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前任全是巨星 葆星-第483章 哭成淚人展示

我的前任全是巨星
小說推薦我的前任全是巨星我的前任全是巨星
这个确实人挺多。
一来,毕竟明天就是周未,那么自然而然大家都是想要过来看一下这部电影的,二来呢,实在是最近大家讨论的有些猛,基本上热搜上都是《我不是药神》讨论的,可以说大家都是想要看一下这部电影到底如何。
当然了,还有最关键的一个点,那就是最近的电影院实在是没有新电影,恰恰如此,所以大家都是想要看一下这《我不是药神》到底怎么样。
于是,这不,今天这一场就直接几乎差不多超7成的上座率了。
7成的一个上座率是真的强啊。
冯灵买的是6排6座,然后她惊讶的发现自己旁边两个座位都是空的。
这,竟然没有人买??
老实说,冯灵觉得这个确实有些想不到啊。
毕竟冯灵买的这位置都是不错的位置,那么身边应该有人啊。
当然了,没有人更好。
结果冯灵天真了。
距离开始不到2分钟的时候,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分别坐在了6排5座和7座,恩,这两个人冯灵也认识。
一个公司的。
“哎哟,好巧啊。”
“哈哈,是好巧。”
“一起看。”
……
三个人都属于是各自买票的,然后三个人呢属于是谁也不知道对方会买这一场,更不知道会买在一块了。
你说巧不巧?
当然,这个时候电影马上也要开始了,大家毕竟平常在公司经常低头不见抬头见了,所以也没有啥好聊的。
看电影吧。
这个时候,影厅的灯关上了,然后电影则是正式开始。
“老程,老程……”
开始,一个老头朝着程勇则是说道:“房东电话又打我这了,我说你没开门。”
……
“我擦,这是林飞扬??”
“我去,这看起来也太落魄了吧。”
“整个人则是仿佛是撸多了似的。”
……
看着林飞扬饰演的程勇一副邋遢潦倒的样子,影厅里众人一个个的都是有些惊讶。
至于冯灵倒并不惊讶,她毕竟在网上虽然没有被全部剧透结束,但也差不多了解林飞扬饰演的程勇的一个情况了。
“房租赶紧付吧。”
老头望着程勇说道。
程勇一口的魔都话说道:“交不出来啊,没钱了,东西卖的又不好咯。”
说到这里,程勇朝着老头道:“哎,我上次给你那批油你小旅馆摆了没有??”
“摆了,没有人用。”
老头一副嫌弃的说道:“你那玩意我用过,没逑用。”
……
看到这里的时候大家一些单纯的也算是明白了过来。
合着程勇是卖这种药的啊。
还起个名字叫王子神油。
紧接着程勇则是来到了养老院,他的父亲则是瘫痪在床上,而且他交养老院的费也只是按月交,毕竟实在是穷,没钱。
这么一个人,确实算是相当穷困潦倒了。
随着剧情的进行,大家也算是稍稍明白了一点了,程勇也离婚了,而且儿子并不跟着他。
可以说这人到中年,要啥啥不行。
当然,程勇对自己的儿子还算是好的,而且另外一边,这程勇的前妻想要带着儿子移民,但是程勇肯定不答应啊,他觉得这特么的自己的儿子怎么能出国移民呢?
就这样,程勇的前妻带着律师和程勇来聊。
“你信不信我抽你??”
“信,我当然信了,你这些年抽的还不够吗??”
