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旅明 愛下-第652節 勳章和墨寶閲讀

旅明
小說推薦旅明旅明
1635年4月11号,夏口镇南府。
今天一早起,府上大门紧闭,不知道的还以为新来的南老爷昨天喝高了。
然而在南府内院,却是另一派景象。
有着一颗大杨树的二进内院,树下已经摆好了五排三十把椅子……要说还是大户人家给力,几十把交椅说凑也就凑出来了,分分钟能聚义。
今天的场面,看着也像聚义:此次来武汉站工作的大部分情报人员,都已经正装打扮,方阵式坐在椅子上。
所谓正装,当然不是情报系统标配的礼服。这次属于敌后潜伏,大部分情报人员不会携带能暴露身份的东西。
然而今天情况特殊,所以为了尽可能增加仪式感,方阵人员还是集体换装了淡蓝色明式长袍——这种和大家配发的标准礼服颜色最接近。
当然,少数穿正装的人还是有的。
堂屋门前的青石阶上,正背手静立的南望同志,就穿着一身情报系统标配的小翻领天蓝色礼服,细毛呢长裤,胸前配有绶带和不下5枚的各式勋章。
南望身侧的周乙,也穿着同样款式的礼服,不过胸前没有绶带,勋章也只有一个。
时间很快过去,当南望侧头看到已经升上屋脊的朝阳后,微微点一下头:“开始吧。”
周乙闻言,随即上前一步,面对着阶下观众,中气十足地开口讲道:“表彰仪式正式开始。”
下一刻,周乙摊开手中的一个硬壳文件夹,宣读电报:“经站长报批,总局核准,现决定授予黄忠、房延孝二人功勋。”
“有请站长颁奖。”
以上都是标准流程。接下来,周乙后退让出位置,返身从一旁的茶几上捧起了一个黄铜托盘,里面是两个锦缎小方盒。
这时候,正主南站长往前两步,站在了门前。
轻咳一声,南望先是对廊柱下候立的二人组点了点头,然后他转过脸,对台下大众朗声说道:“经查明,黄忠、房延孝二人,于经年潜伏工作中,克己忍毅,圆满完成各项任务,堪称同仁典范。”
“故,本站请示总部,特批授恒毅勋章于二人,并发奖金、奖状、宅物。”
“黄忠,房延孝,且上前来。”
这一刻,饶是情报局老资格特工,二人对于人生中第一次获得奖章,对于人生中第一次获得同僚和总局“大人物”认可,也是激动不已。
他们强忍着心中翻滚的情绪,嘴唇有点哆嗦地走上前,面皮僵直,挺直身躯,等待着南望给他们授勋。
和军方强调勇猛无畏精神的系列勋章不同。由于特工大多时候需要暗中做事,所以情报系统的勋章,寓意多是用来表达隐忍、坚毅等核心思想。
就连名称也是如此:恒毅勋章。
装在锦缎盒子里的恒毅勋章,是后世常见的八角样式。
而恒毅勋章所对应的功劳,则是三等功。
三等功有多项针对条目。套用此刻的黄忠二人,就是克服困难,积极主动、迅速有效地提供后勤、技术或者其他作战保障,对完成任务有较大贡献这一条。
下一刻,南望将漂亮的勋章别在了二人胸口。
王的彪悍宠妻
勋章图案很简单。四周呈现光芒放射之余,正中是压模白桦树……象征着冰寒中不屈,贴合题意。
恒毅勋章图案简单,但材质不错。其基料是镀铜马口铁,章链采用花丝镶嵌的中国结工艺,四周配有明式手工蓝色珐琅雕花,中心冷压成型,可谓制作精良,各处细节无不宣示着情报总局财大腰粗的一面。
简短的授勋仪式到这里,基本就要结束了。
如果是在总部或者后方大站,按理还应该有颁发奖状奖金房产证等仪式。
然而现在在“敌占区”,所以南望接下来也说明白了:“如今我等身处险地,其余见诸文字之物……规矩你二人懂的,都在总部备案,回去后自领就好。”
一不小心撿個總裁
“属下明白规矩!”
