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臨高啓明-第四十九節 白雲山號熱推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临高启明
陈定在吴家休养了几日,头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眼看着去临高的日子将近,他亦是兴致勃勃。
他对传说中的临高很是好奇,原本也曾想过去临高观光,顺便看看有什么挣钱的机会。
只不过后来为兵锋所阻,家里又闹出了变故。只能暂时撂下这个年头。
没想到,自己来广州挨了一棍子,又丢了巨款,却换来了这样的奇遇!陈定原本就是心胸豁达之人,此刻有了光明的前景,不但把南沙的事暂时搁下,连丢了二百两银子也变得不太在意起来。满脑子想得都是怎么办厂。
临高的种种,他过去也是听过很多人讲起过。不过那只能算是道听途说,想来有许多浮夸之处。老话眼见为实,他倒要亲眼去看看这澳洲人的巢穴到底是什么模样,又有何等新奇的物件。
这一日,企划院驻广州办公室的干部送来了邀请函和船票。船票是大波航运的最新投入海南-广东航线运营的“号”。
随着元老院在两广的统治日渐稳固,来往于海南广东之间的旅客人数激增。这其中一部分是往来两地之间“公差”或者“探亲”的归化民,但是“商务旅行”的客人也有了大幅度的增加,原本数量很少的“自发移民”更是有了爆发性增长。这些移民即有谋生找出路的穷人,也有对中原局势忧心忡忡,希望来“桃花源”避难躲嚣的富人。
从1636年开始,海南到广东的航线客运量上翻了十多倍,大波航运原本客货混载的模式渐渐不能满足需求了,便专门改装了两艘大型运输船,成为专职的“邮船”。分别命名为“五指山”号和“白云山”号,目前暂且每周对开一班。
1637年的1月20日,陈定和吴毅骏在南门外的天字码头登上了白云山号。这白云山号原型是铁骨木外壳的T1200标准船船体,经过了一番改装,内部舱室设置也更偏重于载客。保持了帆装的同时,还加装了蒸汽机,平均航速可以达到8节。是海南-广东航线上最大最豪华的航运班轮。
按照元老的眼光来看,标排1200吨的铁骨木壳风帆船算不上如何的壮观--毕竟他们捕获的两艘西班牙盖伦的吨位也与之相近了。但是对于本地百姓来说,T1200依然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尤其是经过客船化改造后,甲板上多了一层建筑,增设了舰桥,最显眼的自然是两座黑烟滚滚的烟囱了。
“久闻大宋船坚炮利,果不其然。”吴毅骏感叹道。
舷梯旁的候船码头上,已经聚集了大批旅客。旅客们按照买的舱位不同,被分为几个不同区域。象陈、吴二人的船票是二等舱的,人数不多,几乎全是在茶社购买了特许的大户们和他们的仆役和相关的陪同人员;三等舱室的人就多了不少,看模样大多是归化民干部职工,亦有一些商人模样的旅客;至于四等舱的候船区,那就人声鼎沸了,乌泱泱的都是人,不但扶老携幼,还大包小包的背着各种行李,口音也是五花八门。
最为昂贵的头等舱候船区旅客人数最少,较之其他各处等候区,他们毋须在露天等候,而是专门搭建的遮阳棚下等待上船,还有专人提供茶水。
“这澳洲人也真是吝惜,请咱们去还只给二等舱位!”陈定笑着低声说道。
“若非如此,如何叫澳洲人?”吴毅骏亦觉得有趣,其实澳洲人虽然素称“豪奢”,但是精明的商人们早就看出在唯利是图上二者其实是同类。
二人正笑,陈定忽然觉得脑后一阵起栗,似乎有谁在盯着自己,猛然回头,却又没见到什么异样。
“世兄怎么了?”