……
“我告诉你程勇,你在我里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
通过程勇和前妻的对话其实可以得出结论,程勇确实渣,而且还有家爆的倾向。
再然后则是直接带到了派出所里,程勇的前小舅子想要把程勇给揍一顿。
……
随着剧情的进行,吕受益登场了,他来找程勇希望程勇可以帮忙从印度走私带药,因为相差二十倍,这吕受益是吃不起的,所以他希望程勇帮忙。
辦公室裏的獵豹
走私毕竟是犯法的,所以程勇并没有答应,但是接下来程勇的父亲得了病,他没有办法则是想着跟吕受益打电话。
这另外一边,吕受益跟着人一起来抗议。
“谢谢大家,我说两句,我知道你们对我们公司生产的格列宁的药价有非常大的意见,我们公司对你们的诉求也表示非常地理解,但是请你们清楚一点,那就是我们公司所生产的所有药的药价完全是合理合法的,如果你们在这里继续无理取闹……”
很显然,这格列宁的代表根本就没有打算解决问题,甚至说的话让人火冒三丈。
至于吕受益则一边吃东西一边望着这一幕露出嗤笑的神色。
吕受益对这一幕并不意外。
让资本家有良心,还不如让他们去死。
而紧接着吕受益则是接到了程勇的电话。
两个人见面了,吕受益准备了一堆资料,程勇望着吕受益问道:“我把药带回来你确定能帮我买出去??”
“可以的,绝对没问题,我们医院就有十几个病人,一定可以的。”
吕受益非常肯定的说道。
就这样,程勇前往印度,同时拿下了这个代理。
程勇说的话也非常的直白。
我不要当什么救世主,我只想赚钱。
命,就是钱。
当程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很多人是深以为然的。
这个时代,可不就是这样嘛。
命,很多时候真的是钱。
多少人拿钱买命。
不过此时影片还并不显得沉重,甚至是有那么一丢丢的搞笑。
比如程勇和那个偷渡客的聊天。
“我们是朋友。”
“加钱。”
織田肉桂信長
“你他妈的学坏了啊。”
……
就这样,程勇把药带了回来,同时呢,印度那边表示如果程勇可以在一个月之内把药买完,那么代理就是他的。
本来吕受益是不想卖的,毕竟卖药是违法的,但是程勇表示不帮我就没药吃,吕受益只卖药。
可是,哪那么容易卖?
有一说一,换成是我们,如果有人突然说这个药可以差个20倍的价格,然后还特么的疗效一样。
这搁你,你信吗???
最终,两个人是一瓶药都没有卖出去。
嚣张特工妃 云月儿
“我发现你就是个骗子。”
程勇朝着吕受益说道。
吕受益突然眼前一亮:“我想起一个人,她肯定有办法。”
程勇皱眉:“谁??”
“病友群的群主,她肯定有办法,所有医院都有,所有病人都在。”
吕受益一边带着程勇来找刘思慧,一边则是给程勇介绍这刘思慧是六院的群主,而且基本上认识很多病人。
两个人来到酒吧,然后程勇看着酒吧跳钢管舞的刘思慧爆了句粗口:“这特么是个病人???”
吕受益道:“她不是,她女儿是。”
原来刘思慧的女儿同样是得了白血病。
就这样,程勇终于开始正式买药了,而且他的队伍也在扩大,吕受益给程勇介绍了一个讲英语的神父。
这个确实人挺多。
一来,毕竟明天就是周未,那么自然而然大家都是想要过来看一下这部电影的,二来呢,实在是最近大家讨论的有些猛,基本上热搜上都是《我不是药神》讨论的,可以说大家都是想要看一下这部电影到底如何。
当然了,还有最关键的一个点,那就是最近的电影院实在是没有新电影,恰恰如此,所以大家都是想要看一下这《我不是药神》到底怎么样。
于是,这不,今天这一场就直接几乎差不多超7成的上座率了。
血 煞 狂 花
7成的一个上座率是真的强啊。
冯灵买的是6排6座,然后她惊讶的发现自己旁边两个座位都是空的。
这,竟然没有人买??
老实说,冯灵觉得这个确实有些想不到啊。
毕竟冯灵买的这位置都是不错的位置,那么身边应该有人啊。
当然了,没有人更好。
结果冯灵天真了。
距离开始不到2分钟的时候,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分别坐在了6排5座和7座,恩,这两个人冯灵也认识。
一个公司的。
“哎哟,好巧啊。”
“哈哈,是好巧。”
“一起看。”
重生嫡女:指腹为婚
……
三个人都属于是各自买票的,然后三个人呢属于是谁也不知道对方会买这一场,更不知道会买在一块了。
你说巧不巧?
