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禁區之狐討論-第一百一十二章 重逢、告別與驚雷相伴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禁区之狐
虽然胡莱在将近八十分钟的进球,给了利兹城士气沉重的打击。
但利兹城的主教练东尼·克拉克却并没有放弃。
比赛还剩下十分钟,只差一个球,也确实没到放弃的时候。
克拉克很快就做出了换人调整。
他用掉最后一个换人名额——查理·波特换下森川淳平。
彻底不要中场防守了。
查理·波特上场之后去右边打边前卫,皮特·威廉姆斯则回到中路,和杰伊·亚当斯搭档。
这个时候皮特也不去管拉米雷斯了,顶上去,和马德里海盗正面对决。
这样做当然可能丢更多球,但反正横竖都是死,还不如拼死一搏,说不定能够反败为胜呢?
不,反败为胜克拉克现在是不敢想了。
但如果能够扳平比分,在主场逼平本组实力最强的马德里海盗,那也完全可以接受。
森川淳平低垂着头走下场,主教练克拉克和他轻轻拥抱,在他背后拍了拍:“你干得不错了,森川。不用自责。”
他知道森川淳平还在为没能防住胡莱第二个球感到遗憾。
森川淳平点点头,没有言语,走回了替补席。
在场上,利兹城抓住最后这十分钟时间,向马德里海盗发起“决死冲锋”。
攻势确实很犀利,让马德里海盗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尤其是卡马拉,仿佛不知疲倦一样,在边路来回冲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冲刺、内切。
内切、变向。
射门、传中。
样样都来,哪哪都有他。
见状帕罗蒂也迅速作出调整,全队回收防守。
进攻什么的就用最简单的方法——长传冲吊。
利用鲁伊兹在前场的支点作用,和胡莱的机会捕捉能力,来骚扰利兹城的后防线,同时给海盗自己减轻防守压力。
看台上的利兹城球迷们用歌声来给自己的球队加油助威。
但一直到伤停补时阶段,比分都没有被改写。
Morning Dance
马德里海盗这一球领先的优势,就仿佛是天堑一样,让利兹城难以逾越。
这其中周子经也有过两次射门,但一次打在门框范围外,一次虽然在门框范围内,却因为角度太正,被海盗门将海威尔毫无悬念地揽入怀中,甚至连角球或者给队友补射的机会都没有创造出来。
伤停补时四分钟,是利兹城最后的希望。
直到第三分钟,他们依然没能轰开海威尔把守的球门。
比赛只剩下一分钟时间,控球权还落到了马德里海盗这边。
佛兰德球场看台上的呼喊声小了许多。
不少利兹城球迷都意识到,他们很难再进球了。
果然如此,在比赛最后时刻,马德里海盗充分发挥他们的传控优势,把足球传来倒去的,调动着利兹城的球员一次次徒劳无功的奔跑。
就连北看台上最死忠的利兹城球迷,这个时候心思都已经不在比赛中了。
“如果胡还在我们这里,这场比赛我们肯定能赢!”有人如此感慨。
“不可能改变的事情就别去想了,接受现实吧,伙计。不管再怎么舍不得,我们也得习惯以后没有胡的日子……”身边的人劝道。
“唉……”
大家齐齐叹了口气。
看台上的利兹城球迷们都沉默下来,注视着球场。
如果这是一场普通的比赛,面对一个普通的对手,那么此时此刻,他们还可以用嘘声来表达对输球的不满,用嘘声来让对手感受利兹城球迷此时的愤怒和不爽。
只是现在面对胡莱,利兹城球迷们又怎么忍心呢?
胡莱不愿意在他们面前庆祝进球,他们自然也不愿意因为输球而对胡莱发出嘘声。
※※※
一番来回传递之后,托尼尼从左边路突然斜塞前场,想要再偷袭一次。
在他传球的同时,胡莱第一时间冲出去,想要接球。
在他身边,利兹城的队长皮特·威廉姆斯和他一起回追。
不过两个人谁也没碰到球——托尼尼这球传大了,被本·格里斯特拦截下来。
胡莱见状放慢脚步。
身边的皮特·威廉姆斯同步刹住车。
昔日的两位队友同时出现在了转播镜头中,只不过一人穿着马德里海盗的客场球衣,转向左侧。
另外一人穿着利兹城球衣,向右边转身。
这一幕看的英格兰解说员马修·考克斯唏嘘不已:“我不知道这一幕对于利兹城球迷们来说,看着有多心碎。利兹城阵中昔日最受期待的年轻天才,如今就这样分道扬镳了……
“不知道未来他们是否会有重聚的日子,也不知道这种重聚是否还会发生在利兹城……这都不是利兹城球迷们所能决定的,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留住两位球员在同队效力时的那些美好时光……”
看台上不知道是谁先唱起了那首歌,只知道歌声最先是从北看台方向传出的:
“Who had the what a GOAL?”
歌声迅速传播开去,更多人加入进来:
“WHO?WHO?WHO?WHO?WHO?”
