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笔趣-第2924節 路易吉的演繹分享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海灵华赞》的高潮部分既有龟背上洋溢着热情的篝火晚会,也有带着海豚与深海大王乌贼的热血战斗,有相遇各种海灵的喜悦,也有告别鱼群的伤感。
可以说,高潮部分是整部《海灵华赞》最经典的唱段。
安格尔没有听过光羽巫师是如何演绎的,但是,路易吉的演绎依旧能打动他,甚至隐隐的勾起精神海的浮涌。
这一点让安格尔是很惊讶的,圣咏三首之所以流芳,正是因为他那不似药剂、却又胜似药剂的奇特效果。能让人精神舒缓,灵魂安宁。
可惜,目前除了光羽巫师外,也就息炬学院的一部分巫师能够将《海灵华赞》演绎到如此神妙的境地。
但现在,安格尔听着路易吉的演绎,也感觉到了精神海的异动。这是否意味着,路易吉也掌握了这首圣咏的精髓?
要知道,这里是梦之晶原,而且路易吉如今的体质和凡人无异,也没有竖琴伴奏,都能让精神海浮涌,那换成现实,效果肯定会更惊人。
此前,路易吉的原创在安格尔听上去就是普普,所以安格尔并没有多在意路易吉。
但现在,他对路易吉有些刮目相看了。
他平日里的原创或许不怎么样,但这些只是小瑕疵,并不影响他在艺术殿堂上的成就。
想想也对,拉普拉斯安排的三个时身,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做出选择,肯定有其独到之处。格莱普尼尔作为占星术士,其能力与拉普拉斯的心之映照相辅相成;兔子女孩则承载了拉普拉斯的回忆,而且兔子女孩的战斗力也强大到爆表,如果像占星术士这种用身份来对时身称呼,那么兔子女孩完全可以称之为战神,萝莉战神!
而路易吉的身份很容易就判断出来,是个吟游诗人。但除了这个身份外,好像就只有直觉很强这一个特点了。
抛开直觉这种玄乎的东西,路易吉难道真的一无是处?
安格尔不太信。
作为拉普拉斯唯一一个男性时身,他的体内或许掺杂了一些外部记忆,但肯定也承载了拉普拉斯身上的某些特点,否则不可能成为三时身之一。至于具体承载了什么,安格尔目前并不知道。
但如今听到他的演绎,安格尔已然确信,路易吉绝对不简单,他或许承载的就是拉普拉斯的艺术细胞?
起码,如今的演绎足以让安格尔震撼。
安格尔现在特别想要在现实中,听听路易吉的演绎会带来怎样的光景……当然,必须是正经演绎,而不是他那脱口而出的打油诗。
《海灵华赞》的高潮演绎,已经逐渐进入了尾声。
很快,就会进入《海灵华赞》的尾篇。
根据路易吉所说,《海灵华赞》的尾篇他得到是残篇,后续都是他自己补遗的。安格尔心中此时也有些好奇,路易吉已经将《海灵华赞》的演绎推向了高峰,在这个时间点,缺少了正式的尾篇,他会如何去演绎后续?
是会平淡结尾,还是说狗尾续貂,亦或者一鸣惊人?
安格尔个人觉得平淡结尾比较好。
《海灵华赞》本身并不需要“一鸣惊人”剧情,它更像是一种细水长流的美好,是冒险也是旅途,是与大海生灵相伴的冒险,也是人生海海的一场小小的旅途。
以优美却期许的旋律开始,最后又以优美却微微失落的旋律结束。
这就是安格尔所期望的,同时,也是《海灵华赞》原版本所要表达的。
原版本中就一直提到,这一场与海中生灵的旅途终究会有结束的那一刻,而结束的地方,名叫寂静海峡。
这是歌者最终的目的地。
一个追求完美歌声的歌者,不仅仅要懂得让歌喉绽放出五彩缤纷的华光,也要懂得聆听,并于无声处寻觅内心深处的真正的旋律。
寂静海峡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这里可以听到本真的自然之音,却无法传递任何的旋律,看上去似乎是所有歌者的禁地。但对于《海灵华赞》的主角而言,他的真正升华,就在这最后的寂静海峡。
他告别了所有的伙伴,独自漂流在寂静海峡,一边聆听本真之音,一边寻找着内心深处的旋律。
最终的结果,并没有说他有没有寻到,而是以歌者回到了岸上为剧终。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悲观的人会觉得歌者没有寻到,是一个遗憾,乐观的人会觉得歌者寻到了,这是一个圆满。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而这,大概就是光羽巫师想要看到的。
当然,在安格尔看来,这就是一个故意设置的悬念,以悬念作为结局,有些俗套,但绝不俗气。
路易吉现在不知道尾篇的内容,他唯一知道的是歌者的目的地是寂静海峡。
歌者为何会去寂静海峡,寂静海峡又会给歌者带来什么样的内心认知,路易吉是一点也不清楚。当他让歌者来到寂静海峡,会如何续写呢?
