理解。
“傻啊,这么多的人打针,必须要盯着,一旦人数翻倍,微不可见的错误就会呈几何倍的放大。”
戀愛不受校規束縛
张凡一边说,一边就朝着网络中心走去。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871 都覺得虧了分享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张凡脸上带着笑容,心里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不能贪小便宜,不能贪小便宜,永远忘不掉!看吧,人家下套了吧!”
说实话,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几百万几千万的时候张凡说良心话,心里一点涟漪都不起,可就是面对这种芝麻粒大的便宜,张凡就是忍不住。
估计是被欧阳影响的。
年会,医疗的年会最早的时候,比较正规,就是学术年会,以前的车马慢,全国的医生汇集一次真的不容易,年会就像是一场互通有无的知识演讲赛一样。
把自己一年获得的、欠缺的,都讲出来,和同行们进行查漏补缺,真的早年间的年会成果都可以编著成一本书。
慢慢的某田加入后,味道就变了,然后紧接着各大药企加入后从当年互通有无,弄的成了一些变相贿赂的活动了,商业气息浓过专业气息,这也就导致越来越多的顶尖大佬出席这种会议很谨慎。
附属总院的院长一说,就仔细看着张凡的脸,张凡从刚开始的微笑,慢慢的变成了脸部肌肉的僵硬,虽然还是在微笑,可这个笑容就像是放屁变成了嘣……
“张院,您放心,纯专业的,绝对不是商业化的。”
张凡一听,心里想,信你个鬼,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现在的世道很奇妙,商业的顶级大佬不愿意来,非商业的普通医生不想来。
他开这个年会,无外乎就是提高知名度,然后在以后的医院排名中提高名次罢了。
除非是发布什么新技术或者新发现,这种非商业还有点看头,不然都是一锅粥,最后只能糊在锅底,让他自己舔。
“要不普外的科教手术就算了,医院也挺忙的,院长你也知道,卢老和吴老年纪也大了,寒冬腊月的……”
张凡可以自己没皮没脸,可不能让师父和师伯跟着没皮没脸,这个事情,他做不出来。
“这小子不好糊弄啊,也不知道谁调教出来的,年纪轻轻的脸皮这么厚。”
附属总院的院长一听,都快流下牛肉面般的泪水了,现在这个世道聪明的人太多太多了,傻子都不够糊弄了!
“看你说的,自己人你这么谨慎干什么,科教手术是科教手术,年会是年会,两码事情。
你看这样行不行,茶素不是最近在做胆囊癌的研究吗,这个研究,手术数据需求量很大吧?”
张凡微微诧异了一下,“这老小子消息灵通啊!”然后忽然有点恼怒,“老子说了先不要透露消息,先不要透露消息,这尼玛谁嘴这么大!”
张凡转头瞅了一眼王红,王红立刻心领神会了,然后马上低下头,她知道谁说的,可这个不是估计瞒着张凡,她真不敢说啊!
附属总院的院长深怕张凡又找借口,继续说道:“虽然我们的体量没有其他发达地区的体量大,但是我们整个肃省都可以支持张院的胆囊癌的数据收集工作。
费用你不用操心,我可以申请到一点省里的补助。”
这话一说,张凡不纠结了,其实老头的身体还是挺好的,抬杠的时候,张凡觉得自己的体力都没老头的好!
“前瞻性的研讨会也可以,只要是专业性强的,我师父还是挺乐意参与的。”
“太尼玛不要脸了!”附属总院的院长现在才真正体会到江湖上的传言,说张凡不占便宜就是吃亏。
刚开始的时候,他觉得这是别人嫉妒张凡,嫉妒张凡有好老师,有好平台,甚至有好技术。
现在他总算明白了,这小子真的人黑心黑,下手黑啊!