“没什么……”
这时汽笛鸣叫起来--上船的信号。聚集在候船区的旅客顿时骚动起来。船员们和码头工作人员立刻过来维持秩序,引导旅客们从船左右两条舷梯登船。
陈吴二人在船员的引导下来到舱室。因为T1200本质上还是一艘风帆船,所以船舱都在甲板之下,虽然有舷窗,光线却不太好。
“如此暗淡,怕是不能读书。”陈定道。
“若要看书就得买船尾的头等船票。”吴毅骏道,“船楼上窗户多,地方也大。不过二等舱已经不错了。听人说四等舱在最下面的甲板,不但是通铺,连舷窗也没有,下去便是一团漆黑,白天黑夜全靠油灯照明。”
环顾四周,这舱室并不大,环境干净整洁,布置得华丽精巧。各种旅途上需要用到的器物一应俱全、茶具柜内备有放置在固定底座的热水瓶和全套的搪瓷茶具,还有绿茶、乌龙茶、红茶等诸般茗茶,全部分装成小包,甚至还备有糖果和格瓦斯。
“真是考究。”陈定看到靠着舷窗有一张小小的书桌,虽说没有文房四宝,却有固定的墨水台和文具盒,备有澳洲的笔和墨水,打开抽屉,还有一本整洁的印有“大波航运”和“白云山号”水印的便签,纸质厚重洁白,让他爱不释手。
只是舱室内的铺位甚小,刚好容纳一人起卧而已。两个铺位正好一主一仆居住。难怪这次考察通知上特别告知每人只能免费带仆役一人。
吴毅骏带着仆役回了自己的舱室,陈定便关照随来伺候他的陈雸将行李收拾好,又从行李中抽出两本书来,放在床头,预备消遣之用。
船员此刻依次敲门进来关照:“船马上就要开了!请大家都待在舱室里不要乱走,不要上甲板。不要触碰舷窗。船舱内不准吸烟!”
“这是何物?便器么?”陈定指着每个铺位旁用铁架固定着的带盖子的白色搪瓷圆桶问道。
“这是呕吐桶。”船员说,“吐得时候接着。”
这边只听得外面汽笛连鸣三次,整条船都震动起来,即使在小小的客舱内,也能听到奇怪的呜呜声。这第一次乘澳洲船的感觉真是太奇妙了!
随着震动和轰鸣声渐渐趋向平稳,船忽然一动。陈定赶紧扒着舷窗往外看,只见船只渐渐正朝着江面而去,
“只恨不能上甲板一观这难得的美景!”
船到江心,因为今日天气很好,便准许乘客上甲板漫步休憩,不过只限前三等舱。四等舱有固定的“上甲板时间”,每次半小时。
一开始陈定等人还兴致勃勃,在甲板上漫步眺望,然而船出了珠江口,风浪渐大,便渐渐地晕起船来。吴毅骏见状,便赶紧叫他回舱室躺着休息。
这一躺,他就再没起来,先是天旋地转,接着便是大吐特吐,随后的两天两夜的航程里,陈定一顿饭也没吃,只是半梦半醒的睡在床铺上,昏天黑地。迷迷糊糊间有人过来给他喂些又咸又甜的水。
忽然他感觉到一阵晃动,发现是吴毅骏在摇晃他的肩膀,叫他起来。
“快到了!你也赶紧起来收拾收拾,都成啥模样了!”
“我……我这是……”
商梯 小说
“你都快睡了两天了。船一会就要到临高了。”吴毅骏催促道,“先洗洗脸,再吃点东西--现在不晕了吧?”
“倒的确不晕了。”陈定摸了摸脑袋,原本昏沉沉的头脑也清醒了,肠胃也发出了一阵鸣叫,他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胃口回来了。
“这次多亏了陈雸,”吴毅骏苦笑道,“我和小福亦是晕得七荤八素,这两天全靠他一个人照顾我们。”
陈雸忙道:“这是小人的本分。老爷莫要折杀小人。我看定老爷也是饿了,要不要去拿些干粮过来点心?”
陈定这会饿得狠了,忙道:“要!要!拿我包里的曲奇饼来!”说着他发现身上不知什么时候盖上了一条毯子,这灰色毯子顺滑柔软异常暖和,而且织艺相当高超,但用料是什么他感觉不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吴毅骏的毯子。
吃过几块曲奇,又喝了一杯茶。吴毅骏便提议上甲板走走,吹吹风。
二人走上甲板,映入眼帘的便是琼州海峡,两岸田地绵延,远处就是临高,隐约间还有黑烟冒出,最近在广州也出现了这种黑烟,听闻这是澳洲水火之力所产出的,只是这临高的黑烟比广州的更多。
小農民的隨身道田 小說
忽然间他听见边上有一阵女子的说笑声传来,转头一瞧船舷的另一侧有几个穿着一式的澳洲人服饰的女子。她们都斜戴一顶棕色小圆帽,上身穿着一件棕色澳洲小褂,领口露出白色的领子,胸前打着黑色布条的结绦,而下身则是穿着一条棕色的打褶及膝裙,小腿上只套着一双黑色的袜子,露出了膝盖。外面还穿着着一件长大褂,有人扣着口子,有人却敞开着。
虽说是岭南,到底也是一月的天气,这澳洲女人难道都不怕得老寒腿吗?陈定早就听说过澳洲人的奇风异俗--女子的装束是其中传播最多,讨论最热烈的。毕竟这种17世纪无论东西方都没有装束着实惊世骇俗,又充满了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