激烈的鼓点唱腔,终于到达了结尾。
路易吉唱起了歌者与海灵之间的离别,哀伤却又带着对前路的期望。
听到这里,安格尔心中微微点点头,这一点,路易吉是唱对了。因为寂静海峡的确不是什么绝望之地,那里依旧存在着希望。
既然路易吉点出了对“前路的期望”,那后续应该不会太差才对。
带着这个心念,安格尔继续听了下去。
时间慢慢的推移。
最后的尾篇,路易吉结束的比想象中要慢,但是,听完整个尾篇,安格尔是彻底的愣住了。
路易吉续写的尾篇,和光羽巫师所要表达的尾篇,完全是两种不同的路径,甚至于说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概念。
但听完之后,安格尔居然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要评价最后的结尾,肯定是要与光羽巫师所写的《海灵华赞》结尾做对比。
可安格尔现在完全是懵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对比。
如果《海灵华赞》原本的结尾十分满分是十分的话,那路易吉续写的这个,可以说是零分,也可以说是十分,甚至可以说是超越了十分。
为何会有如此大的波动,是因为这出结尾真的是难以想象!
在安格尔看来,这绝对不是狗尾续貂,而是一个跳出了框架的新视角。
歌者告别了海灵,乘坐在一个破旧的木筏上,漂进了无波无浪的寂静海峡。
夜幕降临,他仰望着漫天的星空。
看着星光投映的大海,看着夜幕重重下的遥远光芒,在这个时候,路易吉再次开口了。
正常的结尾,这里并不需要太多唱词,用旋律与伴奏声就能演绎歌者的心路。
但路易吉并不知道真正的结尾是什么,他选择了开口。
这里无法唱歌,也没有办法表现任何旋律,于是,他的开口不是唱歌,也不是旋律,而是一段独白。
一段没有唱词的心灵的念白。
念白的语言,不是任何一种人类所了解的语言,就连安格尔都完全没有听过类似的语言。
这种语言仿佛拥有跨越时光的能力,是一种能直击心灵,又仿佛能直达宇宙深处的声音……聆听这种语言时,甚至还能感觉到语言之中有一种肃穆的宗教感。
这种奇妙的感觉,仿佛将安格尔拉回到了童年。夜空之下,他坐在乔恩的身边,看着乔恩用不知名的语言,对着星空低吟。
同样的未知的语言,同样的充满肃穆与宗教感,同样是对宇宙深处的感念。
玄武 小說
不过,乔恩是用这种念白是在渴求,渴求着宇宙深处的“天神”,期望未知姓名的伟大天神能让他重新回到地球,见到自己的妻女。
而彼时,乔恩所用的语言,是托斯卡纳语,而他嘴里的念白,则是《神曲》。
如今,路易吉所念的语言不同,但那种与“天神”对话的感觉却是相似的。
只是,乔恩是卑微的请求天神的垂怜;而路易吉则是不卑不亢的,与那宇宙深处亘古就存在的未知天神对话。
念白的语气时而平淡时而乍起波澜,让人感觉,他似乎在询问着天神一些问题。
这些问题或许是关于哲理的,我从何来,又将何去?
又或者说是关于真理的,真理何在,真理可存?
又或者其他深奥而玄妙的问题。
最后天神有没有回答歌者,同样没有答案。
在漫天星空之下,这一个个与未知天神的询问,或者说对于本我真知的质问,却是成为了这《海灵华赞》的最后一幕。
结尾的一段念白,悠远而绵长,似是遗憾,似又所悟。
同样是开放性的结尾。
但原版和路易吉的这一版,截然不同。
要问哪一版更符合《海灵华赞》的整个调性,安格尔会觉得是原版。
但要问安格尔喜欢哪一个版本,他必须承认,哪怕听不懂那一大段的念白,他还是更喜欢路易吉的版本。因为这一版本,将《海灵华赞》推到了另一个高度!
