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差一步苟到最後討論-1539 老闆娘分享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漆黑的隧道足有几百米长,只有火车头一盏车灯亮着光,可蒸汽火车头喷出的水雾,让整条隧道变的更加迷蒙,但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沉寂,车里的女人们更是吓的呜呜直哭。
“他妈的!怎么回事,不就他一个男人吗……”
雄哥握着把手枪躲在车头前,美艳少妇蹲在他身后瑟瑟发抖,还有两个握着砍刀的打手靠在左右两侧,他们小心翼翼的掏出强光手电,冲着漆黑的隧道中央照射。
英武歌
“邦~”
一道火光猛然照亮了隧道,一名黑衣枪手从货箱顶部摔了下来,两名打手吓的急忙灭灯下蹲,惊恐的躲到了车头底下,雄哥也同样恐惧的蹲了下来,脑门上的冷汗就跟浆涌一般。
暖洋洋輝夜鈴仙
“开车!把火车往前开,他出来了……”
车尾方向有人大喊了起来,可火车司机早就跑到了隧道外面,闻声一头钻进了树林中,雄哥立马怒骂了一声蠢货,赶忙朝着后面胡乱开了一枪,生怕赵官仁摸过来。
“雄哥!燕子!开火车啊,不开我可就过来喽……”
赵官仁居然大方的笑了起来,听声音就在他们不远处,美少妇立马吓的浑身一抖,带着哭腔大喊道:“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们也是被逼的,想杀你的人都在后面啊!”
“闭嘴!不要说话……”
雄哥惊怒的踢了她一脚,可赵官仁却戏谑道:“没关系!我带了警察来,全部把你们崩了也是正当防卫,不过我只想找一个人,阮德胜!告诉我他在哪,我可以不杀你们!”
“老子在这,有种你就过来……”
一个男人在后方大喊了起来,车厢上立马传来了爬到的声音,迅速朝着后方小跑过去,前后两方的人顿时屏住了呼吸,知道赵官仁已经上了车顶,决一死战的时刻就要来了。
“快!上去开火车,我掩护你……”
雄哥举着枪朝左侧看了一眼,他的手下连忙爬出来一个,硬着头皮往驾驶室里爬去,可突然就听“邦”的一声枪响,打手的腿竟被一枪打断了,惨嚎着从车头上摔了下来。
“啊!他没走,他朝我们过来了……”
美少妇吓的猛然跪在了地上,撅起屁股玩命的往前爬去,可屁股却突然被一个硬物顶住了,她浑身一僵猛然回头,顿时三魂吓飞了七魄,赵官仁竟然手持两把枪站在后面。
“不要叫!爬过来……”
赵官仁戏谑的冲她眨了眨眼,雄哥已经瘫坐在了火车头前,手里的枪就扔在赵官仁脚边,还有一名打手已经晕了过去,美少妇立马颤抖着原地调头,流着泪爬到赵官仁面前。
“哭什么吗?大过年的,说几句吉祥话来听听……”
赵官仁用猎枪戳了戳她的脑门,美少妇赶忙给他磕了个响头,语无伦次的哭喊道:“大哥新年好,大哥发大财,大哥的貂蝉在腰上,大哥夜夜做新郎,大哥别杀我啊!”
“哈~连我的貂蝉在哪你都知道啊,那就跪着吧……”
赵官仁开心的扔掉了一把空枪,扭头拾起了地上的进口手枪,检查了一下弹匣才问道:“雄哥!你不是查到我身份了吗,怎么又突然埋伏我,你也是间谍组织的人吧?”
“你是个名人,我把你的照片发到了群里,有人认出了你……”
雄哥瘫靠在地上说道:“我不是什么间谍,但我身上背了案子,你带着个女警来我车上,我被抓住只有死路一条,正好老板娘说要弄你,我就配合他把火车开到了这里,其它事我真不知道!”
“你当我菜鸟啊……”
赵官仁把猎枪顶在他头上,说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撒谎你的脑袋就保不住了!”
“我、我加入了一个不知名的组织,配合老板娘腐化一些当官的……”
雄哥颤抖了一下才说道:“你到来之前有人打了我电话,让我把火车开进废弃隧道,还说我身边有内奸,什么都不让我问,但我们的上家也来了,他想活捉你或者打死你!”
“这才是实话嘛!”
赵官仁猛地挥枪把他砸晕了过去,反手又把美少妇打晕在地,但侧面突然传来一声枪响,许宁躲在车里大叫道:“他们从右边过来啦,还钻到下面去啦,你当心啊!”
