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明克街13號 純潔滴小龍-第一百二十六章 神牧!閲讀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推开家门,卡伦没看见普洱与凯文。
走上二楼,依旧没看见它们,但发现原本放在盥洗室里自己今天换下的衣服不见了。
他走到天台,看见凯文正用狗嘴咬着晾衣杆,将衣服提上去,而普洱正趴在晾衣绳的一端,用嘴咬着衣架,将衣服挂了上去。
卡伦抱着双臂,看着家里两只宠物辛勤做家务的一幕。
挂完最后一件后,金毛扭过头,看见了卡伦:
“汪!”
普洱也看见了卡伦,跳下了晾衣杆。
“怎么洗的?”卡伦问道。
凯文学着普洱的样子,把前爪放在前面,一按一按;
“辛苦了。”
卡伦弯腰对它们说道。
“喵~”
國民老公的小倉鼠
普洱有些不好意思,先一步跑下了天台,做人做猫两百年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帮别人洗衣服,还是帮一个男的!
“汪!”
金毛紧随其后。
卡伦看着晾衣绳上晾晒着的衣服,还在滴着水,显然它们没办法把洗好的衣服完全挤干。
现在天都要黑了,这个气温下,等明天一早,估计这些衣服都会变得硬梆梆。
不过卡伦并未把衣服取下来重新拾掇,而是点点头,走下了天台。
晚餐,卡伦煮了水饺,是前些天就包好的,不过一直放在冰箱里。
三盘饺子,一人一猫一狗;
卡伦唯一做人的区别待遇就是,他为自己调了一碟蘸料。
吃完饭,卡伦把盘子收进厨房水池,本想留放着存一存再洗,但忽然想到白天回来时普洱为了洗碗摔碎的盘子。
叹了口气,还是把碗碟都洗好放置。
甩了甩手,卡伦来到盥洗室,洗了一把脸。
随后,他没回卧室,而是倒了一杯冰水后走进了书房,将从艾娃点心铺带回来的文件袋打开,开始看了起来。
里面有原始笔记,应该是帕瓦罗先生一边调查一边记录的,在笔记里,还有帕瓦罗先生的“自言自语”,像是“日记”,在这里,他将卡伦今天遇到的点心铺女人称呼为“安妮”。
还有“安妮”通过米尔斯教会也可以叫妓女圈子搜集来的情报;
每个调查阶段的过程以及每个阶段的调查结果,都做了详细且清晰地整理。
看字迹,应该是安妮做的整理与汇总。
卡伦先掠过了前面的调查部分,先看了各个阶段的总结;
第一阶段,是想要亲自找材料尝试为两个女儿制作血灵粉的帕瓦罗先生,发现市面上原材料的进口与“市面上”血灵粉的出货量有着明显的失衡。
卡伦喝了一口水;
血灵粉这种特殊材料,不会出现“供大于求”价格就跳水的情况,所谓的“市场经济”在这里是完全不起作用的,因为作坊和教会之间是直接供应关系,而以各大教会的体量,无论出货量多少,它们都能吃进,也都能储存下去,就算自己用不完,也能直接标注出点券价格进行流通。
而且,联想到在艾伦庄园时阿尔弗雷德练习阵法的情景,艾伦庄园可是为他准备了不少阵法材料,真要按奢侈的来,这些原材料,永远都是供不应求的。
秩序神教审判官喜欢开丧仪社,一个是和体系有关,另一个就是为了方便观察这个城市的“动态”,可以及时发现那些死因异常的人。
帕瓦罗先生察觉到了约克城地区的这种产出失衡,其实也属于审判官的“观察范围”。
第二阶段;
帕瓦罗先生开始对约克城地区最大的血灵粉供应商拉斐尔家族进行调查,确认了失衡的源头就在这里。
第三阶段;
帕瓦罗先生分析了血灵粉的功效,也研究了原材料的替代品……
卡伦又喝了一口水,这一段的调查写得不是很多,因为帕瓦罗先生本就打算自己亲自配制血灵粉的,肯定之前就做过了研究;
但在最后,帕瓦罗先生从达斯科学院物理系洛夫伦教授那里得到了确定,有一种原材料可以成为血灵粉更为廉价的替代品,那就是经血。
很显然,这位洛夫伦教授,是原理神教的信徒。
“每个秩序神教审判官都会认识一个原理神教的信徒。”
卡伦脑海中浮现出霍芬先生的身影。
这也正常,因为原理神教并不具备太过强大的武力,却能一直维系留存且发展下来,靠的就是这种“信息”与“研究”共享;
没什么大威胁又喜欢做研究又喜欢做分享的教会,其他哪个教会会去针对他们?