当然,这个时候电影马上也要开始了,大家毕竟平常在公司经常低头不见抬头见了,所以也没有啥好聊的。
看电影吧。
这个时候,影厅的灯关上了,然后电影则是正式开始。
“老程,老程……”
开始,一个老头朝着程勇则是说道:“房东电话又打我这了,我说你没开门。”
……
“我擦,这是林飞扬??”
“我去,这看起来也太落魄了吧。”
“整个人则是仿佛是撸多了似的。”
……
看着林飞扬饰演的程勇一副邋遢潦倒的样子,影厅里众人一个个的都是有些惊讶。
至于冯灵倒并不惊讶,她毕竟在网上虽然没有被全部剧透结束,但也差不多了解林飞扬饰演的程勇的一个情况了。
“房租赶紧付吧。”
老头望着程勇说道。
程勇一口的魔都话说道:“交不出来啊,没钱了,东西卖的又不好咯。”
说到这里,程勇朝着老头道:“哎,我上次给你那批油你小旅馆摆了没有??”
“摆了,没有人用。”
老头一副嫌弃的说道:“你那玩意我用过,没逑用。”
……
看到这里的时候大家一些单纯的也算是明白了过来。
合着程勇是卖这种药的啊。
还起个名字叫王子神油。
紧接着程勇则是来到了养老院,他的父亲则是瘫痪在床上,而且他交养老院的费也只是按月交,毕竟实在是穷,没钱。
这么一个人,确实算是相当穷困潦倒了。
随着剧情的进行,大家也算是稍稍明白了一点了,程勇也离婚了,而且儿子并不跟着他。
可以说这人到中年,要啥啥不行。
当然,程勇对自己的儿子还算是好的,而且另外一边,这程勇的前妻想要带着儿子移民,但是程勇肯定不答应啊,他觉得这特么的自己的儿子怎么能出国移民呢?
就这样,程勇的前妻带着律师和程勇来聊。
“你信不信我抽你??”
“信,我当然信了,你这些年抽的还不够吗??”
……
“我告诉你程勇,你在我里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
通过程勇和前妻的对话其实可以得出结论,程勇确实渣,而且还有家爆的倾向。
再然后则是直接带到了派出所里,程勇的前小舅子想要把程勇给揍一顿。
……
随着剧情的进行,吕受益登场了,他来找程勇希望程勇可以帮忙从印度走私带药,因为相差二十倍,这吕受益是吃不起的,所以他希望程勇帮忙。
走私毕竟是犯法的,所以程勇并没有答应,但是接下来程勇的父亲得了病,他没有办法则是想着跟吕受益打电话。
这另外一边,吕受益跟着人一起来抗议。
“谢谢大家,我说两句,我知道你们对我们公司生产的格列宁的药价有非常大的意见,我们公司对你们的诉求也表示非常地理解,但是请你们清楚一点,那就是我们公司所生产的所有药的药价完全是合理合法的,如果你们在这里继续无理取闹……”
很显然,这格列宁的代表根本就没有打算解决问题,甚至说的话让人火冒三丈。
至于吕受益则一边吃东西一边望着这一幕露出嗤笑的神色。
吕受益对这一幕并不意外。
让资本家有良心,还不如让他们去死。
而紧接着吕受益则是接到了程勇的电话。
两个人见面了,吕受益准备了一堆资料,程勇望着吕受益问道:“我把药带回来你确定能帮我买出去??”
“可以的,绝对没问题,我们医院就有十几个病人,一定可以的。”
吕受益非常肯定的说道。
就这样,程勇前往印度,同时拿下了这个代理。
程勇说的话也非常的直白。
我不要当什么救世主,我只想赚钱。
命,就是钱。
当程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很多人是深以为然的。
这个时代,可不就是这样嘛。
命,很多时候真的是钱。
多少人拿钱买命。
不过此时影片还并不显得沉重,甚至是有那么一丢丢的搞笑。
比如程勇和那个偷渡客的聊天。
“我们是朋友。”
“加钱。”