“不要喊!躲起来……”
赵官仁从保镖身上拿过一把手电,猛然一枪打爆了车头灯,整条隧道顿时一片黑暗,他迅速打开手电往前一扔,马上就有子弹从车底射了出来,而他也一头钻到了车下。
“邦邦邦……”
赵官仁趴在轨道上连开三枪,击毙了绿皮车厢下的两名枪手,前面立马有人喊了一声快撤,但赵官仁一听脚步声就知道,只有一个人在跑动,还故意制造乱跑的声音。
“邦~”
一颗子弹忽然凌空射来,只看赵官仁又爬到了车厢侧面,自作聪明的家伙被他一枪打在腿上,倒在地上嗷嗷的大叫,但车厢之间又伸出两把枪来,玩命的朝前面开火。
“你们会不会玩枪啊,下辈子好好学……”
赵官仁趴在车厢侧面动都没动,在两人慌忙收枪的同时,他突然跳出去靠在洞壁上,朝着一节车皮角落又是两枪,子弹直接打穿了车皮,让一名枪手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不要杀我,我投降,我投降……”
剩下一人哭喊着扔出了手枪,毕竟不是什么职业战士,扔下枪又抱头趴在了铁轨上,赵官仁冲过去把他一脚踢晕。
“阮德胜!你个死基佬,现在就剩你了,快出来吧……”
赵官仁猛地跳上货车厢的铁梯,非常灵活的爬上车顶蹲着,他扔出的手电正好斜照着前方,很快尾部就走出来一个男人,将反绑的陈桐挡在身前,还用手枪顶着她的头。
“唔唔唔……”
陈桐泪流满面的疯狂摇头,可嘴巴塞着东西说不出话来,而老板娘阴鹫的躲在她身后,退后两步才说道:“金永岩!你要是杀了她的话,你就是杀人犯,有种你就开枪啊!”
“阮德胜!你如实回答我两个问题,我完全可以放你离开这里……”
赵官仁沿着左侧上前几步,说道:“一,到底是谁杀了我儿子,我知道当年抢孩子的人都是间谍,二,你是不是加入了吴承光的间谍组织,实话实说,不然我去找你妹和你老娘谈谈!”
“你先把枪扔了,我什么都告诉你……”
阮德胜又缓缓的倒退了几步,赵官仁立即摘下背上的猎枪,随手扔到了火车外面,还把手枪插回了后腰上,摊开手上前了两步,大声说道:“这下可以告诉我了吧!”
“你儿子是祝之荣杀的,吴承光的手下逼他干的,我们当时被他们抓住了,全都跪在地上……”
阮德胜一边说一边往后退,赵官仁本能的往车厢边缘走去,可他突然拔枪一个纵跃,凌空转身朝车厢侧面猛开了一枪,一个黑衣男顿时肩膀中枪,从车厢缝隙间摔了出来。
“啊!!!”
黑衣男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嚎,赵官仁在隧道墙壁上一蹬,猛地落到他身边夺走了手枪,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拖了出来,一看对方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气质也不像个杀手。
“金永岩!快放下枪,不要乱来……”
两名警察忽然从前方跑了进来,赵官仁猛地把人挡在了身前,本能的靠在了车厢间的缝隙中,对方也吃惊的用枪指住了他,可赵官仁伸头一看,领头者正是当地的小警察雷东。
“雷东!你们弄错了……”
许宁连忙从车里跳了出来,拎着猎枪大声说道:“地上躺着的都是杀手,枪都是他们带来的,车上的人都可以作证,阮德胜在后面挟持了人质,你们不要让他跑了!”
“不管对错,枪先扔掉,我们会慢慢调查……”
雷东还是很警惕指着赵官仁,可赵官仁却从车厢后露出半张脸,喊道:“这个人是他们的上线,间谍组织会杀他灭口,你们保护不了他,许宁!你快到侧面盯着阮德胜!”
“金永岩!你不要发神经,人交给我们,特警马上就到……”
雷东惊怒的上前了半步,不过许宁还是听了赵官仁的话,跺了跺脚就要往车上跑,可雷东的同事却突然揪住她的头发,一脚踢飞了她的猎枪,一个扫腿把她按在了地上。
“好啊!你们一对雌雄大盗是吧,快把武器扔掉……”
平头的警察用膝盖压在许宁背上,直接用手枪顶住了她的后脑勺,许宁一下就反应过来了,惊怒道:“混蛋!你们跟他们是一伙的,雷东,你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胡扯!你们才是犯罪分子……”
雷东靠到火车皮上说道:“许宁!你身为执法人员,竟然跟嫌疑人发生不正当的关系,看看这里死了多少人,你们不要再想狡辩了,放下武器投降,这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宁宁!我让你不要出来嘛,你怎么就这么天真呢……”
赵官仁郁闷的说道:“雷东!你少装模作样啦,雄哥都把你供出来了,年纪轻轻就跟间谍搅在一块,我看你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了,要不咱俩交换人质,你赶紧跑路吧!”
“你少废话,武器丢掉,放了人质……”
居家主婦是男生
雷东恶狠狠地喊了一声,谁知赵官仁伸出了一部手机,对着他们笑道:“你们挟持的可是警察,杀警察可是死罪,只要我把视频发出去,你们就死定了,要不要交换你想好哦!”
“这里没信号,你能发给谁……”
平头警察抬手就是一枪,可赵官仁连手机都没挪一下,笑道:“沙雕!证据又被我拍到了吧,老子要想出去你们拦得住我吗,我手上这个也是人证,后面还有一个阮德胜,老子看你们怎么死,哈哈~”
雷东急忙喊道:“慢着!我们跟你交换人质!”
“迟了!我不想换了,我就想看你们去死,哈哈哈……”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