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萬相之王》-第三百九十六章 獎勵閲讀

萬相之王
小說推薦萬相之王万相之王
李洛险些被姜青娥这句话给呛到。
“这倒不至于吧?吕清儿也没做什么啊。”李洛挠头说道。
姜青娥心头轻呵了一声,还没做什么,那吕清儿此前都明目张胆的来要求她解除跟李洛的婚约了,虽说吕清儿的理由是认为她与李洛之间并没有真正的“爱情”,这份婚约对双方都是负担,但敢当着她的面来开这个口,也是相当的嚣张了。
跟这相比起来,赵徽音今日的这点小手段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这些话以姜青娥那高傲的性子当然也不可能跟李洛说,而真有问题,她会自己妥善的解决掉。
“我知道那赵徽音的目的,所以我乐意让她感觉到她的目的达到了,等之后的门票赛上,如果她因此就要耍一些手段,我也不妨将计就计跟她玩玩,看看到时候究竟是谁会吃亏。”姜青娥将茶杯放下,说道。
李洛有点无语,敢情他直接是成为了两女的博弈点了?
“以你的实力,还需玩这一套吗。”李洛无奈的道。
那赵徽音或许很强,但对于姜青娥,李洛有着绝对的信心。
“狮子搏兔亦使全力,能省点功夫自然是好,那赵徽音很聪明,如果能够让她聪明反被聪明误,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姜青娥轻笑了一声,道:“不过此女异常狡猾,我先前的表现未必就真能骗得了她,不过也无所谓了,只是场外的一点小小博弈而已,真正的胜负,还是得靠自身的实力。”
“我倒是希望她不要太让我失望,在圣玄星学府三星院中, 都泽红莲早就被我压得没半点脾气, 只能偶尔做点小事来凸显下存在感,一点意思都没有。”
望着姜青娥那有些百无聊赖的神情,李洛忍不住的伸起大拇指,这是我一直追求的味道, 无敌是多少寂寞。
“这次的门票赛, 青娥姐觉得我们胜算如何?”李洛笑问道。
最強無敵宗門 夏日綠豆冰棒
姜青娥纤细玉指点了一滴茶水,然后在桌面上划过, 光明相力落入其中, 就形成了淡淡的光字。
“门票赛七场,先说四星院那边, 代表已经确定,宫神钧与长公主, 这两人算是如今七星柱中最强的, 你觉得他们会取得两胜吗?”她反问道。
李洛迟疑了一下, 道:“应该可以吧。”
蕙暖 小说
他从未见过宫神钧出手,但长公主的实力他还是粗略见过的, 相当的雄厚, 而宫神钧比长公主还强一分, 这两人出马,蓝渊圣学府那边的两位四星院代表, 未必能阻挡吧?
姜青娥却是摇摇头,道:“那你倒是小瞧了蓝渊圣学府那位叫做中南的代表了。”
“我研究过中南的战绩, 你知道么,至从他进入蓝渊圣学府后,历经大战无数,却从未取得过一败。”
李洛闻言顿时一惊, 道:“从未一败, 这么强?”
游戏,未结束
姜青娥笑了笑,道:“因为他的战斗, 大部分都是以平局结束,迄今为此,他所遇见过的同等级对手,没有人能够攻破他的防御, 最终都是被耗得相力枯竭, 即便是我们圣玄星学府七星柱中的那位王朝,在防御这上面都没他强。”
李洛神色不由得凝重起来,七星柱中那位叫做王朝的学长,号称圣玄星学府最强防御, 竟然还比不过那中南?
“如果是宫神钧遇见了中南,有四成概率被拖成平局,如果是长公主遇见的话,平局的概率可能有六成,所以四星院两场,最好的结果,就是一胜一平。”姜青娥分析道。
“至于三星院这边的两场,我这里取胜一场应该在九成的概率,都泽红莲么,不太稳定,但好在蓝渊圣学府三星院中除了那赵徽音外也没有太过厉害的人,所以都泽红莲那里只能说是五五开。”
“二星院两边算是比烂,就看谁更烂了,看点不多。”
“一星院这边…”
姜青娥声音顿了顿,眸光转向了李洛,笑道:“你觉得呢?”
李洛郑重的道:“从颜值上面来说,圣玄星学府一星院碾压取胜。”
姜青娥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长得好看很得意吗?我如果也像你这样,直接就宣布举世无敌了。
李洛笑了笑,不再开玩笑,而是认真的想了想,道:“蓝渊圣学府那边的陆苍与陆藏,我虽然没接触,但总是隐隐的有点异样的感觉,所以我真不敢盲目自信,只能到时候全力而为。”
而对于他这般谨慎,姜青娥则是露出了赞同之色,道:“你这样想我就放心了,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能身怀双相,未必就没有其他的古怪人士,那陆苍与陆藏,略微有些诡异,说不得他们才是蓝渊圣学府真正的杀手锏。”
“一星院的杀手锏,这么拼的吗?”李洛愕然道。
“正是因为旁人难以猜测,才有可能会成为奇招,你要知道,为了圣杯战,蓝渊圣学府已经筹备了多年,他们实力底蕴本就弱于我们圣玄星学府一头,如果没有点奇招,想要取胜也挺难。”姜青娥说道。
李洛微微点头,道:“我会小心的。”
而后两人再度随意的聊了一会天,不知不觉便是天色渐晚,姜青娥见状就起身离去。
李洛将她送到宿舍小楼前,此时月光倾洒而下,照耀在眼前有着修长身姿的女孩身上,那精致绝美的容颜反射着点点光泽,淡淡的月光下,她仿佛是一株盛开的夜莲。
李洛一时间看得微微有点发呆。
被他这般看着,姜青娥倒也不恼,反而是笑道:“漂亮吗?跟那赵徽音比呢?”
“如果说云泥之别那的确是夸张了一些,但有青娥姐你在这里,她那点美人计恐怕是永远没效果的。”李洛感叹一声,说道。
姜青娥红唇微掀,道:“倒是会说话。”
然后摆摆手,就要离去。
不过李洛突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姜青娥一怔,也没有挣脱,只是微微偏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还有什么事吗?”
李洛轻咳了一声,道:“我成为了一星院的代表人选。”
“我知道呀。”姜青娥眸子中散发着一点疑惑。
“我前两天打败了秦逐鹿。”李洛又说道。
“听说了。”姜青娥眸光微闪了一下,点头道。
李洛瞪了姜青娥一眼,道:“所以我现在是圣玄星学府一星院货真价实的第一人了,姜青娥,你还记得之前给我的承诺吗?”
“你说如果我能够成为圣玄星学府第一人,可是要给我奖励的!”
“现在我做到了,你的奖励呢?!”
姜青娥愣住,眸光有点闪烁。
李洛望着呆住的姜青娥,顿时似是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道:“算了,我就知道你随便说着玩玩的,没事了,你走吧。”
听着李洛这包含哀怨的话语,姜青娥也是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这还真是没想好,那你想要什么奖励?”
李洛磨挲着下巴,目光打量着姜青娥白皙如玉的脸颊,作出一副浪荡的模样。
姜青娥对于他的目光倒是并不在意,反而任由他打量着,两人间的关系太过的深刻,她对李洛从始至终就没有半点的抗拒,所以即便李洛真要有一些很亲密的举动,她也会接受。
只不过,对于她这般平静的姿态,李洛反而是叹了一声,脸庞上的浪荡神情也是收敛了起来。
“又怎么了?”姜青娥疑惑的道。
李洛无奈的道:“青娥姐,你这样让我很没成就感啊。”
姜青娥道:“那我还得反抗一下吗?我这不是担心稍微反抗一下会不小心把你重伤了么。”
李洛心口仿佛被插了一刀,他揉了揉胸膛,苦笑一声,道:“青娥姐,我知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极其的复杂,但你应该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包括我一直想要努力做到的解除婚约。”
姜青娥凝视着李洛的脸庞,她当然一直都知道李洛的目的,所谓的解除婚约也不是真的要解除,而是想要改变其中的意义。
回想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下来,李洛的确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那个天蜀郡的空相少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大夏国年轻一辈中最优秀的人。
他一直都在努力,努力的想要追赶上她的脚步,最起码,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人能够质疑他的潜力,也不会有人在听见两人的婚约时,第一反应就是不配两个字。
“青娥姐,其实我也不需要什么奖励,我只是希望我在努力的颠覆我们间那种复杂情感的时候,你也能够稍稍的脱离一下我们这么多年的情感桎梏,比如说,把我当成一个对你有意的普通追求者。”李洛说道。
忘记一切的恋人(境外版)
“你想一想,如果是一个对你有意的追求者,刚才对你露出那样的神态,你是什么反应?”