可就算安格尔喜欢,并不意味着这个结尾就是好的。
为什么安格尔会说,0分也可,10分也行,超过10分也可。
因为0分,在于很多人无法理解这里面的深意,所以会认为调性和前面的旅途完全不一样。或者说,理解了深意,却认为这是一种僭越,而僭越在信徒眼中是无法原谅的行为。
10分则是这个改编本该有的高度,也在于它被认同了。
至于超过10分,不仅仅认同了这个结尾,甚至还看到了,路易吉写出这个结尾时,他的高度。
是的,就是高度。
或者说,格局。
这是光羽巫师所无法描绘出来的格局,是升华到了与宇宙神灵对话的极高的格局。
刺客 的 家
歌者从一而终的追求是好,但歌者如果能跨越到更高的格局,更好!
所以,安格尔无法给他评分,也无法去比较哪一个版本的结尾更好。
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经典至极的演出。
而随着路易吉的念白结束,幻豚也抵达了岸边,此时,小丑脖子上的倒计时还足足有十分钟。
本来全程限时五分钟的赛道,最后路易吉完成挑战的时候,倒计时还有十分钟。这有点荒诞,但又好像在意料之中?
毫无疑问,第三赛道路易吉成功通关。
现在就看他的得分了。
而得分的高低,其实有一个指标可观察,那便是观众的反应。
当路易吉结束表演后,观众沉默了许久,似乎还沉醉在路易吉所营造的那与天神对话的场景中,甚至主持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过了很久很久,主持人才率先回过神。
他咳嗽两声,用有些干涩的声音道:“真是……太令人震撼的表演了。我甚至怀疑,我这辈子可能无法再欣赏到比这更令人感动的表演了。”
一开始还有些干巴巴的,但后面越说越顺,说到最后,观众也回过神来。
观众席爆发出了一阵前所未有的热烈欢呼,还有整齐划一的掌声。
当安格尔听到这些热烈的掌声后,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些观众还有点欣赏水准……或者说,这个特殊梦境的造梦人是有欣赏水平的,不是那种原教旨主义者。如果是后者的话,大概率就是在指责路易吉的僭越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特殊梦境的造梦人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应该,就是这个主持人了。
如果是类似海伦之梦的特殊梦境,弄死造梦人,那特殊梦境肯定会结束。可惜,这个特殊梦境并不是杀戮型的,无法通过杀死造梦人离开。
安格尔在心中感慨的时候,路易吉已经被聚光灯拉到了半空中。
他正对面的霓虹彩灯,几乎瞬间爆灯。
而且,是两排彩灯一起亮!
毫无疑问,路易吉在火圈赛道里,拿到了最高分,20分!
不仅仅如此,当路易吉坐回座位的时候,天空中飘飘洒洒的落下了三束鲜花,还有一个白色的信封。
“红尾蛙挑战者以精彩至极的表演,得到了观众送上的三束鲜花!之前已经说过鲜花的事,我就不赘述。”主持人说到这时,顿了顿:“除了鲜花外,还有我赠予的一个信封。这个信封虽然无法兑换分数,但它却代表了我的诚意,希望红尾蛙挑战者能感受到我对你的表演的敬意。”
主持人的其他溢美之词,众人都忽略了。此时,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路易吉身上。
格莱普尼尔轻轻点点头:“表演的不错。”
兔子女孩也猛地点头,对于路易吉的表演充满肯定。
路易吉自己也很得意,昂着头,生怕别人看不出他的骄傲。
安格尔也顺势赞美了几句。
话毕,安格尔下意识的看向拉普拉斯,因为其他人都对路易吉给予了肯定,就拉普拉斯没有表态。
这一看,安格尔却是楞了一下。
拉普拉斯的确也在看着路易吉,只是她的表情有些微妙,眉头微皱,似乎对路易吉的表演有些不满。
路易吉的表演无可挑剔,也达到了拉普拉斯所要求的“满分”,甚至还得到三束鲜花,等于得到了23分。这个分数已经相当高了,拉普拉斯为何会不满?
是因为路易吉演绎的那一段尾篇?
安格尔其实在看完路易吉的表演后,心中就有一些疑惑。
路易吉的最后那一段,到底来自于哪里?或许是原创,但肯定不是完全的原创。
因为那段“天神对白”,格局极高。
就像是下棋,自以为旗鼓相当,其实对方下的根本就是指导棋。看似有来有往,但实际上对方是以俯瞰之姿,纵览了全局,在配合你演出。
这样的格局,安格尔很难相信是路易吉掌握的。
如果不是路易吉,那这个大格局的来源只有一个可能,来自……拉普拉斯?