佛兰德球场四面看台都在齐声高唱:
“Hulai’s what a GOAL!”
既然已经赢球无望,那还不如用这场比赛的最后一点时间来缅怀注定要逝去的光辉岁月吧。
所有球迷都声嘶力竭地咆哮着:
“HU!HU!HU!HU!HU!”
“HU!HU!HU!HU!HU!”
吼声中,正在慢慢往回走的胡莱抬起头,望向看台。
在比赛开始前被展示过,比赛开始后又收起来的那幅巨型TIFO又被从南看台顶端放了下来。
伴随着画布徐徐展开,“Welcome home”、“HUUUUU!!!”以及他庆祝动作的剪影逐渐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就像是一场大戏结束之后,从舞台顶端缓缓降下的幕布。
韩书雨把手机对准南看台拍摄,眼前这一幕让她想起赛前采访到的利兹城球迷是怎么说的:
这是一场重逢,也是一次告别。
她突然感觉胡莱在利兹城两年半的时光,其实直到这一刻才真正结束。
最起码对于这些利兹城球迷们来说,2027年9月28日,是他们对胡莱说再见的日子,也是胡莱在佛兰德球场的谢幕演出。
※※※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当那幅巨型TIFO彻底落下来展开后,主裁判也吹响了全场比赛结束的哨音。
“比赛结束——!马德里海盗在客场3:2击败了利兹城!胡莱在这场比赛中梅开二度,是当之无愧的最佳球员!他延续了自己从新赛季开始以来的火热状态。只是这次他脚下的牺牲者变成了昔日的老东家利兹城!”
场上的马德里海盗球员们开始庆祝胜利,场下的替补球员们也跑上场,和大家一起庆祝。
而利兹城球员们,则相对平静地接受了这个失败的结果。
看台上的球迷们也是如此,他们重新把提前写好的,想要说给胡莱听的话亮出来。
电视转播镜头也扫过看台,将这些标语挨个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欢迎回来,胡!”
“佛兰德永远都是你的家!”
“感谢你所作出的一切,胡!”
“当你初来,我们是无名小卒。等你离开,我们是欧洲之王!”
……
每一幅标语的周围都是不停鼓掌的利兹城球迷。
在比赛结束后,悬念终结,他们终于可以尽情表达对胡莱的感情,而不用再有其他牵挂。
赛前他们就都准备好了,无论这场比赛的输赢,现在是正式和胡莱说再见的时候了。
※※※
当胡莱看到赤裸着上半身,手里拿着利兹城球衣的皮特·威廉姆斯走到自己跟前时,就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了。
“来,交换球衣。”皮特把球衣递过来。
胡莱二话不说,脱下自己身上的海盗球衣递过去。
但当他接过皮特的球衣时,却有些意外:“这是……”
在他手里的并非皮特·威廉姆斯的十号利兹城球衣,而是印有他姓名的十四号球衣!
“这是我奶奶让我交给你的。她说希望你还能再穿一次利兹城的球衣。”
胡莱闻言愣了一下。
然后他很快弯腰低头,把球衣撑开套上身去。
皮特看见穿着利兹城十四号球衣的他,微笑着点点头:“嗯,果然。还是这样的你看着顺眼一些……行了,去和他们告别吧。”
他拍拍胡莱的后背,把他推向了看台。
看到胡莱穿上利兹城球衣,现场除了掌声,还响起一阵欢呼。
“啊,胡再一次穿上了利兹城的球衣!然后他手抚心口,不断向看台上微微鞠躬……看到这一幕,我相信不少利兹城球迷们一定很开心……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胡没有机会在这座球场做出自己标志性的庆祝动作了……”
马修·考克斯深情地说道。
“赛前利兹城球迷们搞了一个声势浩大的活动,表面上似乎是希望胡能够在比赛中庆祝进球……但我想,他们可能只是希望能够在佛兰德再看到一次球队的英雄从天而降。毕竟他们上一次在自己的主场看见这一幕,还是今年的五月十六日——英超联赛最后一轮,胡打进了他在佛兰德的最后一个进球。当时显然没有人意识到,那个进球是胡与这座球场的告别……
“或许利兹城的球迷们只是想要弥补心中的那个缺憾,没能在主场和胡好好告别的缺憾……”
※※※
现场广播里突然响起一首歌,不是利兹城的队歌,也不是《胡之歌》,而是一首非常经典的老歌,但歌词和原版稍有不同。(注1)
歌声悠扬,全场利兹城球迷们都开始跟着唱:
“City roads——”
城市的路
“take me home——”
带我回家
“To the place I belong——”
到我成长的地方
“West Yorkshire, Mountain Mama!”