姜青娥微微想了想,认真的道:“那么他现在已经死了。”
李洛一愣,干笑道:“不至于吧。”
姜青娥轻笑一声,轻声道:“李洛,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这将近一年时间的提升,连我都为你感到惊叹,我以前就说过,你不会比任何人逊色,包括我。”
“不过你说的把你当做一个普通的追求者,这一点却真的是做不到。”
而不待李洛愤怒,她便是慢悠悠的道:“不管你要做什么,以我们的感情,如果你要去做那追求者,那也一定是最有机会以及实力的那一个。”
同时她在心中还补充了一句:“也是唯一的那一个。”
李洛心花怒放,同时悲叹一声,真属实是被拿捏明白了。
小楼前的月光下,姜青娥金色的眸子中有着波澜在流动,她注视着李洛,道:“李洛,其实你说的很对,我们的感情太过复杂与深厚,所以我的确很难走出这个桎梏,不过我会尽量尝试一下…”
“而且我也可以给你一个很明确的承诺。”
“什么?”李洛心头一跳。
姜青娥微微一笑,笑容在月光下惊艳到让人窒息。
“等你实力超过我的那一天,我们就解除掉的那一份婚约。”
(最近快要过年了,琐事很多,存稿用完了,今天一更…)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相之王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七章 四十層之爭

萬相之王
小說推薦萬相之王万相之王
锵!
踮起脚尖的恋爱
第四十层平台上,李洛手持双刀而立,在其身侧,站着握住重枪的秦逐鹿,后面一点便是两队的四名队员。
此时他们的目光都是紧紧的望着前方,四十层平台显得尤为的宽敞,浓郁的青色雾气在剧烈的翻涌,而待得雾气缓缓消退时,三具青色身影出现在了视野中。
三具青灵傀身上穿着青色的战甲,身躯魁梧,脚边有一柄青色的巨斧。
一股若有若无的压迫感,随之散发出来。
不过李洛望着这三具高级青灵傀,却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三具青灵傀虽然比之前遇见的任何一具都要显得更强,但它们却并未达到化相段第四变。
从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能量强度来看,应该算是第三变顶尖级别。
每一具光从能量强度来看,都要比在金龙道场遇见的林梭更强一分。
不过傀儡也有着傀儡的弊端,那就是能量足够,但却缺乏灵智,它们的战斗手段相对匮乏,这对于他们而言,算是最容易针对的点。
“竟然有三具这种级别的高级青灵傀。”
叶妖 小说
秦逐鹿手掌紧握重枪,他舔了舔嘴唇,然后对着李洛道:“我只能拦住一个。”
李洛有点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笑道:“小鹿有点飘啊,忘记在金龙道场被林梭追着打的惨样了?”
黑道总裁霸道爱
秦逐鹿面色发黑,怒道:“在金龙道场的时候我才第三纹,现在我已经是化相段第一变了,如果再遇见那林梭,就算单打独斗,他也未必能在我手里讨到好处!”
“可惜,你恐怕很难遇见了。”
李洛笑了笑,然后道:“那你搞定一个吧。”
秦逐鹿嘴巴动了动,他刚才说的只是能够拦住一个,可没有说直接搞定一个…不过眼下也不可能在李洛面前认怂,于是只能硬着头皮道:“没问题。”
反正无所谓了,再惨也不可能比当日对付林梭时候更惨了,毕竟如今他的实力大涨,随着他突破到化相段后,自身“噬金妖虎相”也是渐渐的有了蜕变之态,他的力量与防御都是成倍的增长。
“那另外两个呢?”秦逐鹿问道。
“我会对付一个,剩下的一个,交给辛符,清儿,萌萌他们四个人吧,他们联手的话,应该是能够拖住一些时间的。”李洛思虑了一下,做好了分配。
“你可以?”秦逐鹿看了看李洛。
这次特训的结果很出人意料,所有人的实力都在大幅度的提升,可唯有原本处于领先阶段的李洛还未能突破到化相段,所以秦逐鹿倒不是小觑李洛,而是在给他做好一些提醒。
毕竟这次的高级青灵傀,实力比之前遇见的林梭要强!
面对着秦逐鹿有些担忧的提醒,李洛斜瞥了他一眼,道:“看来你是忘记了谁才是打败林梭的主力。”
秦逐鹿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经过这么多次的合作,他也知道李洛不是逞强以及鲁莽的人,既然他这么安排了,那就按照他所说的来做吧。
“安排是这么安排的,不过现在有个难点,辛符他们即便联手,大概率是只能拖延一些时间,而在这个时间内,如果我们两人这边没有人能够腾出手来的话,他们那边可能就会面临崩盘。”
“而且…就算他们拖延了更久的时间,可我们如果通关的速度比王鹤鸠,叶秋鼎他们慢的话,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李洛沉默了两秒,道:“所以这次能否通关,关键还在我们这里。”
他神色肃然的盯着秦逐鹿:“一星院的荣耀,将由我们守护!”
秦逐鹿神色也是渐渐的炽热起来,眼中战意高昂,显然心中满是兴奋与激动。
“战了!”