医疗科研很费钱,第一费钱在研发,第二费钱在研发后的数据收集。
两人如同太极八卦的老年推手一样,你来我往,我来你往的,进进出出,磨的火星子四溢啊。
最后,张凡为了支援家乡的医疗建设,愿意和兰市附属总院合作,并在兰市附属总院进行胆囊癌研究的前瞻性论坛。兰市总院将申请申请一批科研补助,用来进行胆囊癌术前术中术后的常规数据收集。
当张凡和附属总院的院长口头协定后,附属总院的院长深怕张凡反悔,让医院宣传科都把新闻稿都拿来了。
“兰市附属总院院长和茶素医院兰市医科大毕业的张凡院长,在友好和谐的气氛下商讨了关于在胆囊癌方面进行全面的深度合作的问题,为了在胆囊癌方面取得跨越性的胜利,两位院长达成了一系列的合作协议。
为了尽快的让胆囊癌手术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下月初我院将联合茶素医院举办胆囊癌国际性的前瞻讨论会议,届时……”
张凡瞅着这个新闻稿,脸都绿了,这老小子早就挖好了坑啊,哎!什么时候兰市人变的这么鸡贼了。真的是一步一个坑,坑坑不一样啊。
不过附属总院的院长脸上的肉疼的更厉害,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他寻思着打打亲情牌,唠唠近乎,然后就拿下张凡,这是最好的。
结果一看,张凡这个货不上钩,什么师父年纪大了,什么天寒地冻的。
最后院长一看,小恩小惠根本不起作用,只能咬着舌头,答应给张凡当苦力,不光苦力白当,自己这边还要出钱在全省其他医院帮着张凡收集数据。
真的,这一波下来,张凡觉得自己被坑了,附属院长觉得自己亏,反正都觉得没占到便宜。
晚上下班,本来附属总院的程主任想请张凡吃饭,不过被张凡推辞了,天天这样吃,真的降不住了。
张凡本来想休息一下,这两天虽然手术强度不是很大,就是嘴累,这两天手术中讲课说重点,手术后还要打嘴仗,真的,张凡没想到自己飞刀竟然这么废嘴。
回到酒店,还没躺一躺呢,就有人砸门,张凡一听就知道,王亚男砸门呢。因为一起来的,除了她没人这么干。
门一开,张凡没好气的问道:“干嘛?”
“嗨,我们来你家乡,也算客人了,今晚就让我们自由活动,你也好意思,带我们去转转。”
“有啥可转的,大西北都一样!”张凡实在不想去。
“走了,走了!这几年一直在医院上班,去首都,故宫就在眼前我都没去转转,好不容易来了大城市,带我们去转转吧,你看看许仙,现在土的都没边了。”
张凡本来是死活都不会出去的,可一听这个话,忽然觉得王亚男她们也挺可怜的。
听着去大城市去进修,不是首都就是魔都的,全是华国顶尖的大城市,可下了飞机进了医院,大城市到底是怎么样的,她们都不知道,没日没夜的就在手术室里面泡着了。
“行,等我收拾一下,我再找个车。”
他们也不是自己不会逛,可有张凡带着好像就是格外香甜一点的。
张凡一边收拾,一边想着给说打电话。三乙医院和附属总院张凡不会打电话的,用个车去给他们打电话,说实话这个人情划不来。
想了想,张凡给曾女士打了过去。
“张院,怎么了。药厂的前期资金……”
她以为张凡催钱呢,从三岛来茶素后,她就明白了,什么贵族、什么世界大企业,在张凡这里统统没用。
所以,为了站住茶素药企的龙头位置,她只能尽可能的在张凡各种需要下,做到最好。比如这次的药厂建设,她们公司就是出资最大的企业。
“哦,这个事情等我会茶素再说,我想问一下,你们公司在兰市有分公司吗,我现在和医院的几个医生在兰市,想借辆车用一下!”
张凡这话一说,曾女士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车算什么,就算没分公司,她都有办法让张凡立刻能有车用。
“行,您在哪个酒店,我等会让人送车过去,您是参加什么活动之类的吗,对车有什么要求吗?”
