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起點-第二百七十一章 集體升遷相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李总很是认真地说道:“不一定吧?公是公,私是私,陈总不是公私不分的人吧?”
我微笑道:“希望了,那我直说了。我贸易公司是怎么回事儿啊?就这么给你们收购了,都不跟我说一声的?”
李总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就算是通知你,结果也是一样的!这是总公司的决定,集团要求我们生产,供应,销售一体化,从原材料开始!去年开始,我们就陆续收购了14家原材料供应商公司,对你们公司动手已经是比较晚的了!你们公司本来就是家贸易公司,没有实质性的意义,之前赚的钱,也都是中间商赚差价的形式在运作的,现在我们直接收了,对你来讲,也没什么重大损失,就是少赚点钱而已,你也不差这几个钱吧!”
我冷哼道:“我就差这几个钱!我前期的那些投入怎么算?我在公司35%的股份怎么算?”
李总预料到我会问,直接回答道:“你的35%股份,可以直接卖给我啊!你就不亏了啊!”
我嗯了一声道:“可以啊!出个价我听听!”
苏子画 小说
李总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合同,直接递给我说道:“你自己看,集团统一定价!”
我扫了一眼,看到最后的签名是孙胜国,再看了看价格,不屑地扔在桌子上说道:“这些人要不就是傻,要不就是根本不知道这公司的真正价值!当然黄琪例外,你们的手段就不太光彩了!”
李总盯着我看,看了好一会儿,缓缓问道:“你和黄琪到底什么关系啊?因为这事,李敏和黄琪还吵了一架呢!”
我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回答道:“我要是和她有关系,你以为,我会这么心平气和地坐在这里和你谈话?你现在说不定,早就被人扒光了,躺在床上给你拍照呢!”
李总本能地双手环抱前胸,说道:“你敢!”
我冷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不敢的?你们能做初一,我就能做十五,而且还敢做十六,十七,到过年呢!谁家孩子还没几个亲戚朋友啊,你们干的这是人事吗?犯法的,知道吗?”
李总不以为然道:“她本来就是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她要是没这个心,也入不了局,既然知道是违法的,她为什么不报警啊?”
我狠狠地说道:“我要是拿着你一堆裸照,你敢不敢报警啊?”
她却很无耻地说道:“你想要我可以给你就是了!我为什么要报警啊?”
我摇了摇头道:“无可救药!你告诉你主儿,这事没完!我的股份价没这个合同上的一倍,就别想着我会卖了!还有黄琪的事,咱们没完!识相的话,把照片全部给我,别搞得大家难看,要是我在一个星期内收不到照片,我就开始行动了,天知道我能干出什么事来?”
李总毫不畏惧地说道:“你随便!你这威胁对我一点用都没有!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太低估我们集团公司了!”
我冷笑道:“是你太低估我了!”然后,站了起来,走出去的时候,加了一句:“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啊?”
凌薇雪倩 小說
接下来,我住进了他们华信集团的酒店,小张不解地问我:“咱们接下来,要干什么?要我去找找那些照片吗?给我两天时间!”
我摇着头道:“不用,什么都不用做,等着人来找咱们!”
晚上我和小张去了洪崖洞,大冬天的,还是一样那么多人,找了家火锅店,一边吃,一边看着外面的风景。
小张呲牙咧嘴地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抗议道:“我以为自己挺能吃辣的,这才吃了几口啊,嘴都麻了,我估计都快肿了,这辣椒不要钱的啊?”
我笑着说道:“那是你傻,吃火锅哪有先下青菜的,青菜吸油,这都是红油,你肯定辣了!你看看人家怎么吃,你学着点!”
小张看了半天,切了一声道:“还不是一样往嘴里放!不吃了,咱们换个地方,吃点别的吧?这玩意儿,真没法下嘴!”
我笑嘻嘻地说道:“白点这么多了,浪费!”买单的时候,没想到,我们没吃的,还给我们退,原来不止我们一个是吃不了她家的辣,很多北方人,南方人都受不了,吃不了几口的。
解放碑商业步行街上,我们随便找了一家重庆小面坐下,交了两碗面,一再强调少放辣椒,可做出来的还是一样的红彤彤,还告诉我们说不辣的,放心。
我在湖南待过几年,对于辣椒还是不陌生的,可就这样,还是艰难地吃完了自己的面,小张估计是实在饿了,也吃完了,只是要了两瓶矿泉水,一口气全喝完了,还不解辣,要直接灌醋,让我给阻止了,我怕商家还得收我醋的钱。
我以为电话会在明天早上响,没想到我们前脚踏进酒店大门,电话就响了,李敏的号码,接起来,李敏笑嘻嘻地说道:“陈总,过来重庆都不找我啊?”
我没好气地说道:“找你有个鸟用啊?人走茶凉,你不是被撸了下来吗?腐败吧?别连累我!”
醫嬌
李敏还是笑着说道:“你住哪个房间,我来找你!”
我哦了一声道:“你不是有眼线吗?不然,我这还没进酒店呢,你电话就打过来了!”
李敏哈哈大笑道:“你住这里,不就是让我能找到你吗?我没直接去找你,怕有人在不方便!”
我哦了一声道:“怕见到黄琪啊?心里有鬼是吧?”
李敏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你等我啊,我这就过来!”
我进了房间,不一会儿,李敏敲门进来了,见到小张一愣,问了一下,知道自己没找错,见到我急忙说道:“你可想死我了!”想和我来个拥抱,我轻轻地推开了他。
他知道我有气,就解释道:“你生什么气啊?你那公司早晚也得得卖,不就是个贸易公司吗?也没啥实质性的业务,也没投多少钱,现在集团公司肯收了,你卖了就是了!价格上,我帮你申请一下,不是问题,保证不会让你亏的!”
