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深空彼岸笔趣-第四百九十二章 誰在屠龍閲讀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虫洞附近,只剩下钢铁碎屑,王煊静静伫立,就这样击杀了恶龙在现世的分身,他反思这一战。
“羽化幡还真邪性,谁拿到它似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即便这次只是一道印记,也有所体现。”
他伤的很重,心口有一个血洞,前后透亮,此外脊椎骨都裂开了,换成一般人早瘫痪了,他几乎被腰斩。
在他眉心那里,额骨更是碎掉一大块,十分惨烈,再深入一些,他的大脑就会成为一团浆糊。
他有意接触齐天,和他生死搏杀,只是为了解析他。
这一次,他收获颇大,对恶龙的了解更深入了,知道他部分手段和性格,以后可以有针对性的布置。
远处,有两道光影想要遁走,是齐天的两位追随者,这样进入冰冷的宇宙深处,在这个时代,自然难以长存。。
“对不住了,我们是仇敌,尤其是你们看到了养生炉,我只能送你们上路了。”王煊没有怜悯,尽管现在她们看起来很惶恐,他也不想就此放任两人自生自灭,双方处在敌对立场,他得灭口。
养生炉发光,一片光雨冲击了出去,映照出两女苍白的脸色,她们瞬间被抹杀,元神爆开,点滴不剩。
他手中有至宝这件事,短期内绝对不能暴露,不然的话,大结界中的诸神,仙界中的列仙,将会像是鲨鱼闻到血腥味儿般,蜂拥而来。那么多至强者,还有无匹的超绝世,磨刀霍霍,他挡不住。
任何一件至宝出世,都会引得超绝世出手,尤其是他,一个在现实世界中的后起之秀,并无深厚的背景,修行没几年,最容易成为狩猎目标。
王煊收拾残局,有至宝在手,处理起来很容易,炉口发光,吞天纳地,将飞船残渣,各种碎片等都收了进去。
一口金色的长刀和一柄银色的仙剑静静漂浮在远处,被他一把抓到手中,在恶龙内景地毁掉时,这两口兵器保存了下来。
“最顶级的异宝!”他端详着,爱不释手,他缺少这类趁手的兵器。
直到最后,他确信没有留下点滴痕迹,别人想借助某些残留物追溯什么,愿望恐怕要落空。
半日后,银色飞船出现,青木、赵清菡等人驾驭飞船回来接应他了。
“谢天谢地,你平安无事,这是屠龙了?”青木相当的震撼,他可是一步一步看着王煊成长起来的,当初就是他主动挖掘出来了王煊这个新人。
赵清菡和吴茵看到他心口的血洞,赶紧走来,带着医疗包,要帮他处理伤口。
“没事儿,不用包扎,我休息一会儿,运转经文后效果会更好。”他表示这些不是问题。
“简直像是天方夜谭一般,一位超绝世的化身,在现世中被斩杀……”刘怀安老爷子开口,他觉得,对这个世界不理解了。
他离开三十年,人间红尘中竟出这样一个青年怪物,让他发懵,怎么看怎么觉得离谱。
轉瞬即逝的湊
“习惯就好。”陈永杰开口,他也是这么一路过来的,由当初的旧土第一人,沦为千年老二。
起初,他还觉得跟着王煊一起突飞猛进就是了,可是现在,他发力狂追,都快看不到这个怪物的背影了。
“特殊的内景地,我很期待,当神话彻底熄灭时,王煊是否还能保住超凡之身,依旧可以上路?”
刘怀安说道,他确实满怀希望,毕竟,现在别人的内景地都开始枯竭了,王煊的却还没有变化。
“被杀的恶龙,他也有特殊内景地吗?”赵清菡问道。
王煊道:“他死过一次,内景地有缺陷,而且,这只是他的分身,这个人真身如果出现,那才是最可怕的。”
机械小熊道:“不用过于谦逊,离开时,我在深空中捕捉到了部分画面,看到了你和他分庭抗礼的战斗画面。”
“熊,造假吧。”王煊看向它。
“啊?”机械小熊不解。
“编辑一段模糊的影音,就说恶龙的分身被那对影子夫妇击杀了,为了混淆,再多来一段备选,说他也可能是被方雨竹仙子打杀了。”
“你这是蒙蔽世人,弄虚作假。”它一阵发呆。
“是啊,避免恶龙的主身盯上我,拎着羽化幡走出仙界,还是给他找真正的超绝世对手吧。”王煊点头,大方的承认,然后又道:“同时,给妖主、老张他们的那艘飞船传讯,告诉他们的分身真实情况,避免恶龙万一去找方仙子他们拼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是多么辉煌的战绩,就这样给推掉了,可惜啊,这要是传出去,全宇宙但凡有修行者的地方,恐怕都要沸腾。”马超凡遗憾。
王煊不在乎,道:“虚名而已,我想挣脱出漩涡,真心不想和他们杀个没完没了,只想等待超凡落幕,让那些人死心为止。”
“恐怕也只能瞒得了一时,超绝世,尤其是这个特殊的人,感知何其敏锐,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能洞彻真相,到时候你可能会面临一场大劫,甚至,大结界的诸神和仙界的列仙一起围剿。”
三品废妻 小说
陈永杰说道,他一直和王煊在一起,早已经猜测到,那个炉子估计就是至宝养生炉,未来有可能会暴露。
“走吧,我先送你们回去。”王煊说道,至于他自己,事后准备流浪星空中,暂时不露面了。
……
两日后,齐天自己感觉不对劲儿,自己的化身出事儿了,按照约定的时间在某片大幕前没有联系到。
他身边的人立刻看到,他的脸色无比阴沉,手中的羽化幡撕裂了天穹,斩爆了三颗月亮中的一颗,他心情糟糕。
到了他们这个层面,化身若是殒落,影响不算小,那是他的元神分化出去的一部分,将来原本是要合一的。
很快,有消息传出,恶龙的分身在现世中死去了,这直接引发巨大波澜。
最近几日,齐天复活,夺得羽化幡,早已震撼诸神和列仙,在现世的超凡者中更是引起巨大的轰动。
关于他的过往,关于他的辉煌,都被人挖掘了出来,曾经睥睨一个时代,被上古诸皇联手才击杀的人,怎能不成为焦点?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的人间之身死了,这就敏感了,谁做的,谁能杀这个神话时代第二个开出特殊内景地的人?