“没啥要求,就是带着他们去转转。”
“行,我明白了。”
挂了电话,没多久,车就被送来了,两台很新的七座四圈Q7,兰市的分公司经理亲自上门送车,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更没有说弄车不容易之类的话。
天墓 小說
见到张凡很是亲热的说,“曾总批评了我们,张院来兰市,我们一点消息都没收到,工作做的不认真,甚至让张院连个车都没有,我们工作做的不到位,请您一定要给我们个机会。”
说实话,现在大家都在倡导提高服务品质,提高服务质量,然后说海底捞就是服务好,其实大家要是感受一下药企对医生服务质量,估计能把海底捞给砸了。
真的,一点都不夸张的。
张凡也没让人家司机随行,为了一顿饭,从茶素跑到兰市让人家分公司掏钱,这个事情张凡做不出来。
张凡开了一辆,钱薇薇开了一辆。以为其他人都不会开车!“你都能玩蛇,竟然不会开车?”
许仙撇了撇嘴,没和张凡较劲。
对于这个城市,虽然离开了几年,可张凡还是相当熟悉的,兰市有个特色,就是白天不能转。
絕品世家
白天看这个城市,有一种灰蒙蒙的感觉,可到了晚上,就不一样了,工业区灯火通明不说,电厂大烟囱里喷射出来的火焰就像是城市中的一个景观一样。
云无风 小说
真的是白天的伊拉克,晚上的小香a港。带着一群人逛了一圈,让这群没怎么见过大城市夜景的家伙们,很是惊讶,“挖,好热闹啊!”
张凡觉得这群人,真的是没见过世面啊!其实这就是有点理想的年轻医生的生活状态,当初的张凡还不如王亚男她们呢。
兰市的餐饮和边疆相似,但又有区别。
比如牛羊肉,在边疆,讲究的大块,而在兰市这边凭良心说还是缺了股子少草场的底蕴。
不过唯一能和边疆饮食抗衡的,就是羊肉筏子。
这个饮食,据说是回族大厨根据黄河上的羊皮筏子而研究出来的。
用小羊肉,不能过周岁的小羊精肉,剁碎成藕断丝连的状态,然后用葱姜水在手里面不停的顺时针搅拌,形成肉糜,然后团成肉团。
调料很简单,就放一点青盐,绝不多方什么八角茴香的,吃的就是肉香。
接着就放在小碗里面,一个碗里面放一个如同大狮子头的羊肉团子。
沒有記憶的冬天
在用滚烫的羊油淹没整个肉团,接着放入笼屉。
等熟透后,肉是漂浮在羊油上的,看着油津发亮。碎姜和小葱颗粒点缀在羊肉团子上,一起一伏之间,看着格外的漂亮。
虽然这个看起来很是油腻,其实用筷子轻轻划开如同网状的肉团,热油立刻就能激发出扑鼻的肉香。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一碗羊肉筏子,绝对能让食用者浑身发汗。
肉如嘴中,绵软中带着一丝丝的嚼劲,真的这种吃法,和大块吃肉各具特色。
至于其他的,也就一般了。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醫路坦途 起點-816 這才叫水平展示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30X医院中有一大批的医生,一直在坚持不懈的对结核细胞进行研究。你送过来的报告,我虽然看不懂,但得到了30X医院很多专家的认可。
他们连夜按照你发来的论文做了试验,试验成功了!这个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虽然我不能亲自去茶素为你们奋战在哪里的白衣战士庆功感谢,但国家不会忘记你们,人民也不会忘记你们!”
虽然在电话里,可点开的外放,让围在张凡身边的一群人莫名的有一种热血上头,眼中湿润的感觉。
很多人会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或者说人性本恶。其实这玩意真的不好说,不然为什么会感动呢。真的,当国家不会忘记你们的时候,欧阳眼泪都下来了。
老太太什么时候在人前软弱过,虽然一行清泪留下,但铁血的面容,不会让人觉得她故作小女儿态!
“试验性用药,是相当严肃的问题,经过多轮次的专家商讨会,经过结核领域专家的表决,同意开始实验性用药!”