秦逐鹿身躯上狂暴的相力陡然升腾起来,而后他一声咆哮,脚掌一跺,身形如野兽般的冲了出去。
李洛望着战意昂扬的秦逐鹿,也是面露欣慰的点点头,这个傻大个还是比较好忽悠的。
他转过头,看向辛符,吕清儿他们,而不待他说话,辛符就神色严肃的道:“队长,没用的鸡血就不用给我们打了,我们能多抗一分钟是一分钟,不过如果你搞不定了,那就招呼一声,咱们一起跑。”
李洛惆怅的叹了一口气,这种聪明的队友一点卵用都没有,只会抬杠,还是秦逐鹿那个憨憨好,随便鼓舞一下就会用力的向前冲。
“你们自己小心。”
終極小村醫
惆怅中,李洛再次提醒了他们一声,然后便是手握双刀,身影陡然暴射而出,直指第二具高级青灵傀。
辛符四人也是毫不犹豫的转移位置,绕向了最后一具。
而当李洛他们这边开始行动的时候,王鹤鸠那边,同样已经做好了分配。
叶秋鼎实力最强,已经达到了化相段第二变,以他的诸多手段,即便此次的青灵傀实力相当于顶尖的化相段第三变,但他依旧是能够对付,只不过同样是需要一些时间。
而叶秋鼎的另外两名队友则是对付另外一具,王鹤鸠,都泽北轩小队三人则是迎上了最后一具。
从阵容搭配以及实力上来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鹤鸠,叶秋鼎这边占据着很大的优势,特别是一旦当叶秋鼎解决掉一具青灵傀后,整个局面就算是被彻底的破解。
所以不论从哪方面来看,这第四十层的首次通关,李洛他们,胜算都很低。
高台上,五位紫辉导师都是沉默的注视着下方两座平台上面的战斗。
郗婵导师面沉如水,眸光冰冷,其他几位紫辉导师未曾说话表态。
沈金霄则是面含歉意,他今日还带来了珍藏的美酒,斟满酒杯,屈指一弹,酒杯便是漂浮而起,轻轻的落在其他紫辉导师面前。
面对着沈金霄这般歉意作态,其他几位紫辉导师也不好闹得太难看,只能笑着接下。
修仙十万年 小说
唯有郗婵导师眼神冷淡的伸手一抹,整个酒杯都被她直接按成了粉末,酒水更是被凭空蒸发,而后冷声道:“惺惺作态。”
沈金霄唾面自干,也不理会郗婵导师的讥讽,自斟自饮,那偶尔掠过下方两座平台的目光中,则是有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浮现出来。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萬相之王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三章 李洛的瓶頸

萬相之王
小說推薦萬相之王万相之王
特训的时间宛如流水,不知不觉,便是大半个月过去。
在这半个月中,有关于圣杯战门票赛的消息已经在学府内传遍,这无疑是引得无数学员热情的关注,毕竟门票赛关系到能否参与年底的圣杯战,这相当于一座学府的荣誉,而身为其中的学员,这两者间显然是一荣俱荣的。
所有学员都是以身为圣玄星学府的一员而自豪,因此在这半个月中,几乎所有人都是同仇敌忾,期待着在接下来的这场门票赛中,圣玄星学府能够打响这场象征着圣杯战开启的第一战。
而有关门票赛的赛制,也早已公布出去,有关于最终的七个代表人选,也是成为了这段时间圣玄星学府内最为热门的话题。
当学府内因为人选的事情讨论得火热的时候,李洛等人则依旧每日都在“圣木界洞”内苦修,一次次的冲击着更高的平台,经历着那源源不断的青灵傀的捶打。
而半个月下来,如今的李洛所率领的正义小队,已经抵达了第三十三层。
穿梭時空的商人 上善若無水
在抵达第三十层后,其实突破的难度就变得极高起来了,二十多层的时候,李洛他们一天还能突破数层,可随着进入到三十层,几乎每天都只能突破一层,然后便是精疲力竭,再无突破的力量。
三十层后,不论是青灵傀的实力还是数量,都足以给李洛他们造成巨大的压力。
其中有一次,甚至险些突破失败,如果不是三人合作默契,恐怕一天的努力都得白费。
显然,随着层数的不断提高,李洛他们的实力极限也就开始渐渐的体现出来,这也是正常的事情,细数“圣木界洞”开启的历史中,所有进来过的一星院队伍,基本也就止步于三十多层。
而这半个月的修行下来,所有进入的紫辉小队成员的实力都获得了相当明显的提升。
白豆豆,王鹤鸠,都泽北轩更上一层楼,直接是踏入到了生纹段第五纹,辛符达到了第四纹,白萌萌第三纹,即便是连虞浪,都是提升到了第二纹。
但其中最引人注意的,还是要属秦逐鹿,在三天前,他完成了生纹段最为艰难以及重要的突破,直接完成了生纹段与化相段的转变,一跃进入到了化相段,实力暴涨。
至此,秦逐鹿成为了这一届一星院中的第一位化相段!
随着秦逐鹿突破的消息在学府内传开,那门票赛一星院的代表人选,他立即就超越李洛,成为了最热门,而为此学府内一些分别支持李洛与秦逐鹿的学员还为此爆发了许多的热议与争执。
“秦逐鹿身怀上八品“噬金妖虎相”,战力惊人,如今他突破到化相段,绝对足以代表一星院迎战“蓝渊圣学府”,毕竟听说对方的一星院中,也会派出上八品的学员。”
“李洛的双相也不简单,这大半年来,他以弱胜强的次数还少了?”
“但他还未突破到化相段,这是硬伤。”
“距离门票赛不是还有十天时间么?李洛一定能完成突破的。”
“不过说来也奇怪,李洛此前进入第五纹似乎与秦逐鹿相差不多,而且听说在那“圣木界洞”中,他们小队的层数也比秦逐鹿他们更高一点,怎么眼下反而是秦逐鹿先突破?”
“这谁知道,可能是因为双相的缘故吧?”
类似的声音,在学府内几乎整日不休,毕竟此次的门票赛,一星院虽说只有一个出战名额,但这一个名额,同样显得格外重要,所以众多学员对人选的关注也是显得尤为的热情。
李洛这里突然的停滞,不仅诸多学员很是关注,就连一星院的几位紫辉导师也是对此感到有点疑惑。
圣木界洞的一座高台上,曹圣导师望着一座平台上的激战,而后道:“这李洛,今天似乎依旧没有突破的征兆啊。”
弥尔导师点头,随着秦逐鹿的突破后,他们也一直在关注李洛这边的进展,但现在是秦逐鹿突破后的第六天了,李洛这里还是没有动静。
郗婵导师柳眉微蹙,道:“化相段是相师境变化最大的一个境界,到了这个层次,体内的相力种子将会开始对着相性的本源衍变,李洛身怀双相,别人只需要进行一次的衍变,而他这里却是需要两次,在这种同时的衍变中,的确会有些难以掌控。”
楚子导师笑道:“不过这也说明一旦完成衍变的话,他实力的提升也会比其他的单相更强许多。”
沈金霄淡淡一笑,道:“但如今特训快要结束了,门票赛也将要开始,他的时间可不多了,如果他那个时候还只是生纹段第五纹的话,我建议一星院的代表就由秦逐鹿来吧。”
曹圣导师笑道:“谁代表都无所谓,只要能够维持住圣玄星学府一星院的颜面就好,而且秦逐鹿一直视李洛为最强对手,以他的性格,恐怕是很想要等到李洛踏入化相段后,与他真正的一决高下。”
沈金霄摇摇头,叹道:“不管双相有多独特,如果李洛无法达到化相段的话,由他担任一星院的代表,我是无法认同的,在这上面我并无私心,纯粹是为了圣玄星学府一星院的名声着想。”
郗婵导师冷冷的看来:“你一个人的认同,并不重要,到时候自会有投票决定。”
沈金霄哂笑,道:“郗婵导师不必动怒,我只是表达我自身的想法,到时候究竟选谁,自然会由我们几人投票决定,但我想,为了一星院的名声,其他的导师或许也不会选择一个第五纹来代表圣玄星学府一星院,即便他的战斗力远胜一般的第五纹,毕竟总不能跟别的圣学府说,我们圣玄星学府一星院最强的,就只是一个第五纹吧?那多不好听。”
郗婵导师眼无波澜,道:“第五纹又如何?难道你不知道,此前李洛在金龙道场中,仅仅第三纹的实力,却击败了化相段第三变的强敌吗?”
“此事倒是有所耳闻,不过那并非李洛一人的功劳,其中还有着秦逐鹿与吕清儿,另外那所谓的化相段第三变强敌,也只是一个依靠秘法强行提升的第三变而已,其真实战斗力,未必就比一名拥有八品相性的化相段第二变强多少。”沈金霄淡笑道。
“如今连白豆豆,王鹤鸠,都泽北轩他们都已进入第五纹,如果李洛再停滞下去,说不得排名还得落后。”
郗婵导师眼神冷淡的扫了沈金霄一眼,摇摇头不再与其争辩,毕竟说这些都没有用,一切,还是得等李洛的突破,虽说双相会在这种突破中带来一些阻碍,但她相信李洛能够将其克服。
而且,就算到时候真未能及时突破,以李洛特殊的战斗力,也未必不能与秦逐鹿争一争。
在郗婵导师与沈金霄在这边争锋的时候,身为话题主角的李洛,却是摒弃杂念,没有受到任何干扰,依旧是在全力的冲击更高层次的平台。
其实对于他自身此次突破变得艰难的原因他心中比所有人都更清楚。
别人以为他是双相衍变困难,但实则并不是…因为真要仔细说起来,他体内其实存在着四种相性…
水相与光明相。
木相与土相。
各为一主一辅。
别人只需要观想一种相性然后衍变其真实,可他这里,却是需要衍变四种…这能不慢不难吗?