“有消息传来,是那对影子夫妇做的,他们疑似是妖主的父母!”
“我去,那个掌控雷霆的绝世方士,还有那个十二尾白狐?两位超绝世出手,灭了齐天的分身,事情要闹大啊!”
这种消息在诸神中都刮起风暴,在列仙中都引发滔天波澜,可想而知,传到现世后是什么样子。
各个超凡星球,无数的修士都在热议!
不过,又有一则消息传出,击杀齐天人间分身的人,也有可能是方雨竹。
“超绝世方雨竹,亲手毁掉上古诸皇时代的仙子,竟然是她吗?那就没什么可多说的了,完全有可能。”
“方仙子真是强大的需要让人仰望,永远的神!”连大结界的诸神最近都被打服了一大片,发出这样的感慨声。
“除却掌握人世剑那个疯子和她不好比较,难以确定孰弱孰强,舍此之外,她大概率已经算是第一仙!”
两则传闻引发巨大的风波,各地超凡者都在传播,全在议论,可以感觉到齐天的名望多么大。
哪怕他死去很久了,一旦复活再现,依旧震动天下。
“你们觉得,有没有一种可能,击杀齐天者另有其人?”也有人提出这种看法,毕竟齐天自己都没有说,究极谁是“凶手”。
“不太可能吧,除了妖主的父母,还有方雨竹外,在仙界中,还有谁能够与齐天分庭抗礼?”
“我虽然是超凡者,但也在结合科技路线,我看过那些模糊的影音,认为出现的时间节点过于刻意了。”
……
王煊没理会这些,在路上,他一直在养伤,穿越虫洞,送几人踏上归途。
三天后,他触发神感,再次带着众人进入内景地。
“不太对啊,你的内景地也有了一缕腐朽的气息,这超凡真要绝灭了吗?未来这是要看不到希望了!”老陈感知敏锐,第一时间发觉异常。
“王煊,你身体是否不舒服?”赵清菡问道,她怕内景地预示了王煊的身体状态。
青木、吴茵、小狐仙也都望来,为他担忧。
他摇了摇头,告诉他们没事儿,他仔细观察,认真感应,一个新生的内景地在浓缩,化作光点,微不可见,没入他的血肉元神间。
“在腐朽中等待新生,或许这一切都与大世环境契合,神话在熄灭,超凡在走向寒冬黑夜,我的内景地也开始凋零,亦在应景啊。”
但他相信,哪怕这里腐朽了,他还能涅槃,诞生出一种未知的内景地,前提是不要有任何变故发生。
最终,王煊的身体恢复了,心口的血洞愈合,断裂的脊椎重新生长好,都无恙了。并且他的道行又有所精进,全方位的提升了一些,他有种感觉,自身离渡劫不远了。
数日后,恶龙开始行动,他率众赶向不朽之地,从仙界进入了诸神的大结界中,手持羽化幡。
天下震动!
他是要去复仇,还是去争夺最后的至宝?
“他去了不朽之地,确定了吗?”王煊讶然。
很快,他们得到确切的消息,羽化幡曾经在那里发威,不会有假。
王煊马不停蹄,让飞船加速,贯穿一个又一个虫洞,横渡宇宙,他趁此机会准备降落在旧土。
“恶龙离开仙界了,我正好可以过去,将剑仙子接引出来!”
原本短期内他都不准备轻举妄动了,不宜冒险进入大幕后方,但现在没什么问题了,恶龙远行了。
超凡即将永寂,是时候将剑仙子的主身接引出来了。
数日后,他们路过新星时并未停下脚步,借虫洞再次上路,最后飞船悄无声息地降落在旧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