卡伦拿出自己的纸和笔,写下了“洛夫伦教授”。
第一阶段是异常发现,第二阶段是针对调查确定异常的目标,第三阶段是找出了异常的最大可能因素。
调查到这里后,帕瓦罗先生直接向大区递交了“异常报告。”
可以说,他已经完成了一个合格的秩序神教审判官应该尽的责任。
然后,
卡伦在前面的笔记里翻了翻,
找到了,
帕瓦罗先生写道:
“大区没有给我回执,我很意外,在我等待了一阵子之后,我以为是报告卡在了哪个流程中,或者是遗落了,虽然我也清楚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所以,我又递交了一份‘异常报告’,可是,依旧没有回复。
然后,隔壁片区的考文迪审判官上门来拜访我,他说他听说我两个女儿的病需要血灵粉来缓解,所以他给我送来了一袋血灵粉,还说,以后每个月都能送来这样的一袋。
拥有血灵粉制造作坊的拉斐尔家族,就在考文迪的辖区。
我很激动,
因为我发现我的猜测,应该是正确的,这是封口费,让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很惶恐,
因为和我平级的考文迪,是如何看见我的‘异常报告’的?
我很纠结,
我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我亲爱的妻子。”
看到这里,卡伦又喝了一口水,他能理解此时帕瓦罗先生的心情,而且,他相信帕瓦罗先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莱克夫人,否则今天莱克夫人肯定会对着自己把这件事喊出来。
卡伦将目光挪开,继续看阶段总结,同时在纸上写下“考文迪审判官”。
帕瓦罗先生肯定没有被封口费收买,否则就不会有接下来的调查阶段了。
第四阶段调查,因为考文迪审判官的出现,让帕瓦罗先生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他开始着重调查这么大量的经血,是如何收集来的。
(在这里,帕瓦罗先生找到了艾娃点心铺里的安妮,请求她发动关系帮自己一起调查。)
卡伦微微皱眉,这一阶段的总结写得有些粗略,亦或者说,这一阶段其实并没有总结。
这意味着这段调查,很艰难也很漫长,同时,帕瓦罗先生可能遭受了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
待会儿详细看调查笔记时,应该能够知道具体细节,不过卡伦还是习惯性地翻开帕瓦罗先生的笔记,这也可以叫“日记”了。
“鲁克裁决官对我发来了公函,说接到有关于我的渎职举报。
我能把它理解成一种对我的警告么?
一种,针对我调查的警告?
安妮的消息网确实很厉害,而且她的洞察力和分析力真的很惊人,她居然发现了近几年来,由非法移民进入点心铺谋生的女孩,数目正在逐年递减。
是啊,
非法移民,
只有这个群体,才不会被关注,也不会被统计,就算是政府也不知道每年到底有多少非法移民登岸,也不知道每年他们又有多少人因为缺少食物和药物步入死亡。
他们是一群被遗忘的人,
可笑的是,
唯一记住她们的,
是魔爪。”
卡伦在纸上写下“鲁克裁决官”,继续翻动着“日记”;
“秩序之鞭小队长提尔斯向我发来了启动调查的公函,要对我的渎职举报进行正式调查。
可笑的是,我至今都没收到具体的哪方面渎职原因?
是我玩忽职守?是我懈怠工作?是我徇私舞弊?
连一个原因都没告诉我,
但调查,已经开始了。
这是进一步的警告,
如果我敢继续调查下去,那下一步的警告应该就是将我停职了。”
卡伦在纸上写下了“秩序小队队长提尔斯”,继续翻页;
“我经过自己的走访,结合安妮那边的消息,发现近几年有好大一批非法移民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被以招工的名义招走,至此之后就不再和家人联系了。
但每个月,他们家人还会收到一笔大概在800雷尔左右的汇款,这种汇款的持续时间有长有短,长的,能超过一年,短的,可能就一个月,也就是只汇了一次。
该死,
我有了一个不好的联想!”
“我去调查了汇款账户,果不其然……毫无所得,哪怕我运用了一些特殊的关系,但对方汇款的账户和方式,本就是经过隐匿和伪造,我没办法从这里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翻页;
“我被停职了,禁止我在停职期间使用秩序神教审判官的身份,让我在家里禁闭反思。
你倒是告诉我到底哪里犯错了啊,否则我反思什么?”
翻页;
“安妮劝我小心点,甚至建议我可以暂时放弃调查,因为她觉得我可能有生命安全,她知道我的境况,也清楚我一次次向上面打报告换来的是我一次次被警告到现在的停职;
她说,秩序神教上面已经腐化了,肯定和这件事有着牵扯,她担心我就算调查出来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不,我的挚友我的同伴我敬佩的安妮,不是这样的!