想到这一点,李洛心中就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能暂时将这种烦闷压制下去,因为现在的他遇见了更现实的问题…
他发现以他们的实力,开始有些难以推进了。

引人入胜的小說 萬相之王-第三百七十八章 被打服的虞浪讀書

萬相之王
小說推薦萬相之王万相之王
在那棵巍峨庞大,宛如一座山岳般的相力树下,李洛再次见到了阔别一个月的虞浪。
他仰头望着相力树遮天蔽日的枝叶,神色宁静,情绪稳定,有风吹起头发,整个人略显忧郁,深沉。
“看什么呢?”李洛走到他身边,也是仰头看了一会,然后问道。
虞浪没有回答他,依旧保持着仰头的姿势。
李洛感觉不太对,就将他的头掰了下来,然后就见到虞浪眼眶青肿,仿佛是被狠狠暴揍过一般,当即愤怒道:“谁敢这么对我虞浪大兄弟?
虞浪摆了摆手,有些尴尬的道:“别这么大声。”
重生之魔帝归来
然后他偷偷看了一旁已经和白萌萌站在一起的白豆豆,道:“最近队长觉得我的进步不明显,所以在对我进行着充满着关怀的鞭挞,这些都是在切磋中留下的印记。”
李洛无语道:“那你搁这装个屁的深沉呢。”
虞浪干咳一声,骄傲的道:“在队长的关怀下,我已经达到了生纹段第一纹。”
“你变了,你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骄傲的虞浪了。”李洛叹息着摇摇头。
虞浪眼中含泪的道:“他妈的,你一天被打三顿也会变的。”
李洛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不过这样也好,实力强一些,以后保命的能力也就强一分,你也是紫辉学员,想必圣杯战是会出席的,到时候你就知道实力的重要性了。”
虞浪奇怪的看了李洛一眼,道:“圣杯战关我屁事啊,我就算去参加了,也就混混而已,难道学府还指望我去争光吗?”
李洛则是神秘的一笑。
他这笑容让得虞浪突然感觉到有些凉飕飕的,狐疑道:“李洛你是不是又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
李洛正色道:“我视兄弟如手足,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虞浪嘀咕道:“这话以前明明是我来说的。”
两人说话间,白豆豆突然牵着白萌萌的手走了过来,她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李洛,声音柔和的道:“李洛,谢谢你。”
李洛看了眼眶微红的白萌萌一眼,则是明白白豆豆的感谢应该是因为萌萌味觉恢复的事,当即摆了摆手,爽朗的道:“小事,萌萌也帮了我许多,这是我答应她要做到的事情而已。”
白豆豆认真的道:“不管如何,我算是欠你一个人情,往后有机会,我会还的。”
说完,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又拉着白萌萌走开了。
虞浪有些震惊的望着这一幕,道:“李洛你究竟做什么了?竟然能让这头母老虎这么温柔的说话?”
李洛笑道:“只是帮萌萌解决了一个隐患而已。”
黃金 瞳 線上
贗太子
“你刚才听见了,白豆豆说欠我个人情,我要不要让她以后少打你几顿?”
虞浪闻言,则是迟疑了,他纠结了一会,道:“还是算了吧,她打我也是为了我好。”
李洛神色古怪,似有所悟:“这是被打出感情了?”
虞浪立刻反驳道:“你开什么玩笑?我虞浪是这种人吗?整个圣玄星学府谁不知道我虞浪的骨头是最硬的?”
金玉花都風雨情
李洛摸了摸下巴,道:“那你觉得我的颜值,对于白豆豆来说会不会有什么效果?”
“李洛,你太没有自知之明了,我承认你比我帅那么一点点,但是这对于白豆豆而言是没有用的,她不是那种只会看外貌的肤浅之辈。”虞浪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当即冷笑道。
“我的内涵,我的天赋,我的努力其实也还比较值得称叹的。”李洛说道。
虞浪面色变幻了一下,咬了咬牙道:“好吧洛哥,我承认你的颜值稍微的有些杀伤力,这种尝试完全没有意义!”
李洛似笑非笑的拍了拍虞浪的肩膀,道:“虞浪,以前没看出来啊,原来你好这一口…”
这小子,还真是被白豆豆给打出感情了。
虞浪眼神有些挣扎,喃喃的做着最后的抵抗:“没有吧,其实我还是喜欢比较温柔可人的那种的…”
“温柔可人的你就别想了,白豆豆性格强势,她现在对你虽然不排斥,但还远远没到对你喜欢的地步,所以你未来算是任重而道远,好好努力吧。”李洛说道。
虞浪犹豫了一下,道:“白豆豆再强势还能强过姜学姐?洛哥你教教我,你是怎么做到在有未婚妻的情况下,还在外面和其他女孩子勾搭不清的?”
李洛嘴角一抽,眼神不善的盯着虞浪,道:“朋友,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都是正经的在交朋友。”
虞浪刚欲说话,一旁突然有着熟悉的声音插入进来:“你们在聊什么呢?勾搭什么?”
李洛转过头,便是见到迈着轻盈步伐而来的吕清儿,她今日穿着圣玄星学府的校服,合体的衣衫勾勒着少女纤细玲珑的身材,笔直修长的双腿覆盖着洁白光滑的丝袜,丝袜与短裙间显露的白皙肌肤,在日光的照耀下,略有些醒目。
李洛冲着她笑了笑,面不改色的道:“虞浪说他想要勾搭白豆豆,请我出谋划策呢。”
吕清儿莞尔,饶有兴致的看着虞浪:“你喜欢白豆豆呀?”