西约克郡,山川母亲
“City roads——”
城市的路
“take me home——”
带我回家
“City roads——”
“take me home——”
看台上每一名利兹城球迷张开双臂,跟着音乐高唱。
这是一首三万人的大合唱。
贺峰聆听着现场的歌声,情不自禁地说道:“利兹城是胡莱登陆欧洲的第一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确实是他在欧洲的家。他在利兹城从一个无名小卒成长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亿元先生’。他成就了利兹城,利兹城也成就了他。他们在最美好的时光相遇,共同书写了一段关于梦想与爱的传奇。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两年半前的那个大年初一,胡莱第一次代表利兹城登陆英超,他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随着贺峰的讲述,电视机前不少中国球迷们也都仿佛回到了那年春节。
胡莱替补出场,打进中国球员在英超联赛历史上的首个进球。
那是一段传奇的开始啊!
而现在这段传奇落幕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无论是胡莱,还是利兹城,他们都要走上各自的不同的道路,就像胡莱和皮特·威廉姆斯在比赛中的那一幕。
“利兹城球迷为胡莱的回归准备了一首歌,我也有首歌想要送给胡莱在利兹城的这段岁月往事!”
随后贺峰念道:
网络骑士 小说
“往事难忘,温馨如昨,依然荡漾心头。别时匆匆,互道珍重,你可深深情浓?花开花落,几番如梦,但愿你勿忘我……”(注2)
※※※
歌声中胡莱来到北看台下方,向利兹城球迷们挥手致谢。
大家拼了命往前挤,向胡莱伸出手臂,高呼着:“胡!胡!胡!!”
现场保安和警察如临大敌,全都围了过来。
他们倒不是怕胡莱会有什么危险。
而是担心这么多球迷全都挤在最前面,会引起挤压踩踏的事故。
胡莱见现场事态有些失控,便连连挥手,然后向后退去。
球迷们依然在喊着,伸出手似乎想要挽留他一样。
直到胡莱最终退入球员通道,狂热的球迷们这才逐渐恢复了理智。
北看台上,列文望着球员通道口的方向,失神地问道:“他……这就走了?”
“是啊,走了,列文。”大卫·米勒说道。
“这个告别其实挺好的,除了一点——我们没有在那群西班牙球迷们面前给他们成功打个样。”约翰叹息道。
“算了,约翰。我相信那群西班牙佬总会学会的。”大卫·米勒拍拍约翰的肩膀。
“谁他妈在乎西班牙佬能不能学会啊!我只是想要在佛兰德球场再配合胡,为他呐喊一次而已……”旁边的列文喃喃道。“结果我们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这次大卫·米勒没有安慰他,因为他心里也为此感到遗憾呢。
说那么多其实都是借口,他们就只是想要满足一下自己的私心。
一群人就这样沉默着伫立了一会儿,现场的呼喊声也逐渐平息。
大卫·米勒这才说道:“走吧,伙计们,让我们回到‘白玫瑰’去喝上一杯。不管怎么说,我们总算是给了胡一场盛大的告别……”
他话音未落,从西看台的方向传来一阵骚动。
小马修指着那边惊呼起来:“爸爸,你们快看!”
大家循声望去,就看到原本已经退场的胡莱突然又从球员通道里跑了出来!
比赛结束之后就舍不得离开的利兹城球迷全都看到了这一幕,没想到已经离开的胡莱还能再返场的。
他们全都欢呼起来。
在欢呼声中,重新出现在场边的胡莱先是向大家挥挥手,然后指向了北看台下方的球场,接着他就向那边跑去。
在看台上被胡莱的返场搞得目瞪口呆的大卫·米勒突然反应过来,他扯着嗓子大喊:“快!伙计们!大家准备好!!”
其他人也纷纷回过神来,知道胡莱要做什么。
他们虽然很兴奋,却全都压抑住了。
于是之前还欢声雷动的佛兰德球场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位于东南角的一千一百名马德里海盗球迷们正在退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吸引了注意力,纷纷停下脚步,好奇地望向场内。
他们想看看利兹城球迷们要做什么。
只见快跑到北看台下面的胡莱调整步伐,大步冲刺,然后……高高跃起!
“预备——!”
看台上无数球迷指挥把手臂扬起。
媒体席上的韩书雨在看到胡莱突然重回球场的时候,就打开了手机拍摄功能,这时她也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甚至屏住了呼吸,似乎生怕自己会带乱节奏一样。
空中的胡莱双臂交叉叠在胸前,空中转体一百八十度之后,下落。
同时他两腿打开,双臂自胸前挥下。
这一瞬间,那些马德里海盗球迷们清晰地听到了全场利兹城球迷吸气的动静。
当胡莱从天而降,双脚稳稳扎在地上,将他背后的号码和名字展现出来时……
佛兰德球场上空的惊雷准时来到:
“HUUUUU!!!”
※※※
注1:歌改编自《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中文名“乡村路带我回家”,约翰·丹佛作词演唱。
注1:歌自凤飞飞《往事如昨》,原曲为美国歌曲《When You And I Were Young,Maggie》(当你我年轻时,玛吉),James Austin Butterfield作曲。
以上两首歌都已加入QQ音乐的《禁区之狐》歌单。
PS,另外向大家请个假。
元旦三天假期,要带孩子去达瓦更扎玩,考虑到要开车,以及早起看日出什么的,完全没时间码字,而存稿到目前为止也仅有四章……所以假期三天只能单更,还请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