直接杀死一个审判官,一个审判官忽然暴毙,哪怕死得再怎么自然,也会启动秩序神教的调查流程。
他们为什么没有选择最直接的方式对我进行灭口?
他们为什么还要一次次警告走流程再给我停职?
因为他们不敢直接杀我啊,
那他们为什么不敢直接杀我?
因为他们害怕,他们害怕来自上面的调查,他们害怕因为我的死亡,导致他们的黑暗漏出一道缝隙!
所以,我还能活着,我被停职,恰恰说明,他们是有畏惧的东西的,恰恰说明,秩序神教里虽然有了腐肉,但秩序神教依旧是秩序神教!
我不会退缩,
我不会畏惧,
我要继续调查下去,
不光是为了那些被囚禁的可怜女孩,
还为了我心中的信仰,
为了至高无上的秩序以及我心中伟大至高的秩序之神!
不管遇到怎样的打压,
无论遭受何等的对待,
哪怕亲自将我双手戴上镣铐,我依旧会真诚地喊出:
‘赞美秩序’,
我坚信,
和喜歡姐姐的大姐姐一起
秩序之神,会听到我的祷告!”
看到这里,卡伦停了下来,拿起水杯,却发现水杯已经空了。
他端着水杯走出了书房,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从冰箱里拿出冰块加了进去。
走回书房时,他看见卧室门口的普洱:
“卡伦,你不休息么?”
“下午有电话打来么?”卡伦问道。
“没有。”普洱摇了摇头。
“那就意味着没有预约,我明天甚至不用去上班。”
“哦,我的小卡伦,你真的是找到了一个不知道令多少人艳羡的工作呢。”
“呵呵,我今晚先看会儿东西,可能会看得比较晚,你和凯文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另外,我书桌上的东西,你们两个明天也都看了吧。”
劍靈:三生三世
今天普洱又是洗碗又是洗衣服的,肯定累了。
“什么东西?”普洱好奇地问道。
“我想先一个人看完,你们明天看。”
“好吧。”普洱点了点头,“那你也别看太晚哦。”
“嗯。”
卡伦重新走进了书房,坐下来,继续翻看帕瓦罗先生的“日记”内容:
“找到确凿线索了,安妮找到了一个发了疯的女人,她身上散发着恶臭,面色苍白,严重的贫血,可惜,在我赶到时,她就已经死亡了。
我家后门通洪荒 天地有缺
安妮说,发现她时,她躺在路边,身上都是污秽,可市政的人看见她,因为她是紫色的头发所以全当没看见,唉……”
卡伦默默地捏了捏眉心,继续往下看:
“我对她使用了‘苏醒’,她坐了起来。
但不幸的是,因为生前可能就遭受过长时间折磨的原因,苏醒后的她,意识也很是混乱,然后,很快就陷入了暴走的状态,我不得不将她重新镇压。
但万幸的是,她哪怕在意识混乱中,也喊出了几个单词,分别是:
血;
蓝色;
桥梁;”
卡伦指尖微动,蓝桥?
“蓝桥社区,天呐,这个恶魔的沼泽,竟然很可能就在我现在居住的社区里!
我要把整个社区,一处地方一处地方地调查,我相信,距离找到那个恶魔沼泽的位置,快了!”
“日记”,在这里就停了。
因为接下来的重心工作就是找到这个地方,所以帕瓦罗先生没再做其他记录;
很显然的是,他还没来得及真的找到那个地方的确切位置,就被收押了,否则安妮没理由不把结果告诉自己。
换个说法就是,上面抢在他真正找到之前,对他进行了收押。
蓝桥,
就在蓝桥社区了,
也是自己现在所住的社区。
卡伦扫了一眼那张纸上自己记录下来的名字,除了原理神教的那位教授外,其余人,最差也是一名审判官,还有裁决官、秩序之鞭小队长;
他们,不应该是全部,也不会是全部。
福星嫁到 小说
卡伦不清楚,被收押的帕瓦罗先生会遭遇怎样的对待,他是否有自己给自己辩护的权力?对方,又是否可能给他这个权力?
那么,在收押过程中,等待帕瓦罗先生的结局,又会是什么呢?
卡伦后背靠在了椅子上,闭上了眼,他想眯一会儿,也想静一静。
秩序神教内部,原来也是这样的黑暗啊。
自己接下了这个文件袋,接下来就要继续帕瓦罗先生未能完成的调查,找到位于蓝桥社区的恶魔沼泽么?
那么,
等待自己的,又将是什么?
