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劍卒過河 愛下-第2607章 緊迫鑒賞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仪式感结束,大家各自分散,烟婾就有点疑惑,她在大道感知上不如其他三人。
小說
“这一次混元崩散,我有清晰的感觉,但如果按照这样的节奏,还有十个先天大道的话,岂不是时间还会持续很长?”
佘舍解释道:“大道崩溃加速这没有疑问!这次单个混元大道崩散只是在加速前的最后一次缓和!接下来的大道崩散就将进入我们可能都想象不到的快速坠落节奏,不仅大道崩溃间隔短,而且还会数道齐崩!等着看吧,下一次就不会只崩一个了,而且很快就将来临!”
青玄加了一句,“所以,距离二十八道崩溃我们很可能只差不足百年!还很可能是一步到位!”
娄小乙就瞪了三个人一眼,“你们不用在这里給老子演双簧!我哪里也不会去,就在这里等着,行了吧?”
三人目的达到,嘻嘻哈哈,他们很享受这样的相处时光,但愿立道后能继续这样,却谁也不敢保证!毕竟,身为仙人后会是一个什么处境,谁也没经历过!
珍惜当下。
所以,娄小乙在离开朋友们之后,在黄龙之地上百万修士中找到了自己的当下,
“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难不成还怕我吃了你?”
女人撇撇嘴,“我是来观瞻道碑的,可不是来和人幽会的?干什么,手往哪儿放呢?”
娄小乙呵呵笑,“虚空辽阔,替你掸掸风尘,来了多久了?怎么不见你去我那几个道碑?”
女人很警惕,“不去!我怕被你关在里面昏天黑地的,这么多人,再闹个大笑话!”
娄小乙哑然失笑,“媳妇,你这也太小看为夫了不是?再是捉急,我能在道碑内做那种事?我立的又不是双修道!”
女人看着他,“双修道碑,没少去吧?”
鳳亦柔 小說
娄小乙摇头,诅咒发誓,“真没去过!而且媳妇你也知道,我于此道不通,公私分明,修行和生活分得清清楚楚,可不会混为一谈。”
女人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她当然不会吃这些无谓的飞醋,只不过在表达一种态度,来这里是修行的,可不是来慰劳这家伙的,也不会同意在这里的任何环境下做那双修之事,不管是在虚空中支个宝贝蓬车,还是跑去道碑里。
娄小乙当然明白,他也是油嘴惯了的,倒不会这么不知轻重;在黄龙之地他还有几个师姐,烟黛嘉华都在这里,他也从来没越雷池一步,就是对自己的自律。
看着女人,就有点好奇,“你怎么……”
夏冰姬知道他在想什么,解释道:“我的修行我清楚,原本是可以趁纪元更迭前天道大开方便之门时再上一步的,但我不想占天道这个便宜,也不想搅进这滩浑水中,所以暂不上境,等新纪元后在行突破,新纪元新气象,不也很好么?”
娄小乙很惊讶,“媳妇,就你这份道心,黄龙数百万修士少有人及!”
女人不以为然,“没那么夸张!之所以如此,只是我的修行方向更偏向于无为,所以天道在近千数年来对我的境界催逼就没有那么明显,别人就不同,他们是想停也停不下来,就我所知,只在黄庭就有好几位修士有此心意却不能停下宇宙变化对境界的催动,所以不得不上。”
娄小乙笑道:“那也很了不起,最起码我就不行,最好天道把我一直推到大罗金仙那才省事呢!”
女人嘖道:“不劳而获,你想得美!我也不是视纪元馈赠于不顾,当初能上阳神也是借了这股东风,可没那么清高,不食人间烟火,只是觉得就我的修行进度而言,再等等更有好处,没必要急于一时,正好我也能控制得住。”
娄小乙若有所思,“无为?这是你的道境方向么?”
女人显得有些迷茫,“我也不知道!这大概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立刻踏出那一步的原因,因为别人都对自己的方向很确定,他们紧赶慢赶的,因为知道自己的方向是什么!
我不知道,也不确定,好像也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就只能往后拖一拖,反正我也不想争什么。
我来这里,就纯粹是看一看,看看那些新创大道中有没有什么我感兴趣的?”
娄小乙叹气,他是知道自己媳妇的一些经历的,从小到大的优秀让她一直在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反而境界真正上来后倒失去了兴趣的目标,这种事急不得催不得,等等也好。
“那么,在这里可曾发现了什么感兴趣的?”
金童卡修
女人摇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
灵系魔法师
娄小乙提醒道:“我师姐的青春大道呢?还有其它比较适合你们女人的,比如四季?烟霞?清音?水墨?”
女子好笑的看着他,“这些东西都是我小时候被逼着学过的,并被认为在这些方面极有天赋的,你觉得我在厌倦了它们之后还会重新拾起来么?
而且,你的认知也很有问题,并非女人就一定要走这些风雅的大道,这是误区!
至于青春大道,我喜欢青春,也有很多方法保持青春,但却未必就一定要行此大道!
妹控哥哥與兄控妹妹變誠實
就像你喜欢昏天黑地的乱搞,但你却不会选择双修大道一样!”
娄小乙点头赞同,“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夏冰姬叹了口气,“小乙你不用管我,我的事我自己清楚,和你们这些人终究不同!
嗯,我听周围人说起,好像关于天择之争就要开始了吧?我能在其中做点什么?”
娄小乙含笑,“不用,你自己都说,你和我们这些人不是一路,这些事就交給我们这些更擅长的就好,你已经做了你应该做的,不是你提醒,又怎么会有天择分拆之举?”
女人轻声道:“不过就是随口一言,我便不说,你也一样会这样做,早晚而已!
小乙,去三十六天上道争,是不是很危险?”
娄小乙轻描淡写,“是很危险!不过却是对对手而言!我娄小乙修道近五千载,别的方面都是平平,就只打架这一项,那是真正的天赋异禀!
不用担心,就是个过程,其实结果早就定了!宇宙变化,纪元更迭,大道翻新,这本身就已经说明了趋势,偏就有很多人妄想阻挡修真历史的进步,真正是昏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