和当年土共起家时比起来,一干穿越众现在真可谓是五星开局了。既然是这样,那么给立功手下的奖励,也就不仅仅限于精神方面了……有钱人邀买人心嘛,物质奖励简单粗暴,明人层次低,不听大道理,就吃这一套。
包括军警宪特等各大山头在内,现如今但凡有资格得到三等功这一级别奖励的人员,都会伴随着相应的财物和住房奖励。
如今新区的房子可不便宜。
如此,今天这场简短而又隆重的授勋仪式,就要完满结束了。
最后一步,获奖人接受全体队员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和鼓掌致敬……两位有了恒产的获奖人这一刻激动万分,热泪盈眶,表示要誓死追随曹大帅,竭诚听命于南站长,争取再立新功,搞它个二套房留给儿子住。
仪式完毕后,南望又顺势任命黄忠为武汉站情报组副组长,任命房延孝为行动组副组长。
这两个任命是题中应有之意。
不说黄忠二人命好,赶上了武汉站起势这一茬。单说这几日,自南望率领大部队到埠,黄忠组将一应后勤事务安排得井井有条,各种信息渠道收集齐全,就说明此二人业务精通,在之前漫长的潜伏期里,是一直在兢兢业业认真工作的。
这也是南望在通电报的第一时间,给黄忠组报功的原因。
————————————————————————————————————
奖励了有功人员,提升了部下士气,整合好内部后,南站长开始日常工作了。
在一地建立情报机构,尤其是武汉这种甲类大站,那是半点也急不得的。根基打不好,日后很可能就会在某个小地方出大差错。
所以南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按部就班,不疾不徐,一步一个脚印踏实行走。
首先,南老爷在购了新宅后,并没有急于开设新商号,而是继续交际。
在这个过程中,南老爷不光去会馆与人攀谈,他也会邀请一些合眼的商贾来自家的新宅做客,洽谈生意。
与此同时,逐渐熟悉情况的南老爷,又开始连连投帖,寻机拜访本地的一些头面人家,商业领袖。
这类人在明代大多是某一行的会长,都属于长袖善舞之辈。江南来的南老爷既然把帖子和礼物都投到了,那肯定没有不见之礼。
所以南老爷踩地皮的活动也进行得比较顺利。至少这段时间,本地商圈也知晓了他这个杂货商的存在,多少混了个脸熟。
然而也就仅止于此了。
夏口作为天下通衢的大商埠,每岁到这里意图干一番事业的商人不知凡几。然而起起伏伏之间,最终能获得成功的终究是少数。
像南老爷这样来踩地皮跑门路的,大家见过太多,所以多是观望态度。
当然,准备好了诸般手段,准备让这个南方来的阔佬好好领教一下什么叫做“欺生”的本地各路黑白团伙,也已经在摩拳擦掌磨刀霍霍了。
南老爷貌似对这些一无所知,因为他很忙,顾不上这些鸟事。
如此这般,到了4月中旬,场面上的事情大致都跑得七七八八,南望于是打算就近选个吉日把商行开张——他跑门路这些天,情报组和行动组都没闲着,已经使银子盘下了官街左近,石马夹街里的一溜三间门面,外带后院。
石马街虽说不是正街,但是距离正街也就几个街口的距离,而且距离江岸码头很近,同样繁华热闹,是合适开商行的地方。
如此一来,开业前的准备工作就开始进行了:定制新匾额、将库房的货物搬至商行、预订酒席、给各路商人朋友发请帖……
事务繁忙,好在武汉站人手充足,现在还有小小的外围组织,所以这些工作都有条不紊地开展完毕。
如此,在开业的前三天,各路黑的白的,明的暗的朋友,都做好了参与“客博阁”商号开张的准备。
逆機率系統 小說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南老爷却在第三天一早,坐着东广福号,跨江去了武昌城。
事实上,南老爷的几张拜帖,早在七日前,就已经送进了武昌城内。
武俠之最強BOSS只種田 小說
明朱元璋攻克武昌,设湖广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和都指挥使司等“三司”衙门,衙址均设在武昌。
明英宗年间,于武昌设湖广巡抚一职。此时武昌城内衙门云集,既有省级的三司衙门,还有武昌府级、江夏县级官署,因此称之为“湖广会城”。
武汉站作为情报总局的重点建设项目,站长南望早在出发前,就已经获得了高速海邮系统送来的几封推荐信。
这些信件是北京站运作的。写信人,都是目前在北京城里有实力的大官僚。
而写信人的目的,就是给武昌城里的故交好友,推荐南望这个“小老弟”,求知交好友照看一二。
按照预案,南望可以酌情启封这些信件,来迅速营造当地背景。
于是,在武汉客博阁开张前一天,从武昌城归来的南老爷,先是连夜请来裱糊匠,将一副墨宝挂在了商行内。
这副墨宝只有两个字:“永隆”。
字画上的私章,落款是新任湖广巡抚王梦尹。
翌日,鞭炮响过,各路宾客纷纷进门后,顿时震惊于南老爷的背景:这永隆二字是巡抚大人亲笔手书,盖了私章的,不是幕僚写出来混钱的那种。
各家人物顿时对南老爷刮目相看。
紧接着,更令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夏口镇实际上的老大,夏口通判袁火昌袁大人,带着全套的仪仗官牌衙兵,前来给客博阁南老爷随喜。
这一刻,群小退散,诸邪避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