所以,路易吉最后的那一段续尾,是依靠拉普拉斯的眼界来续写的?
那这么说来,路易吉传承的是拉普拉斯的眼界?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 ptt-第2918節 跳火圈讀書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在拉普拉斯上岸那一刻,小丑头颅“砰”的一声炸裂开来,大量的彩带与小丑气球从中飘散开来,似乎在为拉普拉斯成功上岸而庆祝。
伴随着彩带与气球,观众的掌声也响了起来。
拉普拉斯的这一次赛道的表现,比上一次的索道要好一些……大概是,追逐战看上去很热闹,而且拉普拉斯为了躲避小丑气球的吞噬,用了不少漂亮的技巧,而这些技巧成为了加分项。
所以,观众的反响也稍微热烈了些,但总体而言,还是没有达到满座火热的情况。
为了不让观众失望,没办法之下,主持人只能再一次热场。
拉普拉斯则完全没理会外界的声音,专注的感知着自己得到的新信息。
「挑战者代号确定为:银狐」
「挑战者银狐发起特殊梦境“阳光马戏团”的单人挑战。」
「挑战者银狐,挑战成功,当前进度为“沼泽赛道”。」
「挑战者银狐完成的赛道为2/5,探索度为25%。」
减去刀山赛道得到的11%探索度,可知拉普拉斯在沼泽赛道得到的探索度为14%,虽然看上去好了一点,但也没好到那里去。
不过,拉普拉斯也不在意,只要完成赛道就行,探索度……不重要。或者说,在这个“阳光马戏团”特殊梦境里不重要。
拉普拉斯没有去听主持人那妙语连珠的热场,而是默默的等待着,第三条赛道的出现。
并没有等待太久,没过多久,这片造景就被落下了黑幕。
在黑暗之中,主持人的声音依旧喋喋不休:“接下来的赛道是火圈赛道,挑战者能不能成功呢?”
黑暗里响起一阵嘘声。
主持人笑着道:“我想大家肯定更希望听到我的声音,但流程还要走,相信我,很快我就会回来!那么,现在时间就交回挑战者。”
主持人话音落下,黑暗的幕布被掀起,新的造景出现在了拉普拉斯面前。
拉普拉斯看了看周围,眉头忍不住皱起。
之前主持人说,下一条赛道是“火圈赛道”,她还以为是类似马戏团的钻火圈表演,但实际上并不是……她如今站在沙滩上,沙滩的前方是海,一片银灿灿的海洋。
从这怪异的银色海洋之中,拉普拉斯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这绝不是普通的海洋。
海洋的危险暂且不提,火圈呢?火圈在哪里?……难道说,等会这片海洋会起火?
在银色海洋的遥远处,隐约能看到了一个岛屿,岛屿上空漂浮着熟悉的小丑气球。估摸着,那边就是终点了。
如果等会这片大海真的变成火海,那该如何渡海去往对岸?
拉普拉斯带着疑惑,来到了熟悉的立牌前。
正当她要将目光放到立牌上时,耳边传来了安格尔的声音:“你注意到了吗,主持人这一次没有称呼你的代号。”
拉普拉斯沉默片刻,道:“无所谓。”
“主持人的态度,可能也与探索度有关。”安格尔猜测道。
拉普拉斯:“能感觉到,大概是觉得我的探索度太低,不值得花费那么多口水介绍了?不过无所谓,我要的只是通关,而不是探索度。”
话是这么说,但安格尔还是有些隐忧。观众的热烈程度可以不在意,但主持人与阳光马戏团息息相关,如果主持人的态度变得冷淡,会不会影响到兔子女孩的最后归属?
安格尔心有所念,但还是忍住没有出声,陪着拉普拉斯看起了立牌上的内容。
立牌上对这个赛道做出了简单的介绍。
拉普拉斯的猜想没错,这片银色海洋的确很危险。在立牌上,明确的写了:「任何生灵只要落入海洋,都将会彻底的泯灭生机。挑战者请务必不要跳海,跳海的后果自负。」
世界上真的会存在让所有生灵彻底泯灭生机的大海吗?安格尔不太信,但这里是梦境,是不可测度的梦境,它这么说,那么底层的规则或许就是这么运行的。
就算拉普拉斯有臆想体质的加成,安格尔也不认为,她现在就有资格挑战底层规则了。
所以,遵守立牌的规则应该放在第一位。
既然不能跳海,那如何渡海呢?