我噢了一声问道:“你申请?你现在什么职位啊?不是被你小蜜给顶了吗?”
李敏得意地说道:“我升迁了,自然她就上来了!我现在是集团副总裁,兼总裁助理,管着整个中南部地区!你说,我有没这个权力?”
我皱了皱眉道:“可你小蜜好像都直呼你大名了,似乎不像你说的那样,你正得势呢!”
李敏哎了一声道:“她是恨我,没给她提正!就顾着自己升官发财了!这也不能怪我,四个人选,总部提了3个,我提了她,那3个人一个比一个有背景,她当不上正的,我也没办法啊!这人心啊,就是不知道满足!”
我切了一声道:“我觉得你是有能力,只是不想得罪人吧?”
被我看穿了,他也没生气,还是笑着说道:“知我者陈兄啊!我刚上来,不好得罪人啊,等以后有机会我提拔她就是了,机会不是多的是,也得等我站稳脚跟不是?”
我看穿了他的心思说道:“黄琪那事,你是叫她去干的吧?答应她事后,给她提上来?”
李敏愣了一下,然后尴尬地说道:“她和你说的啊?我不是做到了吗?只不过,没说正的,还是副的,我尽力了,但真没办法啊!”
我鄙视地看着他道:“你还真不是人,这么对待一个爱你的女人!那是不是你老大,答应你,搞定我的公司,就给你升职啊?”
李敏摇着头道:“这个真没有!你的公司没那么值钱!我也不想这么对黄琪的,是她先对不起我的!我们都要结婚了,她没个好地闹,不能怪我!”
我皱着眉道:“女人闹你,那还不是因为你花心啊?你要是老老实实的,我就不信她会闹你!”
李敏无奈地说道:“你是不知道她的脾气,就是个醋坛子,你说我在外面那么多女人,能说断就断吗?我总得和她们有个交代吧?见个面,吃个饭,不过分吧?这就不行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骂我,不是一次两次了,让我根本下不来台!”
我哼了一声道:“就这样,你就给她来个仙人跳啊?不合适分手就是了!”
李敏摆着手道:“分不了!天天闹!闹得我烦了,我就躲她远远的,可她还是不依不饶的,都闹到我们公司了!我不给她来个仙人跳,她是不会放过我的!她也是自己愿意的,那人又没强奸她,也没给她灌药,我看着呢,她都是自愿的!”
我啊了一声,愤怒道:“你就这么看着她被人弄上床拍照?你真够可以的啊!没看出来啊,你也够狠的!”
李敏哎了一声道:“我也是被逼得没办法,我之后就想着脱离她,谁知道公司领导给我,下了指标,一定要省去中间的供应链,我好声好气地找她商量,直接就把我给骂出去了,我能怎么办?就只好用了下作的手段!”
我撇了撇嘴道:“你还挺有理啊?我先不管你们谁对谁错,你不知道那公司是我的啊?你要收购是不是该想问一下我啊?你是真当我不存在啊?”
李敏急忙解释道:“没有,没有,我不知道你这么在意这家公司啊,你那么多公司,还在乎这么小的公司啊?再说了,也不会让你亏钱的!”
我眯着眼说道:“你这嘴里也没几句真话啊!我一直以为你挺老实的,看来我还真低估你了啊!”
李敏还在装傻道:“你一定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吧?我对你,可一向是真心对待的啊!”
我嘿嘿笑了笑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啊?我随便说说,逗你玩呢,你这么大的老总,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
李敏松了口气道:“能沉得住气吗?我们总裁可是说了,惹谁都不能惹你啊,记仇,还手黑!”
我突然收起了笑脸,厉声道:“知道我不好惹,还惹我?还蒙我?宁宁是怎么回事儿?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李敏明显脸色一变,但很快恢复了淡定的表情,问道:“宁宁?谁啊?你在说谁啊?”
我指着他鼻子说道:“谁?古宁!我以前的助理,你不认识吗?我提醒你一下,就是那个拿着我手机卡的人,那个一直帮我接电话的人!”
李敏很无辜地说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噢了一声道:“那么说,我误会你了呗?那你告诉我,这事到底是谁在搞鬼?这么多天,这么多的事,没一个人找我,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总有个人在说谎吧?要不你告诉我,谁在说谎呢?黄琪说,她找不到我,打我电话都给宁宁给挡了回来!总不会宁宁自己想做这事吧?”
李敏狡辩道:“这你得问她啊!我都不认识她,她也不可能听我的!”
我冷哼道:“你们的手段那是层出不穷啊,都能对黄琪做出这样的事,对一个小丫头什么事做不出啊!”
李敏似乎有些生气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你不能搞不清怎么回事儿,就算在我头上啊!”
我马上笑着说道:“生气了?和你开玩笑呢?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不说了,不说了!说说你的领导生活吧?过得是不是十分的滋润啊?”
李敏如释重负道:“你老吓唬我干什么玩意儿啊?我的日子其实不比以前舒服,职位高的,盯着我的人也多了,以前在这边,我是土皇帝,我说一没人敢说二,现在不行啊!小心翼翼的,还得看人家脸色!”
我切了一声道:“你不是有你老大罩你吗?你怕啥啊?”
李敏哎了一声道:“老大也不容易啊,一样有人盯着呢!央企是这样的,下面做事胆大妄为,上面做事一步错,满盘皆输!我现在也是步步惊心,生怕不知道什么时候,说错什么话,得罪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