这话一说,不说其他人了,张凡都激动了。“谢谢,谢谢,谢谢领导。”
“应该说谢谢的是我啊,不过有个问题,我觉得还是要说一下,大多数专家认为茶素医院的各方面的条件还不成熟,他们建议让实验用药在首都开展!”
“额!”激动了半天,热血了半天,最后一句话,直接让周围的人不乐意了。
“领导……”
“你就问问,他们说茶素医院不具备条件,哪为什么他们弄不出来,哪方面的条件不具备?说出来啊,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是专业人士说出来的话吗?”
赵燕芳先不乐意了,也就是领导太大,不敢嚷嚷,不然早抢过电话吵起来了,就这,她在张凡身边已经不乐意的开始说话了。
张凡紧捂慢捂的,领导已经听到了。
“同志们有意见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我这边也有几个专家,你们那里有远程会议中心吗,我们可以开个远程电话会议,放开了让大家说!
理,不讲不透的!”
“这里有远程会议中心吗?”张凡问老陈,老陈这会眼巴巴的就像是看主人吃骨头的金毛一样,安静的让人心疼。
“没,没,没有,不过这里,有个,有个远程会诊室!”
他没想到,这么关键的电话,张凡竟然让他有说话的机会,没看到欧院偷偷都清理了好几次喉咙吗!
不过,这玩意有时候,就是心里想着三下五除二,可真上去了,就是三八拉二十八!
行外人或许不知道,或许在新闻中看过,所谓的远程诊疗会议中心,什么遇上百年不见的罕见病,病人都奄奄一息了,然后通过国家大力发展的远程会议中心,让远在万里的专家通过会诊中心,远程指导当地的医生治疗,然后患者起死回生,跳起来百米能跑进十秒!
其实说实话,这个都是扯淡的。
零八年的时候。
国家化了大力气,弄了一个全国联网的视频诊疗,说实话这个力气花费的相当巨大。当年企鹅视频看美女都不普及的年代,而国家在各基层医院就弄了一个这样的系统,说实话当时真的很先进。
首先,这个会诊,要通过两个医院协调,因为会诊费用只有三十元,十元给专家,二十元给网络中心。
而网络中心又没办法控制上级医院的医生,刚开始的时候是行政命令,下级医院申请让哪个专家来会诊,哪个专家就必须半小时内到场。
尼玛十块钱,让一个本来就忙的脚不沾地的专家来会诊,脾气好的专家不会说什么,遇上脾气不好的专家,开头会诊五分钟,人家先把下级医院的医生骂一顿。
不敢骂网络中心,骂一骂下级医生,还是有点资本的。
“这么简单的疾病,你看不出来?这明明是个肠梗阻,你还要诊断成腹痛待查,你这是草菅人命啊!”
然后当着家属患者的面,把下级医院的主任或者主治医生骂的狗血喷头,让下级医院的医生本来火热的心也一下凉了下来。
其他方面就不说了,本来这玩意就不是生意,而网络公司想通过这个拔毛赚钱,结果最后下级医院不主动,上级医院不支持,国家大力气花费的网络远程会诊中心只是出现在新闻中!
进了网络中心,如同后世的直播间一样,各种灯光,各种麦克,真的,放在后世这玩意都不落后。
开视频,三方视频会议,总经理当裁判。一边是茶素医院的专家团队,以主辩赵燕芳为主,张凡充当吉祥物。另外一边,30x和中庸、首都肺科总医院的专家为主。
会议开头就火药味十足。
穿越之绝色宠妃 小说
“首先,茶素医院目前科研力量不足,如此重要的课题,应该集合全国的医疗先进力量,用最短的时间内落实制造出来,多少结核患者多少结核家庭因为……”
总经理点了点头,然后示意茶素这边发言,赵燕芳都快压不住了,要不是张凡拉着她的胳膊,估计她都站起来开始打断对方的发言了。
“既然你们这样说,我也说一说,首先,这个课题你们为什么没有突破呢?集合了全国多少最先进的科研力量,花费了多少科研资金,你们怎么不突破呢!”
张凡悄悄给赵燕芳竖起来大拇指,说的好!