立牌也给出了解决方法:「海中有幻豚,幻豚会寻鸣哨声而来,乘坐着幻豚,便能穿过大海,抵达彼岸。」
拉普拉斯望向大海处,果然看到远处海洋里,有一只海豚样的生物在游弋。
而立牌所说的哨子,也挂在立牌上,是一个很普通的口哨。
至于说拉普拉斯最关注的“火圈”,立牌上也给出了介绍。
「火圈会在开始挑战后,随机出现在大海某处,寻找到火圈,并且乘坐幻豚跃过火圈,方才能去往终点。如果没有跃过火圈,而直接去往终点,会视为挑战失败。」
现在看不到火圈,是因为挑战还没开始。
不过,看立牌上的介绍,恐怕寻找火圈不是那么容易。茫茫大海上,火圈估计难觅。
而且,这场火圈赛道,是有时间限制的——五分钟。
必须在五分钟内,寻找到火圈,跳过火圈,然后抵达终点。
拉普拉斯猜测,难点就是在寻找火圈上!不过她并不担心,因为寻找火圈的话……安格尔可以帮忙。
安格尔自然不会拒绝,明确的道,只要他看到火圈,会第一时间告诉拉普拉斯。
拉普拉斯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这才拿起哨子,对着大海轻轻一吹。
听到鸣哨声的幻豚,果然,撒野一样的朝着拉普拉斯所在地游了过来。
跳到幻豚身上,拉普拉斯尝试了一下如何控制幻豚的前进方向,确定无误后,她才回转到岸上,按下了计时器。
五分钟倒计时开始的瞬间,拉普拉斯复又跳到幻豚身上,示意幻豚朝着对岸游去。
幻豚非常的听话,而且,速度也不慢,风驰电掣般的就朝着对岸疾驰而去。
如果按照幻豚的这个速度,最多三分钟,就能抵达对岸。
不过,抵达终点并不是目的,在此之前,她还需要完成跳火圈的任务。
“看到火圈了吗?”拉普拉斯轻声问道。
安格尔:“没有。”
又过了一分钟,拉普拉斯再次问了同一个问题,安格尔的答案依旧是“没有”。
当幻豚就快要看到对岸的大致地形时,拉普拉斯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安格尔的回答依旧没有变。
安格尔此时都感觉疑惑,他现在的视角和上帝视角差不多,能看到整片银色海洋,愣是没有看到哪怕一个火圈。
明明倒计时已经开始,赛道也没问题,为何火圈还不出现?
难道说,因为探索度不够,主持人不高兴了,所以故意要让拉普拉斯输,不给火圈?
在安格尔和拉普拉斯都觉得奇怪时,火圈终于出现了。
不过,不用安格尔提醒,拉普拉斯也看到了。
因为,火圈出现的地方,就在拉普拉斯的正前方!
火圈出现本该是高兴的事,而且就在不远处,意味着不会绕路,这是好事。但是,拉普拉斯和安格尔都感觉到了不对劲。
在他们的想象中,火圈是类似马戏团的火圈,竖立在半空中,人或者驯兽从火圈里跳过去,就是所谓的“跳火圈”。
但这里的火圈不一样,它不是“竖立”的,而是直接摊平在海面上。
最重要的是,当幻豚跳进火圈后,它便不受拉普拉斯控制了。
它开始在火圈里来回游弋,无论拉普拉斯怎么控制,它都始终不前进。
紧接着,幻豚还开始不受控制的改变了驼伏拉普拉斯的姿势,让拉普拉斯站在了它的嘴巴上。
看上去有点像是……海豚顶彩球。只是这个彩球,现在变成了拉普拉斯。
看着这一幕,安格尔隐隐生出了一个猜测。
“这只幻豚是在表演吗?”安格尔低声道:“会不会是要你和它一起完成表演,它才会跳过火圈?”