虞浪神色扭捏,最终不敌吕清儿好奇的目光,败退溜了。
“没想到这家伙平日里嘴上说喜欢温柔的,但却偏偏被人越打越欢喜。”李洛好笑道。
吕清儿微微颔首,道:“白豆豆其实人还挺不错的,虽然平日里对虞浪很严厉,但那实际真是为了他好,虞浪应该也能感觉到的,只不过这种好,更多是出自白豆豆身为队长的身份,至于男女间的那种好感,现在还不算太过的浓烈。”
“所以虞浪如果真喜欢的话,还得努力呢。”
李洛点头,在一星院诸多女学员中,白豆豆如果论起容颜美貌什么的,或许要弱吕清儿,白萌萌不少,但其实说起人气,她并不比后两者低,特别是在女生中,白豆豆的号召力可谓是顶尖级别的。
毕竟白豆豆性格飒爽,实力又强,很是招诸多女生喜欢。
“对了,你那边如何了?那个林梭…”李洛目光转向吕清儿,笑问道。
吕清儿微微一笑,道:“没有关注呢,不过以我娘的性格,他大概率是没有再出来的机会了。”
李洛点点头,也没什么同情的想法,毕竟林梭既然对吕清儿生出了那般恶毒的心思,那最终自然是要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至于林梭后面的人,也跟他没什么关系了,那是鱼红溪需要去考虑的问题。
而在此时,一星院的紫辉小队尽数的抵达,李洛见到了王鹤鸠,都泽北轩,此时这两人的目光也是有些复杂的看着他,因为他们都知道了李洛达到生纹段第五纹的消息,现在的李洛,从等级上来说,已经超过了他们。
这让得两人都是有些憋闷,毕竟想当初刚进入学府时,他们从相力等级上面可是完全压制李洛的。
他们在这里憋屈的时候,李洛也是感叹一声,道:“看来这一个月其他同学提升也不小啊,咱们得了金龙道场的好处,我与秦逐鹿才达到第五纹,结果白豆豆,王鹤鸠他们,也没落后我们太多。”
“因为这个月开始进入特训期了,在我们进入金龙道场这段时间,学府内的紫辉导师可都没闲着,白豆豆,王鹤鸠他们作为种子学员,自然是受到了全力培养,圣玄星学府的修炼资源,可不能小觑。”
吕清儿轻笑道:“而且你这个没落后太多其实也不怎么准确,据我所知,即便是王鹤鸠,也就前几天时间才凝炼出第四纹,他们的相纹必然是没有你与秦逐鹿来得凝炼雄厚,因为道金灌顶,可是实打实的提升了两个等级,如果要更为仔细区分的话,他们就是第四纹初期,而你和秦逐鹿是第五纹后期。”
拽妃:王爷别太狠
李洛哭笑不得:“哪有这种区分的。”
“比喻嘛。”
吕清儿说道:“不过在这种优势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和秦逐鹿必然会领先所有人,率先跨入化相段。”
“希望吧。”
李洛笑了笑,目光抬起,只见得那相力树前,数道人影闪现而出,正是一星院的几位紫辉导师。
接下来,应该就是要进入那“圣木界洞”了…对于这种圣玄星学府所谓的稀缺修炼资源,他倒是颇感好奇与期待。

好看的都市小说 萬相之王 txt-第三百七十七章 聖木界洞

萬相之王
小說推薦萬相之王万相之王
李洛“低调”的自我推荐,引得辛符,白萌萌皆是侧目看来,前者翻了个白眼,后者则是捂嘴轻笑,毕竟李洛这心思简直毫无遮掩,这哪是为了什么爱,纯粹就是奔着学府宝库里面的金眼宝具去的。
郗婵导师轻呵了一声,也没揭穿李洛的心思,而是说道:“我先前说过,如果是第五纹的话,未必就够。”
李洛辩驳道:“导师,不要小瞧了我,你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我有多猛。”
郗婵导师没理会他,继续说道:“门票赛七场战斗,每一场都至关重要,如果说如今我们圣玄星学府对于哪一场有必胜把握的话,那就只有三星院那边。”
她似是笑了笑,道:“没错,就是姜青娥那一场。”
“她身怀九品相,而且自身修行也是极为的努力,论起天赋实力,她算是圣玄星学府百年来最为优秀者,学府对她寄以厚望,以她的能力,不要说只是此次的门票赛,即便是在那云集着东域神州众多圣学府的圣杯战上面,她都是有着极大的把握去争夺东域神州最强三星院学员的称号。”
“所以如今来看,七场中,我圣玄星学府算是先赢一场。”
“其他的六场,未曾交手,结果不好说,蓝渊圣学府虽然比起圣明王学府这些顶级的圣学府有些差距,但苦心积累资源爆发出来的潜力也不可小觑,他们或许底蕴不及我圣玄星学府,可眼下倾尽一切而来,也是足以对我们造成威胁。”
“而关于蓝渊圣学府,其他院级你们无需关注,只是对方一星院的信息,你们要上心一些,从我们学府得来的情报来看,蓝渊圣学府这一届的一星院中,出现了两位拥有上八品相性的学员。”
李洛,辛符,白萌萌三人皆是一惊,两个上八品…这的确是有点强啊,毕竟放眼他们圣玄星学府的一星院,也就秦逐鹿一人相性达到了这个品阶,当然,这是在排除掉李洛这个奇特的双相为前提。
这东域神州上面的其他圣学府,果然也是藏龙卧虎,不能因为名气弱于圣玄星学府一些就心怀轻视。
“不过相性品阶虽说重要,但也并非就代表着绝对的战力,毕竟一个人的实力组成部分是多样的,真正搏杀起来,高品阶相性固然会有一些优势,却并非是全部。”
“相术的掌握以及运用,心性的韧度,对于时机的把握这些都不可或缺。”
郗婵导师顿了顿,道:“现在还不确定蓝渊圣学府会派哪一位上八品的一星院学员出战,但一个月后的那场门票赛,这两人的实力,都很有可能会达到化相段第一变的层次,从某种意义来说,他们领先你们半步,不要问我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各个圣学府都拥有着自己特殊的地方,只要他们倾力培养的话,终归是能够养出来一些厉害学员的。”
“所以,如果你想要对抗他们,一个月后,恐怕也必须突破到化相段!”
“因为化相段与生纹段之间,有着相当大的差距,你虽说身怀双相,但对方的上八品相,也并非完全就是摆设,凭他们自身的条件,同样是有着越级胜敌的资本。”
家庭和諧計劃
李洛闻言,倒是点了点头,此前在金龙道场的时候,他是第三纹的实力,虽说借助着双相之力以及相泡术的瞬间爆发,可以不惧一些化相段第一变的对手,但这种对手都只是属于拥有着七品甚至更低品相性的那一种,如果对方是类似秦逐鹿这种拥有着上八品的化相段第一变,那么正面交锋,他依旧会是劣势,比如赵孑阳,对方是下八品的相性,实力是化相段第二变,李洛在与他的交手中,即便是倾尽全力,也只是在对方措手不及下撕开了对方的防御而已,如果真是要完全的对撞起来,在不动用三尾天狼的情况下,他胜算极低。
毕竟能够拥有着八品相性的人,在同等级中基本都是佼佼者,谁没有一个越级胜敌的能耐呢?所以这种对手,不能等闲视之。
而且虽然李洛击败了实力达到化相段第三变的林梭,但林梭自身相性不过七品,可即便如此,李洛也是在借助了三尾天狼的力量后,才将其击溃。
至于接下来的门票赛,李洛并不打算轻易的动用这种力量,一是三尾天狼的力量具备意志污染,即便他凭借着“圣光静心珠”能够将其化解许多,可那种污染依旧是有着残留,李洛如果频繁的动用难免会造成一些隐患,二便是如果连门票赛都暴露了这种底牌力量,那如何去应对更为激烈的圣杯战?
所以,也正如郗婵导师所说,如果他真想要成为圣玄星学府一星院的代表,恐怕他得突破到化相段第一变才能够获得认可。
“关于一星院代表这个事,我说了也不算,其他的紫辉导师都盯着这个名额,虽说如今你与秦逐鹿算是最有资格,但一切都得看这一个月的特训中,你们这些紫辉学员中谁最先突破到化相段。”郗婵导师说道。
李洛点点头,整个门票赛就七场战斗,每一场战斗的输赢甚至都可能关系到圣玄星学府有没有资格获得圣杯战的门票,所以学府高层对于人选自然是会极其的慎重,不会因为他的毛遂自荐就真的选择了他。
“导师,接下来的特训,是个什么情况?”李洛好奇的问道。
郗婵导师轻笑一声,道:“说来也算是你们运气不错,刚进入学府不到一年,就撞见了圣杯战的开启,为了应对圣杯战,学府也算是倾尽所有了,这一次,连“圣木界洞”都会为你们开启。”
“圣木界洞?”李洛三人皆是疑惑出声,显然对此相当陌生。
“其实就是一座开辟于相力树之内的小空间而已,只不过此处凝聚了相力树的许多精华所在,在其中能够大大的提升你们的修炼速度,而且又不至于因为拔苗助长而有损你们的根基与底蕴。”
“特别是如今你们都处于冲击化相段的层次,而这个境界是相师境最难的一关,一旦成功化相,那么就算是真正的达到了相师境的顶峰,同时开始为未来冲击“拜将境”做着积累。”
“圣木界洞内的精华能量乃是相力树长年累月凝聚而来,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开放的,也就唯有遇见了圣杯战这种对学府至关重要的比赛时,学府才会将其开启,算是用来给参赛学员做一次精进提升。”
“而且也只有紫辉学员,才拥有着进入的资格。”郗婵导师缓缓说道。
李洛三人皆是点头,这世间就是如此,不会有什么绝对的公平,学府为了培养出最顶尖的学员,一些稀缺的资源自然会堆积在天赋潜力好的学员身上,而其他的金辉,银辉学员,则是只能按部就班。
“你们做一些准备吧,现在就随我动身,其他的紫辉小队也会一起,同时进入“圣木界洞”,开启学府对你们的最后特训。”
郗婵导师起身,便是对着门外而去。
李洛三人闻言,眼中也不免升起了一些好奇与期待。

优美言情小說 萬相之王 起點-第三百五十四章 深藏不露的林梭推薦

萬相之王
小說推薦萬相之王万相之王
当吕清儿眉心间那一缕缕金黄色的气息被黑玉葫芦所吸走时,李洛的面色就变得极其阴沉下来,现在他终于是能够确定,这林梭从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他,而是吕清儿。
開始的感嘆號 小說
或者说,是吕清儿所获得的金龙气?