欧阳一看悄悄的推了张凡一把,等张凡看过来的时候,欧阳头发都不知道什么弄的水光油滑的,不知道是口水还是去卫生间收拾的。
老太太白了张凡一眼,意思就是,这么高级别的会议,你庄重一点,你代表的是我们茶素医院,总经理看着呢!
张凡讨好的给欧阳笑了一下。
“而且,我们是第一发现者和制造者,我们最清楚这个课题的来龙去脉,现在拿到首都,然后你们从头再来,这不光是浪费科研经费,还是犯罪,多少家庭,多少肺结核家庭眼巴巴的望着……”
张凡诧异的看着赵燕芳,心想,乖乖,这尼玛颇有欧阳的做派啊,竟然用对方的语气攻击对方!
老太太今天怎么这么乖巧,张凡回头一看,欧阳都带上老花镜了,认真的做着笔记,张凡觉得这尼玛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
其实,这就是行政干部和科学家的区别。
“我们这里毕竟有全国的病源……”眼看30x和中庸的专家让对方一个女将给收拾了,肺部总院的主任出头了。
“我们这里现在都快要封城了,这里……”
“肺结核毕竟还是农村患者大于城市患者,这边患者也不少!”张凡赶紧打断了赵燕芳的发言,尼玛不能一锤子把锅砸破!
虽然茶素政府一天抠搜的,可说句良心话,这两年人家够支持了,你这要是真让领导重视了,对于茶素政府来说不亚于天上扔炸弹啊,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两方扯皮,说实话,专家扯起皮来,有时候也是无边无际的,总经理也听不下去了,不过他也明白了,要是定在首都这边,一切都要重来。
要是定在茶素,就是条件略微差了一点。
等两方稍微停顿了一下,总经理抓住机会开始发言,专家会议,特别越是专业的会议上,有时候领导发言也很不容易的。“茶素医院这边的科研设备到底能不能支持这个课题的后续研发?”
张凡看了看视频里的老头,心想乖乖,领导真的不是白给的,两方扯了半天皮,要是个一般的外行,在让两群人给糊弄的不知道听谁的。
可这老头一下就抓住了重点。
首都这边的专家组都不说话了!
他们心里其实清楚的很,尼玛刚上马的P3实验室,号称P4一下,茶素最牛的实验室,你说弄的炭疽或许费事,可弄个TB都绰绰有余了。
不过就算心里清楚,大家也当着不清楚一样,一句话都不说,哪有给敌人送炮弹的呢!
“我们这里有目前最先进的实验室,你们数字研究所的王主任上次还说要借用一下,他说比首都任何一家P3都好!”赵燕芳才不管呢,这机会要是抓不住,让跑了,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可是你们的科研软件不行,你看看你们的成员构成,组长骨科出身,副组长器官移植出身,小组长是一个微生物的讲师,组员全是未毕业的大学生。
骨科医生能干什么啊!这里不是接骨头啊!”
尼玛张凡脸都黑了,当了半天的好人,最后尼玛被人当尾巴拽!
欧阳在笔记本上记录着,“科研领导在发言方面水准一般,以后要注意,这个级别的会议,要庄重!”
老陈脸也黑了,骂张凡,等于就是骂他。
张凡刚要说话,总经理笑着说道:“看看,看看,专家毕竟是专家,一下就找出问题所在了,我建议,在茶素医院就地展开下一步的科研推进,而我们首都的各大医院派最顶尖的科研力量支援茶素。
当年有专家下三线,现在有专家下茶素,也是一种美谈!”
说完,也不等别人说什么了,他太清楚这也专家的难缠,因为他当年也是专家出身。所以,直接说道:“同志们,我们不能有地域之分,不能有门户之见,这个课题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我们要精诚团结,尽快早日的把药物和技术手段研发出来,这才不失为一种国之良医的称号!
综合各位专家的意见,我认为以茶素为主,首都专家为后盾,尽快组建一个超级团队是有必要的!”
欧阳眉头都舒展开了,在笔记本上写到:“抓住重点,以德服人,以理服人,这才是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