拉普拉斯:“应该不是。”
拉普拉斯说这句话的时候,底气明显有些不足。
她其实是有一点点认同安格尔的话,但让她去表演……而且是被幻豚顶着,站在它的嘴巴上表演,她又不愿意。
所以,她干脆否定这个猜测,而是想想这中间是不是出现了其他的问题。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拉普拉斯表情也越来越阴沉。
当倒计时只有一分钟的时候,拉普拉斯终于还是认了……或许这火圈,真的就是一个火圈舞台,需要表演才能离开。
拉普拉斯尝试着去表演,但时间已经只剩下半分钟。
望着遥远的彼岸,拉普拉斯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飞快的说道。
“我的挑战应该失败了。”
“等会失败之后,你带着格莱普尼尔与路易吉先下线,我会在映照空间等你们。”
拉普拉斯也不挣扎了。
她本来以为自己能够挽救时身,结果没想到,不仅没有拯救成功,还把自己也给赔了进去。
拉普拉斯此时的心情,可谓十分的阴郁。
安格尔也知道,此时说任何安慰的话都不会有什么正面作用,只能点点头:“好。”
随着倒计时的结束。
观众席上嘘声一片……
安格尔也没有再多看,因为他感觉到了,拉普拉斯已经下了线。
退出了箱庭视角后,安格尔看了眼身旁的格莱普尼尔与路易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路易吉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好奇的询问起来。格莱普尼尔倒是一眼就看穿了真相,低声问道:“下线说?”
懸崖一壺茶 小說
安格尔点点头:“下线说。”
安格尔和格莱普尼尔的身影慢慢变得模糊,路易吉此时似乎也回过神来,在迟钝了两秒后,也跟着下了线。
壞女人報告書
……
众人睁开眼时,拉普拉斯与兔子女孩都已经醒了,而且她们俩正面面相觑。
气氛有一些微妙。
拉普拉斯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兔子女孩则是担心的看着拉普拉斯,哪怕不说话,都能看到她眉宇间的忧思。
“此时此刻,应该高歌一曲。”路易吉的声音,非常不适时的插了进来。而且,他还真的开始弹起了手中的竖琴,哪怕弹出来的音符微微带着愁绪与哀伤,但还是让拉普拉斯忍不住横眉冷对。
“闭嘴。”熟悉的叫停声。
路易吉瘪瘪嘴,停下了抚琴的手:“我就是想缓和一下气氛……”
虽然路易吉非常的不识相,但他也的确将现场的气氛从微妙稍微变得正常了一些。
格莱普尼尔也趁此机会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提到这,拉普拉斯的表情还有些不自在,于是,安格尔开了口。
他将“阳光马戏团”里发生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完安格尔的说辞,格莱普尼尔低声喃喃一句:“原来还要表演,也对,毕竟是……马戏团。”
话毕,格莱普尼尔的目光下意识的转移到了路易吉身上。
说到表演啊……他们这边不缺人才。
路易吉就是个表演狂魔。
路易吉也立刻明白了格莱普尼尔的意思,连忙道:“你是想让我去进行阳光马戏团的挑战?不不不,不行的。”
“表演我没问题,但让我去走钢索,我可能办不到,连小拉普拉斯都失败了,我怎么可能成功。而且,还有什么大逃杀,我不觉得自己能从小丑头颅的追逐中活下来。”
虽然路易吉是有推脱之嫌,但在安格尔看来,路易吉的话,其实说的也没错。
表演,或许他是没问题,可通关挑战也不仅仅是表演,还是要有一定的身体素质的。
尤其是第二项沼泽赛道,哪怕开启臆想体质的拉普拉斯,都差点被小丑头颅给追到,更何况是路易吉。
安格尔想了想,为今之计似乎只有两个办法。
第一,让路易吉去通关一些特殊梦境,获得仙境道具、仙境体质,最后再去挑战阳光马戏团,将拉普拉斯与兔子女孩救出来。
这个办法听上去好像还行,但大部分的晶体造物都在仙境,这些晶体造物如何从仙境出来还是一个迷。兔子女孩遇到的头箍,现在还是孤例,还没办法寻找其中逻辑。
虽然可以通过杀死魔怪来强行诞生晶体造物,可诞生出来的这些晶体造物真的适合路易吉么?如果这些晶体造物里面也封禁了外在力量,只能仙境力量才能使用,那岂不是“阳光马戏团”的火坑还没趟,就把他推到了另一个火坑。
第二,便是安格尔想办法透过权能树,去控制梦游仙境。但是,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让安格尔的“梦游仙境”掌控度,达到影响“阳光马戏团”的程度,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所以,这两个方法都是有缺陷的……综合一下来看,安格尔还是倾向于第二种方法。
正当安格尔准备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时,拉普拉斯先一步开口道:“或许不需要让路易吉冒险。”
路易吉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拉普拉斯低声道:“我下线前,收到了一则提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