可是,吕清儿是在进入金龙道场后才获得的金龙气,而这林梭却是在此之前就加入了进来,他难道提前就知道这些吗?
而且,林梭这么做,他就不怕鱼红溪?
这如果回了大夏帝国,他还能有活路?
李洛心思急转,隐隐的感觉到,这林梭的出手,恐怕其背后也并不简单。
只不过此时想这些没有什么意义,虽然李洛不知道林梭抽取吕清儿体内的金龙气究竟有什么企图,也不知道这会不会对吕清儿造成什么损害,但他必须出手将其阻止。
体内相力再度奔涌,他的身体表面,水光相力以及木土相力泾渭分明的流动着,而后迅速的覆盖双刀。
脚掌一跺,其身影暴射而出,连绵刀光直接对着林梭斩去,凌厉的刀光于地面上撕裂出道道痕迹。
林梭眼神淡漠的望着疾射而来的李洛,摇了摇头:“不知死活。”
“区区生纹段第三纹,即便你身怀双相,那又能如何?”
他手掌一握,一柄血红铁锏出现在其手中,血锏挥舞,血红相力喷射而出,竟是化为了一朵朵血红梅花,梅花旋转着掠向李洛。
李洛望着那些旋转而来的血红梅花,眼神微凝,他能够隐约的感觉到上面所散发的阴煞之气,当即不敢怠慢,毫不犹豫的将两种相力短暂的融合在一起。
嗤!
刀光裹挟着如狂浪奔涌般的双相之力,一刀刀的斩下,血红梅花每一次被斩碎,都将会有一股阴煞之力爆发,不过李洛凭借着双相之力的霸道,倒是生生的将其抵御,化解。
数步之后,刀光便是穿过了血红梅花,快若奔雷般的对着林梭面门怒斩而下。
同时,体内四颗相力泡破碎,其中储存的相力奔涌而出。
铛!
血红铁锏裹挟着血腥相力暴刺而来,与双刀霎那间硬碰十数回合,可这般碰撞中,林梭身影纹丝不动,宛如是一堵墙般,让得李洛难以突破。
而李洛的面色也是愈发的凝重,林梭的实力,似乎比起赵孑阳,祝煊等人还要强上一些,如今即便是面对着他的全力进攻,依旧还显得游刃有余。
这个人,隐藏得太深了!
铛!
又是一次硬碰,李洛的身影被震得倒射而退,落进了一片丛林中,而就当林梭试图进攻时,突然一道虎啸若隐若现的响起,一道身影如猛虎般的自不远处的帐篷中暴射而出。
重枪横扫,裹挟凶煞之气,带起刺耳的音爆声,轰向了林梭。
是秦逐鹿!
絕代名師
林梭脚步一顿,眼中泛起一抹不耐,他手中血红铁锏之上血光相力涌动,直接是形成了三道血环,而后铁锏闪电般的与那暴射而来的秦逐鹿硬憾在一起。
铛!
狂暴的相力冲击爆发开来,在那一瞬间,秦逐鹿原本气势汹汹冲来的身影直接是倒飞了出去,身体上的金色虎纹闪烁,抵御着呼啸而来的劲力。
砰!
他的身体将一棵大树都是拦腰撞断。
不过转眼间,他又是翻身而起,他根本不理会身体上那些被血红相力腐蚀出来的血痕,双目通红,悍不畏死的继续冲杀而去。
秦逐鹿的攻势极为的凶狠,每一招都是以命搏命,宁愿自己重伤,都要给对手带来一些伤势,而林梭显然并不想要以伤换伤,毕竟他才是占据绝对优势的一方,所以一时间倒是被秦逐鹿这般疯狂攻势缠住了。
咻!
而也就是在此时,李洛所退进的那片丛林中,突然有着一道流光以极为惊人的速度暴射而出,直指林梭咽喉。
重生之宠你不 最爱喵喵
林梭眼神一凝,那是一道相力所化的箭矢,那般速度,相当惊人。
醉夜沉歡:一吻纏情
林梭张嘴,嘴中血光涌动,而后一口喷出。
一道血箭直接迎上了那一道速度惊人的水矢,不过就在两者将要碰撞时,流动着光泽的水矢突然转向,竟是直接错开了血箭,然后出其不意的从林梭侧面掠了过去。
这一箭,直接射空了?
林梭怔了一瞬,但旋即想到什么,面色猛的一变,急忙转头,然后就见到那道流光水矢在掠过他身侧后,直接是刁钻之极的射中了悬浮在吕清儿眉心的黑玉葫芦之上。
铛!
清脆的声音响起,黑玉葫芦直接是被击飞而开,虽然并未破碎,但却偏离了位置。
黑玉葫芦被击飞,吕清儿眉心散逸出来的一点金色气息顿时冲天而起,竟是形成了一道金色光柱,其中隐约间有着龙吟声响彻。
林梭见到这一幕,面色顿时阴沉起来。

与此同时,在那远处的密林中。
混乱的激战也是在此时因为后方突然升起的金色光柱以及若隐若现的龙吟声停止了下来。
不论是赵孑阳还是祝煊他们,都是惊愕的看着那边。
“那个方向是…营地那边?!”赵孑阳面色一变。
“那个金色光柱是金龙气?!”顾颖也是失声。
“有人将金龙气给释放了出来?”
赵孑阳等人纷纷色变,旋即眼神震怒的投向祝煊,厉声道:“祝煊,你们手段也太卑劣了,夺取吕清儿不成,你们竟然想释放金龙气?!”
“那吕清儿的娘是大夏金龙宝行的会长,你敢这么做,之后她定不会放过你!”
祝煊面色难看无比,怒骂道:“你放屁,我难道不知道这里面轻重吗?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做?而且那金龙气我根本就不了解,我有什么能耐将它释放?!”
“那是不是你派人过去了?!”赵孑阳怒道。
祝煊一滞,他的确派了林梭潜过去,但只是为了先将吕清儿他们控制住,毕竟李洛那个家伙在那边,那小子一肚子坏水,需要提前防备他带着吕清儿偷偷溜走。
但他绝对没有让林梭去释放吕清儿体内的金龙气,而且他刚才的话的确不假,他就算有这个心,也没那个能耐啊!
顾颖见到哑口无言的祝煊,冷笑道:“你还真是狠毒啊,我们这些外人还只是想要跟着混点道金而已,你却是想要连锅都给掀了!”
而此时,那些被祝煊招来的帮手也是纷纷出言:“祝煊,你们这是怎么回事?金龙气被释放了的话,那我们还来做什么?”
祝煊满头冷汗。
宁昭也是急忙来到他的身旁,急声道:“什么情况?金龙气如果被破坏,难保不会对清儿造成伤害,到时候我们回去,鱼会长可不会饶了我们!”
“我怎么知道什么情况!”
祝煊极为烦躁,旋即他咬牙道:“那个林梭,恐怕有古怪!”
然而此时没人再理会他的话语,赵孑阳,顾颖等人再也顾不得其他人,急忙掉头全速赶回营地的方向。
祝煊一咬牙,也是直接动身跟了上去,他目光望着那边的方向,眼中布满着阴沉的怒火。
“林梭,你这混蛋,究竟在做什么?!”