卡伦眉头紧蹙,
他感到有些冷,
在这打盹儿的间隙,
他呢喃道:
秩序……秩序啊……
倏然间,
三块黑色的壁面在卡伦没有清晰念诵召唤语时,自己浮现,缓缓地飘浮在身体周围,像是在为他提供着保护,给予他心安。
与此同时,
一道淡淡的白色光晕自这书房里亮起,随即,一个同样拿着书本坐在椅子上的老人,出现在了卡伦旁边。
卡伦似乎是有所感应,结束了打盹,在他苏醒时,原本围绕在他身边的黑色壁面自行消散。
他扭过头,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老人,没有畏惧,没有惊慌,反而有些不耐烦。
“别不耐烦啊,这次,可是你自己坐进我的书房里来的。”老人微笑说道。
“这是我的书房。”卡伦纠正道。
“书房,其实是最容易留下主人味道的地方,比厨房更容易。”老者说道,“你在踌躇?”
“不算踌躇。”
“哦,因为心里已经下好决断了?”
“算是吧,但我还是觉得自己不够理智。”卡伦说道,“因为最理智的做法,就像是刚栽进地里的种子一样,应该默默地吸收着水分,接受着阳光,慢慢地长大。”
“我不这么认为。”
“嗯?”
“我大概能理解你的意思,大概就是,有多大的水杯,就先盛多少的水来喝,是么?”
“是吧。”
“你想把问题,都留到自己成长起来,强大起来后再来解决,认为这才是最理智的,是吧?”
“嗯。”
“可你,为什么又做了相反的决定呢?”
“你好烦人。”
“我猜,大概是因为有些事,可以往后放一放,但又有些事,你的内心,不允许你就此放下或者选择搁置。
人生嘛,就是这样,躲避人生道路上的顽石,是人的本能。
先绕开它,跳开它,躲开它,
想着等到以后我长大,我的力气也更大的时候,再去把它搬走。
可问题是,
当你长大时,你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很远很远了,你也已经无法回头,再去搬动那个在身后很远距离的那块曾挡住过你路的石头了。
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可能已经绕开了它走了很远,但你的灵魂,却一直被它卡在了那个地方。”
听着老人的话,卡伦改变了语气,道;
“您说得很对。”
“呵呵呵,你先前对我的态度,是不是以为我会对你传教?”
“嗯。”
“其实,我就是为了对你传教,这间书房里,拓印着的,是我阅读时的思想,你越是和我聊得越久,就越容易被我传教成功。”
“我不是怕被你传教成功,我是怕麻烦。”
秩序之神对自己的神启,自己都能否定,卡伦不觉得自己会被这个光明神教余孽留下的东西给迷惑。
“哦,是这样啊,但我还想再试一试,可以么?”
“你现在可以随意。”
“小伙子,我问你一个问题,神,对于那些强大与地位高崇的人而言,意味着什么?”
卡伦抿了抿嘴唇,
道:
“点缀、装饰。”
“很精辟的比喻,我很喜欢,因为他们强大,因为他们地位高崇,所以他们需要面对的困难也就越少,需要解决的难题,也就越少,甚至可以说是……几乎没有。
那么,
神对那些弱小且地位卑贱的人而言,意味着什么?”
卡伦思索了一下,
回答道:
“勇气、希望。”
“是啊,因为对于强者与地位高崇的人而言,他们眼里的一片雪花一滴雨露,在弱者和底层人视线里,就是一片雪崩一场海啸。
这个时候,
他们需要神,
因为神能给予他们勇气,给他们带来希望!
你现在,其实就是遇到一样的问题;
你当然可以选择搁置下他,但你的内心不允许,你已经决定去向那块石头举起你的镐头。
所以,
在这个时候,
你需要更多的勇气,你的眼睛里,也需要更多的希望!”
“您说得很对,既然我已经做下了选择,那我就不应该再有什么顾虑,再有什么彷徨,哪怕我现在还很弱小,但我依旧应该堂堂正正地站在它的面前,去面对它。”
“是的,小伙子,你终于明白了,所以,你现在在你的前方,放一座神,神,会给予你指引,给予你希望与勇气的加持!
伟大的它,将会给你带来光明,它就是伟大的光明之……”
“不。”
卡伦摇了摇头。
“额……”老者好不容易铺垫起来,正说到兴头上,一下子被卡住了。
卡伦闭上眼,
很严肃很认真地说道:
“我的前方,没有神。”
“没有神的指引,你如何走好这条路?”老者马上焦急地问道。
“因为在这条路上,我自己,就走在最前方。”
话音刚落,
卡伦眉心位置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印记,
身下,
一条条黑色的锁链以一种充满秩序的排列围绕着他进行旋转;
他的气质,
他的气息,
也在此时开始变得凝实。
老者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大喊道:
“天呐,怎么可能!
你明明刚刚才亵渎了神,现在竟居然开始了神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