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討論-第2591章 並存推薦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娄小乙在自己的剑道碑里化解庞大的精神能量,时间过去,反空间假黄龙道碑林的结果也渐渐的清晰。
正版和盗版,最终还是选择了共存!整个反空间假黄龙道碑林三千余座贋品道碑,只有不足千座被主人彻底销毁,还有两千座依然存在,而且可以想象,直到纪元更迭,它们都会一直存在下去。
这是件很无奈的事,但娄小乙早就知道这是个必然的结果,时空变换,只要有需求,这东西就一定会存在!
对那些坚持自我的修士来说,有这么一个盗版横行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这些盗版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存在着,你还可以就近监视;真荡平了又怎么样?它就不会再滋生了?只有躲得更隐蔽,抄得更有技巧,你想抓它还得浪费时间精力。
所以,笔趣阁,嗯,道趣阁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生存了下来,每日更新,还成立了自己的榜单,搞得像模像样,逐步向正规化,体系化发展……
“这就是修真界,阳光之下,就永远避免不了阴影!
身正不怕影斜?这是不对的,身子正了影子就一定斜!想影子正那你就先得把身子歪了……”
面对朋友们,娄老爷洋洋洒洒。
青玄仍然毫不客气的打击他。“你以后少讲这些歪理邪说!都是一方潮流的领军人物了,说话还这么不走脑子不着调!你一句话,下面可有不少人拆来分去的研究,是要负责任的!
我听说下面现在流行着一本玉简,名为【本司语录】,就专门记录你的一言一行,就和凡世的起居注一样。”
娄小乙一楞,一脸陶醉状,咱也是有资格被记录起居的人了?
佘舍苦笑,“也有后遗症!护天会开始提出演法道争的新规则,就是最大限度的限制你,最好能把你排除在参与名单之外,因为他们觉得,有你在这一场道争他们就很难取胜。”
娄小乙哑然失笑,“哪有这个道理,演法还要把对方最有威胁的人去掉?那干脆别比了,就判他们胜得了。嗯,他们想出了什么新规则?”
虛之記憶
佘舍摊摊手,“还没定,但左右不过是限制你的作用,还能有什么新鲜的了?
拭目以待吧,还差三个大道,也许就是一次崩溃的事,已经近在眼前了。”
青玄叹了口气,“立道之前,把这一切都想得过于简单!但等真的立道开始,却发现因为时间的原因,所有的东西都仿佛在快进一般,萝卜快了不洗泥,许多超乎想象的东西是拦也拦不住!
但好在现在的黄龙之地,很多道碑都去除了道果的影响,再想剽窃也就无从剽起;立场不同,各有各的选择,可能也是真正修真界的本相。
对天择大陆的态度,各方混杂,早已无法去辨识各自的圈子,像我们分天会这里也是什么人都有,包罗万象,理念冲突下,也不过是为自己立道着想,好像也没必要分得那么清楚?
半仙阶段都是如此,就更别提未来重新建立的仙庭了,也一定是一团乱麻,然后在这团乱麻中取得某种的平衡!
那个斗笠的遁一大道很了不起,未来可能会在先天大道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可惜,他不是我们的人。”
几人都很沉默,虽然也从来没想过要控制未来大道走向,仙庭格局,但现在看来,完全属于他们这个圈子的有希望立道者真的不多。
娄小乙却没他那么悲观,“我的看法是,平衡无处不在!
颠覆数道要想成功,前提条件就是在大道格局中一定属于小众!不可能真的让我们左右宇宙发展趋势的,这是天道的限制!
它必须这么做,否则宇宙变化就存在失控的可能!由我们来变革,然后布置更多的大道来限制!才是可控的变化,而不是变的不可收拾,滑向深渊。
你们几个的大道建设也一定要注意这一点,不要过于偏重变革,会让天道忌惮!
搅屎,我一个人来搅就好,大家都上手会让天道不安的,这是站在更高一层看问题的角度,不管你现在能不能理解,你都必须理解!”
娄小乙目光深遂,“所以,我们必须容忍盗版!这就是和光同尘的态度!有需求你就得承认它,而不是暴力打压,你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约束它,却永远也不能彻底铲除。
如果有一天,大道中混进一个盗版大道,我不会惊讶,因为这就是修行的选择!”
烟婾若有所悟,“如果有一天真的做到了修真无盗版的地步了呢?会有这种可能么?”
娄小乙点头,“会的!但不是所有修行人都拒绝盗版,而是,盗无可盗!
就应该是末法时代了吧?
这就是修真繁荣的副产品,就是光明之下的黑暗,那么,你是希望修真更繁荣呢?还是希望最后连盗版都懒得光顾修真界?”
哲学问题,是永远也讨论不清楚的问题,到了他们这个位置,就将伴随他们终生,在矛盾中不断的取舍,在妥协中不弃的坚持。
再也回不去初入道时快乐的修行了,那时一切都是有法度的,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黑白分明;现在他们修到了人修的颠峰,才发现对也可能是错的,错也可能是对的;白中有黑,黑中有白。
那么,友谊也是这样么?
谁也不知道,他们甚至不敢去轻易讨论这个问题,就怕在讨论中触及友谊的本质!
就像在凡世,市井中有友谊,朝堂上有么?
只有利益!
娄小乙哈哈一笑,打破了沉闷的气氛,
“这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人!当然也就不会有一模一样的理念!
在某个方向上,大家都达成一致,我觉得就是理念相同。
总有轻重,总有缓急,如果能多一份宽容,我觉得和我理念相同的人就很多!
我能追踪万物
但如果我一意孤行,那全宇宙的修行人对是我的对手!
我可不想把自己混到那个地步,所以,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