火熱都市异能 萬相之王討論-第一百九十四章 晉級規劃 穷猿失木 有棱有角 閲讀

萬相之王
小說推薦萬相之王万相之王
翌日,洗漱為止的李洛聽到了水聲。
一往直前開閘,特別是察看姜少女立於陵前,朝暉落在她那精妙良好的外貌上,肌膚如硫化鈉般,類似反響著光。
她盼李洛,抬了抬水中的禮花。
傲骨鐵心 小說
“這是先頭蔡薇姐為你採購的靈水奇光,夥給你送給了。”
李洛從速接納,湖中盡是歡欣鼓舞,事先的靈水奇光在校內就用光了,以是他早已不少天沒回爐靈水奇光了,誠是滿身傷心。
這新的一批,可解了燃眉之急。
“來的可真應聲,謝謝少女姐了。”李洛笑道。
“你竟自謝蔡薇姐吧,她管著府內市政,以在不薰陶洛嵐府穩定的場面下,給你擠出本市該署靈水奇光,然費了她重重的動機。”姜青娥笑了笑,道。
李洛也是感慨萬端著點點頭,現時的洛嵐府情景不良,四面八方都供給大量的本金維穩,而他那裡的靈水奇光一進即若數十萬金,精彩想象蔡薇有多頭疼。
興許,蔡薇姐也沒料到,有整天她也會過擠擠的年華。
兩人抱成一團而行,姜青娥側臉看著李洛,道:“本你只剩餘四年半擺佈的時期,我以為未來你非得搞好升級的計議,使不得隨心所欲而來。”
說著那些話的當兒,她的臉色略為死板,讓得李洛只得誠懇的點頭。
“昨日夜裡過程我的推想,倘若你猷在然後四年半的功夫中封侯,那你在一星院年底的時段,自的偉力必須到達化相段的次變。”
相師境有三段,至關緊要段為開種段,次段餬口紋段,三段則是被稱呼化相段。
化相段分四變,宛如四重小鄂。
“化相段,亞變…”
李洛饒舌了一聲,現在時的他還特高居主要段的上重蠶種,將要走入生紋段,而生紋段內,共有五紋…這足讓得叢儕難於登天的攀登,而在那裡損失奐的韶光。
隨他所清晰的音問,大部分還算有口皆碑的桃李,在聖玄星學府首家年央的歲月,都可是高居生紋段二三紋的層次,僅僅一對一品而發憤圖強的學員,才有可以到達第九紋,而有關湧入化相段還要衝撞到次變…這是誠然聽閾極高。
要喻,即使是在那二星獄中,容許都還有億萬的桃李小修煉到這一步,一味中間有的精練的學習者,唯恐有這個國力。
“我今日進聖玄星校園重要性每年度底的辰光,即令化相段亞變,二每年底時,就是說跳進到了地煞將境。”
“你歸因於有了壽之限,年光進而的遑急,之所以相對得不到比我更慢了。”
姜少女嚴實的盯著李洛,道:“用年初的時節,你務修齊到化相段,而達標伯仲變!”
“即使你連這正負步都水到渠成得雷厲風行,那還能有何等隙?要領會而後的修齊只會尤為不便!”
殉情以灰
“下一場這下半葉的空間,你要極力修道,我會將我的等級分都兌換成能量液給你,全校外,你必要全部修煉自然資源,洛嵐府都邑去購買。”
李洛適可而止腳步,稍微無奈的看著姜少女:“青娥姐,你也要修齊,你把考分都承兌成能液給我,你歲暮還怎麼著去比賽七星柱?”
姜少女肅靜的道:“我存有九品黑亮相,修煉進度上,沒人能比得上我,你毋庸憂念我。”
“九品紅燦燦相也不是無往不勝的啊,你儘管如此很和善,但也別不把斯人七星柱失當成一盤菜啊。”李洛強顏歡笑道。
聖玄星校園七星柱,身為桃李的最低聲望,能坐在深方位的學生,實則都持有封侯之姿,姜青娥九品灼亮相不容置疑是萬分之一,掃蕩整個敵,可七星柱說到底有著庚的逆勢,而且在變為七星柱後,院所將會供充實的修煉水源,姜青娥在騰飛的時辰,旁人亦然在力爭上游,縱然前行沒九品輝相快,但在雅量修煉堵源堆放下,姜青娥想要尾追上不致於就那麼著困難。
那幅原故,以姜青娥的足智多謀怎會不明,眼前透露那幅話來,真是稍事關懷則亂了。
李洛於生百感叢生,但他卻只能謝絕。
姜少女眼神狂的盯著李洛。
關聯詞李洛這一次卻泯讓步,不過迎著她財勢猛烈的眼波,臉蛋上顯險惡的愁容:“少女姐,你如此這般關懷我,我很漠然,但我心願你能夠篤信我,不就算化相段麼?臘尾的功夫,我打破給你看。”
兩人相互之間盯了巡,末後姜青娥偏先聲。
“哪有剩餘的年月到歲終?你道你的日上百嗎?我給你兩個月流光,你必需達生紋段四紋,如夠不上,就照我說的來辦。”姜少女做了組成部分服軟。
“兩個月,生紋段四紋…”
前妻归来
李洛心中估了一下子,莫過於這坡度很大,但他也煙消雲散再折衝樽俎,因為設他想要在五年內封侯,那幅程序翔實是要到達的。
“好。”
李洛笑著頷首,但而且心心也所以姜少女這儼然的情態慢慢的粗倍感間不容髮躺下,疇前的他,儘管如此也每時每刻但心著這五年壽年限的事體,可竟一仍舊貫稍加吊兒郎當,沒有實在不啻姜少女這麼做好每一步的小小籌備。
而從此以後,享姜少女的催促,實在是小半都不敢鬆開了,這或也算一件喜事情吧?
這一來看上去,他還確乎是有些欠抽啊。
姜少女見到李洛沒再推拒,卻點點頭,她如此做,鑿鑿是有所逼迫的故意,但果然沒設施啊,李洛那近五年的壽命,真是讓她心目焦炙,她不敢讓李洛有稀的減弱。
否則,她委實鞭長莫及想象,而李洛壽大限臨的那全日,她終歸本當何如去接受。
徒弟師孃將李洛囑託給她,她卻心有餘而力不足守得他安,這會讓得姜少女生平都活計在前疚裡頭,自能夠也沒輩子…緣以她的性,倘若到期候李洛洵大限趕到,恐懼就直白是買一送一了。
而經由原先的敘談,李洛與姜少女都是沒了逍遙自在的餘興,穿廊,算得來臨了廳堂中。
蔡薇早已等在此處。
“咱們現下需去一趟溪陽屋總部那兒,來自貿工部的那些淬相師久已在龐千尺的推向下在那裡滋事了。”蔡薇美豔妍的鵝蛋臉蛋上普著穩重。
“當今大夏城的淬相師世界,可都在看著,設或管制破,導致溪陽屋兄弟鬩牆,咱倆溪陽屋之後容許就更難在大夏城攬到淬相師了…”
姜少女聞言,亦然柳葉眉微蹙,感到約略勞駕,則那溪陽屋航天部久已被裴昊所掌控,但算是是掛著溪陽屋的獎牌,倘果然被人家作為是煮豆燃萁,會有損溪陽屋與洛嵐府的聲價。
淌若因此前,姜少女對此倒還漠然置之,可程序昨夜幕的事,她就知曉了洛嵐府這座防衛奇陣,然則以洛嵐府的“勢”供給機能…
地獄神探-浮與沈
溪陽屋屬洛嵐府的有的,假若溪陽屋名譽受損,也會牽纏到奇陣。
心機翻轉,姜青娥昂首與李洛目光目視了一眼,都是曉得,本日這事,如其處置欠佳,莫不還確實一番困擾…
“走吧,再找麻煩,也得出口處理。”
末後照例李洛笑了笑,以後首先舉步對著洛嵐府總部外而去。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萬相之王 txt-第一百八十六章 黑袍封侯 岂曰非智勇 丹赤漆黑 熱推

萬相之王
小說推薦萬相之王万相之王
皎月如返光鏡,掛星空。
月色下的大夏城多的荒涼,火焰銀亮,燈火輝煌如渾星體,蓬蓬勃勃聲飛漱重霄。
洛嵐府總部,提防森嚴,察看的護兵圈無盡無休。
而這時,在那密密的的守衛中,同機人影兒卻是像信步般,行進於洛嵐府總部內,該人周身都是在黑袍偏下,一看就錯曜冠冕堂皇之人,可就他如許恣意的躒,回返的那些洛嵐府守衛恍如是看不翼而飛他尋常,即若老是從其眼前放哨而過,都是一去不返自詡鮮吃驚之意。
這黑白分明魯魚亥豕護衛都瞎了,但這怪異的白袍人以超常規而強有力的一手,掩飾了異己對他的探知。
然目的,非同凡響。
白袍身形望著鞠的洛嵐府,似是稀薄笑了笑,嘟嚕道:“失掉了李太玄,澹臺嵐的洛嵐府,料及是泯沒如何企圖了麼?”
他搖了搖撼,存續對著洛嵐府深處而去。

洛嵐府總部,後廚無處。
剛忙完晚餐打定的牛彪彪將手掌心搽拭清新,而後走出廚,顛的明月照臨在頭上,相映成輝著光輝。
他抬頭望著如鏡般的皓月,微微悵然的嘆了一舉。
“李太玄,澹臺嵐,你們這兩個雜種…把我一期人丟在此看娃,真當我是奶爸媽嗎?”
西湖边 小说
妹搜記錄
“那陣子相見你們,我是真他孃的不幸啊。”
牛彪彪摸了摸空串的腦袋,往後目光似是看了一眼洛嵐府的之一偏向,無可奈何的擺動頭:“又要看娃,又要鐵將軍把門,我他娘又差狗。”
牛彪彪樊籠滑下,落在了腰間那燦爛的殺豬刀點,今後邁開走出灶,長進到了黑影內部。
洛嵐府某處走道。
奧密的暗影招搖的信步,黑馬間他的步子停了下去,戰袍下的眼波盯著前方,道:“這洛嵐府中,果不其然還藏著一位啊…”
“我說爾等那些大亨,那些年在中月節來來去回嘗試或迭了,這次竟入手肆無忌彈的出去了嗎?”烏煙瘴氣中,牛彪彪走了進去,他望著那旗袍身形,咧嘴笑道。
“同志俊秀封侯強手如林,卻期望在這洛嵐府中當如斯積年主廚,我不寬解相應就是說李太玄,澹臺嵐把戲太精彩紛呈,仍是說你自甘為奴?”鎧甲身形慢慢悠悠談,他的響聲似是從處處盛傳,莫明其妙難尋。
“大亨東西,骨子裡,連個躅都膽敢露,就跟那伙房中偷吃泔水的鼠無異於。”牛彪彪商榷。
黑袍下,有一抹森冷秋波投球而出:“大駕窩在洛嵐府總部成年累月,一步從沒踏出,不畏洛嵐府禍起蕭牆成此勢頭,也有失你出臺薰陶,我卻很奇,這是怎?”
牛彪彪笑道:“洛嵐府老硬是給那兩個囡練手的器械,勝負又有啊所謂?”
“而我也想詳,你們盯著洛嵐府,是想要做什麼樣?你當面的權力,究是誰?你們盯著洛嵐府,也大過暫時半會了。”牛彪彪目光亦然在這時候變得一部分冷落奮起。
旗袍身形生冷一笑,道:“何苦裝糊塗,李太玄,澹臺嵐留待的祕密,誰不想領路?”
“尊駕何須以一番亞什麼樣動力的洛嵐府困守,無論你與李太玄她們有哎喲商定,這些年的防守也充實還清,若果你也許加入咱倆,明晚所得,定準蓋從前。”
“到場爾等?足啊,你們是這大夏的哪方權利?”牛彪彪問明。
紅袍人影一些啞然,笑道:“如其駕希將李太玄,澹臺嵐容留的奧妙見告,我早晚會引你加入。”
牛彪彪嘆道:“既,我只能說…告你媽個仙人掌了。”
那名旗袍人影兒比不上更何況話,但周緣天地間的力量卻是在這苗頭怒的躁動不安開頭,戰袍下淡淡的秋波落在牛彪彪的隨身。
下倏,矚目得天地能在其死後恍如是改成了漫山遍野的墨色之火。
一隻掌從灰黑色衣袖中縮回,他手指頭抬起,裡裡外外黑火吼而下,終極於他指頭完了一縷深玄色的火焰。
蠅頭焰,卻是讓人感覺到了一種付之東流般的境界。
“就讓我看出看,李太玄,澹臺嵐費盡心機容留的奴才,真相有一點才能吧。”黑袍身影破涕為笑一聲,鉛灰色火頭輕彈而出,徑直射向了戰線的牛彪彪。
牛彪彪望著那相近以不急不緩的速射來,但卻讓人固望洋興嘆逃脫的白色火苗,神色也沒什麼成形,反倒是縮回手心摸了摸油亮的頭部,目力稍得意。
“呦光陰…”
“一度四品侯,也敢如此這般與我叫囂了?”
鏘!
似是具有脆生的響叮噹,似是備一抹霞光乍現,那抹金光出現的轉,有一種沒法兒描畫的凶煞之氣倏然爆發,近似是活地獄的修羅猛不防攀登到了世間。
牛彪彪的身影面世在了黑袍人影背後,他切近是嗬喲都沒動,甚至連腰間的殺豬刀都沒搴來。
而以前前的極地位置,卻還有著一個“牛彪彪”的身形,而以至晚風磨光而來,那道人影兒方逐級的風流雲散。
竟合殘影。
牛彪彪死後,那本飄向他的灰黑色火苗輟在了上空,繼而顫顫巍巍的綻,分塊,逐年的星散。
鎧甲人影兒血肉之軀上,合辦薄光痕發現,亦然在將他分成兩半。
“好凶的刀光…”
身段被分別,那道黑袍身形的音亦然變得半死不活始於:“確實妙不可言,一個靡見血的炊事員,卻是修煉出這一來凶的刀氣,這種凶刀,大夏數一生一世都未始顯露過…李太玄,澹臺嵐,真的身手不凡,甚至於能馴你這等奸人。”
神農小醫仙 絕世凌塵
“但越是如斯,咱倆對她倆留住的祕密就越發訝異,牛彪彪,你守時時刻刻的。”
“我能感想到,李太玄,澹臺嵐預留的奇陣,該署年在馬上的減少,而你,或者病死不瞑目走出洛嵐府總部,但是,辦不到…”
“你也最為是他們鎖在此處的一條狗如此而已。”
他分成兩半的肢體,起來熄滅,說到底成為灰燼無緣無故散去。
角落的天下能疾速的直轄熱烈,以有巡緝的腳步聲從異域傳唱,宛然是間隔此處的障蔽被撤去了常見。
佛系師傅獸系徒
牛彪彪眼波冷冰冰的望著紅袍身形消逝的住址,我黨倒也是溜光,來的毫不是肉身,然手拉手能臨盆。
蛮妻迷人,BOSS恋恋不忘
最好,洛嵐府總部被李太玄,澹臺嵐開設了奇陣,未經他們答應,即令是封侯強手如林也不敢納入其間,而現行,那白袍封侯者卻會將能量分櫱送躋身,這表明洛嵐府支部的奇陣具體是在減輕。
“正是頭疼啊…”
牛彪彪沒法的搖動頭,低頭望著圓上的白乎乎明月。
“相理所應當跟那兩個童蒙談一談了。”
(於今微信上頭放白萌萌的圖,質料比力高,一班人烈烈關切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